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 com太少誰之過?

2000.06.01 by
數位時代
Dot com太少誰之過?
我在四月份的數位時代發表「Dot com太多,dot org太少」。詹宏志先生接著也在五月份數位時代和同期的商業週刊發表「太多dot com...

我在四月份的數位時代發表「Dot com太多,dot org太少」。詹宏志先生接著也在五月份數位時代和同期的商業週刊發表「太多dot com?」五月中,在長庚大學的演講中,一位「南方電子報」長期讀者發問:
「我現在關心的問題之一是『詹宏志』VS『陳豐偉』,兩位分別是dot com與dot org的leader,最後究竟是dot org被dot com併吞,還是dot org能找出一條掌握社會力量的道路?」

**一窩蜂的盲目搶錢一族

**
在我看來,Dot com與dot org是實踐理想的兩個方向,而不是兩個互相排斥的對立面。我關於網路烏托邦的理想會引起注意,是因為在PC Home Online、在「數位時代」寫專欄,在商周出版社出書,借用dot com集團的通路,才能為dot org發聲。詹宏志會想成為代表dot com的代言人,或成為dot org的對立面嗎?我猜,他也不願意。他對自己的行銷方式所表現出來的濃郁人文氣息,不也正投射出他文化人的本質,投射出他不願意被歸類為「網路新貴」的焦慮?
人的生命中充滿豐富的可能性,不是dot com或dot org的二分法可以區別。而dot com與dot org的資源,原本也就可以互相支援、互相提攜。問題在於,民間力量被政治、宗教和商業吸納精光的台灣,dot org的重要性和影響力被低估。
借用詹宏志「太多dot com?」裡的概念,如果用我的角度來看台灣,我會說:台灣的dot com產業的確太少,雖然乍看之下dot com網站林立,可是已經發展出成功商業模式的不多。雖然許多網站的領導人物衣著光鮮地接受雜誌採訪,但公司內部嚴重缺乏專業的網路編輯、企畫、行銷人員,快速燒錢的背後,掩不住台灣民眾仍不適應網路消費,無法為網路公司快速創造利潤的事實。
這些問題,恰恰反映了台灣的歷史地位。西方世界花費數百年建立起來的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在一百年內光怪陸離地壓縮在台灣人民身上。同樣的,西方世界花費三十年建立起來的網路基礎,台灣人民也必須在十年內囫圇吞棗,強迫自己趕上西方世界的競爭力。距離台灣學術網路人口突破二十萬沒多久,距離HiNet、SEEDNet大量行銷撥接帳號才兩年,台灣的商業網站就必須快速起飛——不起飛也不行,很快國外網站就會中文化兵臨城下。

**標準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
台灣跳躍過了Richard Stallman推動自由軟體運動這一段,台灣跳躍過了Linus Torvalds 撰寫Linux核心這一段,台灣跳躍過了Tim Berners-Lee發明WWW這一段。這些非商業性質的前驅期,有助於形成網路社群、儲存網路菁英人才。台灣更缺乏先知先覺的政治家和企業家,如果在六年前政府就積極讓資訊基礎教育扎根,促成許多有助網路觀念推廣的非營利組織,今天台灣的網站就不至於找不到適用的人才,找不到支撐網路規模的消費力量。如果在六年前政府和企業界就大量補助非商業性質的內容網站和網路服務,今日上網的台灣人,就不會感嘆網路上可看的資訊比起英文世界遜色太多。
Dot com太少,誰之過?六年來政府和企業界對網路基礎教育的輕忽,對在地方上協助網路應用普及的先驅者冷眼以待,回報在今天許多門面漂亮、腳步虛浮的商業網站。東方君王式的思考方式,以為有充足的資金、有寬廣的架構,就可以憑空建立龐大的經濟規模,卻忽略沒有紮實的土壤,任何大樹都不可能在暴風雨中生存。
Dot com和dot org絕不是兩個平行的對立面。Dot org協助網路應用在民間扎根,dot com應用民間力量為台灣創造新的經濟基礎。Dot com與dot org彼此可以互助、互補。可惜,缺乏遠見、急著想一步登天的台灣社會,在網路建設上又失去一次穩穩扎根的契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