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社會的投資策略

2000.06.01 by
數位時代
風險社會的投資策略
堪稱是國際最具知名度金融資本家索羅斯(George Soros),在上個月宣佈結束旗下兩支基金的營運,該基金在最近幾個月內的虧損高達二十五億...

堪稱是國際最具知名度金融資本家索羅斯(George Soros),在上個月宣佈結束旗下兩支基金的營運,該基金在最近幾個月內的虧損高達二十五億美元,而在1992年讓索羅斯聲名大噪的放空英鎊一役,也不過讓索羅斯賺進10億美元;不久前,規模和索羅斯的量子基金足以等量齊觀的另一支避險基金—老虎基金,同樣面臨關閉的命運;1998年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所主持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操作避險基金失利,一度危及全球金融體系;向來投資策略以保守穩健著稱的巴菲特,過去四十幾年每年都創造20%以上的投資報酬率,在去年創下歷來績效表現最差的紀錄;而讓巴菲特慘遭滑鐵盧的美國科技股,則在兩個月內跌幅超過三成,讓更多的投資者夢碎而驚醒。台灣的股市,也在眾人一片的看好聲中,大幅回檔了近兩千點。
幾十年來績效良好、聲譽卓著的資本家、學者和投資之神,以及一般的投資大眾,有著或積極、或保守、或長線、或投機、或全球、或在地的投資策略,卻在同一個時間點,同一個時代,面臨了「投資哲學」的大考驗。過去我們相當熟悉的穩健型投資工具,同樣光環不再--黃金價格頻頻創下十年來新低,「銀行不會倒」的神話早已被戳破,而房地產可以保值的說法,則早已成為昨天的歷史。
這一波台股的下跌,多數的媒體、分析師將之歸因為兩岸關係不明朗的情況下的「政治風險」,政治上的不確定性消失以後,股市則將回歸「正常的」基本面。但是從林林總總的投資策略,都不約而同地在這個時代遭逢了困境,其實正說明了風險與不確定性,才是數位時代經濟活動的本質。這樣的風險,並不是僅止於股價波動所帶來的投資風險,而是我們整個社會,已邁向了高度不確定性的「風險社會」。這樣的風險,既是政治的、經濟的、和技術上的,同時也是個別企業的。正如同過去幾年我們所經歷的,未來我們已經可以預見全球各地的政治、經濟局勢變化(不管是東南亞的種族暴動、中東危機再次升高、歐元的貶值壓力、或是美國的股市動盪),以及技術進步所帶來的產業重組、權力洗牌,都將為投資帶來新的風險。這樣的風險,將成為常態,而且是所有的產業都將面臨這樣的風險,而不再像過去,僅止於以全球為市場的科技產業。就如同德國的社會學家貝克(Ulrich Beck)所說的,「在當代社會,財富的創造,是系統性地伴隨著風險的發生」。
巴菲特曾經為文指出,傳統財務管理理論以股票的相對波動性(以台灣股市為例,電子股比起其他類股股價的震盪較為激烈)來衡量企業的風險性,是一件相當荒謬的事情。他認為,投資唯一需要評估的風險,是所投資的企業所能獲得的收益究竟是高是低。換句話說,只要判斷所投資的公司的體質和發展潛力就可以了。巴菲特之所以不投資科技股,原因便在於他的知識能力,無法讓他對科技產業做出這樣的判斷,而巴菲特的投資組合,包括糖果、傢俱、飲料、製鞋和刮鬍刀等公司,則是巴菲特認為在他的知識範圍內,所能夠判斷與掌握的產業。因此對巴菲特而言,他從不分散投資以「降低風險」,因為降低風險的唯一方式,就是徹底了解公司的投資價值。
但是在數位經濟時代,所有的產業都面臨了前景不定,未來不可測的投資風險。以本期專文介紹的寶來證券所處的證券業為例,網際網路的出現,引發了全新的網路券商大量湧現,傳統券商則進行了一波波的折扣戰爭、購併風潮,風起雲湧的熱鬧程度,遠勝過去幾十年的發展。而這對證券業而言,無疑只是個開始,未來全球化的浪潮,金融業的相互整合、新技術與新商業模式的推陳出新,將會是更艱鉅的挑戰。

