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的微笑

2000.06.01 by
數位時代
達爾文的微笑
今年五月十日,美國財政部長桑默斯在舊金山發表了一場題目為「國家的新財富」的演講,解釋新經濟所面臨的挑戰與策略。 這場演說受到了紐約時報的高...

今年五月十日,美國財政部長桑默斯在舊金山發表了一場題目為「國家的新財富」的演講,解釋新經濟所面臨的挑戰與策略。
這場演說受到了紐約時報的高度評價,被譽為可能是柯林頓政府執政八年以來最重要的一篇有關經濟發展的講詞。
桑默斯的講詞中,提到新經濟的核心是由生產實體產品的經濟轉移到奠基於知識之生產與運用的經濟—新產業將不斷推陳出新而取代舊產業。
這種由舊到新的轉變過程當中,對市場經濟的關鍵意義是從「負向回饋經濟」改為「正向回饋經濟」。在負向回饋的舊經濟中,價格上漲,消費者買的更少,供應者生產得更多,導致需求下降而恢復平衡。
但是在正向回饋的新經濟中,由於需求增加帶來更好的報酬及更高的效率,導致價格下降,進而創造更高的需求。

**目標之哲學爭議

**
可以說舊經濟像牛頓式的恆溫器,由價格來制衡市場的穩定。新經濟則像達爾文式的大雪崩,「適者生存,勝者全得」。
因此新產業的誘因必須是取得壟斷的力量(至少是暫時的壟斷),因為如果缺乏這種力量,市場價格會被壓縮至邊際成本,而無法彌補高昂的期初固定成本。
這股不斷追求壟斷的力量所導致的創造性毀滅,就是新經濟成長的核心動力。可以說舊經濟屬於史密斯學派,新經濟則屬於熊彼得學派。
桑默斯部長的演講固然觀察敏銳、見解深刻,但是也隱藏了一個他沒有回答的問題,就是他演講中提到的這股「追求壟斷的力量」,會不會造成真的壟斷,形成利益獨佔、資訊不對稱、價格回升,傷害了最終的社會利益。
經濟學的教科書告訴我們,如果一個廠商的經濟規模極大,即使它達到非常高的產量,平均成本仍維持遞減狀態,這個廠商就能以低邊際成本擊敗任何潛在的競爭對手,這種情況一般稱為「自然獨佔」(natural monopoly)。
如果把市場上的產出完全由一個企業單獨負責,理論上可以使全社會的生產成本最低,這是自然獨佔的表面優點,卻掩飾了許多獨佔的缺點。
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司法部主張「為制止微軟無意放棄以非法手段維持和擴展其視窗作業系統在市場上的壟斷地位,將微軟分割是唯一的制裁之道。」而寧願犧牲微軟的成功。

**自然人vs法律人

**
再回到我們原先的問題,新經濟的「雪崩效應」究竟會不會造成壟斷的企業?我們觀察是樂觀的。桑默斯講的並沒有錯,新經濟中的企業會全力追求暫時壟斷的力量。
但同時也有兩股反制的力量來抵銷壟斷的努力。第一股力量是新經濟中,「知識必須共享」的本質。由於在知識為本的新經濟中,遵守的是報酬遞增的法則—愈能被廣泛使用,價值越高,數位科技將使少數人在極短時間內能夠獲得所需知識,並做出正確的決定,採取行動,迅速創新。
這種工作由專門的小公司來做往往比垂直整合的大公司更快更好,也增加了大公司壟斷的困難。 新經濟中反壟斷的第二股力量是「顧客自主權」的增加。
數位科技固然給了企業一把瞄得更準的槍,同時也賦予了顧客更有效的「偵測器」。顧客將有能力自由選擇自己最喜歡的價格和產品,而企業必須去適應這些高自主性的顧客,否則難以成功。
就像在一個「人民有權」的民主國家,難以產生獨裁的統治者一樣,新經濟中企業獨裁的努力也必遭失敗的下場。
資本有價,創意無匹 如果你對上述的兩股反制力量仍然不太放心,那麼我還可以給你第三個理由對新經濟產生樂觀的期待。
那就是科技不連續性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的突破力量。突破性創新打破了「延續性創新」的累積優勢,使任何壟斷的努力可能一夕崩盤。
Nullsoft的兩位年輕員工法蘭奇和皮柏設計了一個可以讓使用者跳過網路公司控制,直接彼此溝通的工具,引起美國線上(AOL)的恐慌,決心消滅它。
這個叫做努特拉(Gnutella)的軟體,能把發行權力從大公司的菁英份子延展到任何一個上網的個人,對希望從全球網路市場中壟斷豐厚利潤的公司而言,顯然是芒刺在背(用粗俗一點的英文來說,就是:pain in the ass)。
桑默斯講詞中最強有力的結論其實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在新經濟發展的經驗論中,最無可置疑的發現就是人力資本的投資報酬快速增加,遠勝於實際資產的投資報酬,新經濟時代最重要的投資必然是投資於知識的開發與管理。
「優勝劣敗,智者生存」是新經濟的達爾文主義,一切襲自於神權或君權的封建殘餘思想均將煙消雲散,壟斷就像獨裁一樣,也會找到它自己的墳墓。我們有理由相信新經濟帶來的必定是一個更趨平等與正義的社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