籃子只有一個 抱長抱短而已!

2000.07.01 by
數位時代
籃子只有一個  抱長抱短而已!
最近幾年來,台灣股市電子股的成交量佔總成交量的比重,一直都維持在六、七成以上,交投較為熱絡的月份,甚至高達八、九成。這樣的現象,被部分本地媒...

最近幾年來,台灣股市電子股的成交量佔總成交量的比重,一直都維持在六、七成以上,交投較為熱絡的月份,甚至高達八、九成。這樣的現象,被部分本地媒體與投資分析師解讀為「失衡」,或是「非常態」。台灣的新政府上台以後,產業科技政策尚未十分明確,但是新政府的財政部與經濟部,則已聯手會商研擬新的「拯救傳統產業」方案。同樣的話題,也在上個月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引發熱烈的討論,經濟學家梭羅認為不應該運用政策手段來挽救傳統產業,國內的一些企業家則對梭羅的說法大表不平。
成交量集中於電子股,是不是一種失衡現象,或者並非常態呢?台灣過去一、二十年來產業的發展,資訊電子產業的成長一枝獨秀,一躍成為台灣出口產業的龍頭,固然是電子股得以吸引眾多投資人目光的重要因素。但更為關鍵的是,台灣產業的發展是精準地接合著全球產業的脈動、時代潮流的轉變。

**貧富差距加大是事實

**
以握有大量微軟股票而成為全球首富的比爾蓋茲,他在1998年年底的財產淨值約為830億美元,這個數字,大概等同於美國最窮的40%人口的財富總和。也就是說,在全球最富裕的國度之內,比爾蓋茲的財富仍大於一億一千萬人一生的努力。
有錢人越來越有錢,多數人的實質平均所得卻是往下掉的,過去25年來美國最有錢的5%人口擁有全美國財富的比率由16.7%,大幅提升到21.4%,美國實質家庭平均所得的中位數,1998年卻比1989年下降了4%。台灣的情況同樣是不遑多讓,在房地產的一片不景氣聲中,今年台北市的億萬豪宅推案量卻高達500億元,目標對象則清一色是電子新貴、科技大亨。
社會上的財富逐漸被掌握科技新貴所囊括,不是台灣所獨有的現象,而是全球皆然的「事實」。
對於多數沒有適當的機會創業,或是任職於非高科技產業的民眾而言,如果不想只是書空咄咄地抱怨社會不公的話,「投資高科技產業」,事實上是參與這場全球性的財富重分配的「唯一方式」。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股市的成交量高度集中於電子股,其實是具備高度「經濟理性」的投資行為。

**直接面對投資的風險

**
以網際網路為核心的科技產業,將會是未來十年產業發展與投資的主流,可以說是毫無疑問的全球新趨勢。「誰是下一個微軟?」,卻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新興企業面臨營運困境的消息,逐漸佔據報章雜誌越來越大的篇幅。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經濟學教授Robert Frank與Philip Cook曾經為文指出,美國貧富不均、財富集中於少數人的趨勢越來越明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在於資訊科技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少數的贏家複製與擴張其優勢的成本越來越低,速度越來越快,領域越來越廣,這些少數的贏家席捲囊括全部市場的現象也就越來越普遍。
贏家越來越少,勝負的賭注卻越來越大,在數位時代,該如何投資?投資數位經濟領域,就像所有的投資一般,當然有風險,而且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詭譎難測,可見的未來,投資的風險只會更大,不會變小。投資數位經濟,當然無法保證一定獲利,但是自外於時代的潮流,卻是毫無機會。正面面對這樣的風險,一如過去幾年來台灣電子股獨走的態勢,是投資獲利的唯一方式。而規避風險的唯一方式,不是兩手提滿了各式各樣的菜籃子,而是應該在「一個籃子(數位經濟)裡,多選幾個蛋(個股),並且看管好這個籃子中的變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