**正本清源的時機

**
過去戰果輝煌的投資策略之所以一一敗下陣來,在於我們過去對投資與產業的認知架構,已不足以理解新世界的經濟態勢。愛爾蘭裔的聖塔菲研究中心教授布萊恩亞瑟(W. Brian Arthur)就曾經指出,當代的經濟態勢,就如同當年北愛爾蘭的戰況,「腦袋不混亂的,其實是一無所知」,對經濟有錯誤的認知架構,要比沒有認知架構更糟糕。而新世界的投資贏家,則是那些對未來有更好的新認知的投資者。(對亞瑟的概念進一步理解,可以參考本期的「解讀數位經濟專欄」,第250頁)。
「對經濟與產業變化的掌握」的知識力是降低風險、提高對未來的認知能力的唯一方式,儘管,這並非容易的投資策略,卻也可能是未來唯一可行的投資策略。

寶來證券
前四個月獲利位居上櫃券商第五位,市場佔有率首次擠身前五大,資本額同樣在五大券商中敬陪末座,寶來卻靠一個第一:網路下單,成為證券股中僅次於證券業龍頭元大的「高價股」。網路,既是寶來的現在,也是未來。
「我們永遠在想,下一部要做什麼﹖」寶來證券的副總經理白文仁強調,除了網路下單,寶來也是台灣發行第一家認股權證的證券公司,而寶來在規劃之際,則是政府的法令都還未通過的兩年前。「最有創新精神的券商,」是許多基金經理人對寶來的評價。
多年前,寶來就已經體認到證券的經營環境漸趨嚴苛。到去年底,全台灣的證券公司營業據點已超過1100家,價格的競爭則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市場的擴張事實上已無法為券商帶來利潤,傳統券商之間的競爭,轉而成為管理能力上的優劣之別。「在這樣的競爭態勢之下,發展新的經營模式事實上是必然的結果,」白文仁表示。而網路下單不但可以規避營業員的風險、下單輸入的風險、和交割的風險,同時也省下了巨額的分公司開辦費用,顯而易見的是券商找出路、求生存的最佳經營模式。
初期投入兩千萬的資金,約略等於一家分公司的開辦費用,經過兩年多的經營,寶來網路下單的單月營收已達750億台幣,相當於十個營業據點的營業額。網路下單也讓寶來的市場佔有率,由2.8%提高到3.5%,由第七位的市場排名,大幅躍升到三、四名之間。而白文仁估計,每開一家分公司,則只能讓市場佔有率提高0.07%而已。

**以網路事業來鞏固基礎

**
科技的力量,寶來早有深切的體認。寶來12年前轉投資的儒碩公司,是台灣第一家獲得加值型網路執照的資訊網路服務公司,主要提供金融資訊、企業內網路/網際網路整合服務,從96到98年的成長率在50%以上。為了要開發更多樣的金融商品,寶來又成立了以開發財務工程金融資訊系統為主的寶碁資訊。白文仁指出,對資訊服務產業的投資與經營,讓寶來很早就了解資料庫的價值,是值得投資的資產,對於寶來在網路事業上的經營有很大的助益。
白文仁認為,能夠整合不同部門的力量來經營網路事業,是寶來成功的重要關鍵。研發、行銷、營業和資訊部門都盡全力支援網路下單的成長,寶來也不僅只是把網路下單當成一個獨立部門,而是由總經理每個禮拜親自運籌帷幄,督陣領軍。基層的營業員,寶來也不希望他們把網路下單當成是一種威脅,每個網路下單的客戶,都有專屬的營業員,客戶藉由網路下單,營業員仍舊可以得到部分獎金。「過去一個營業員一天服務幾十個客戶就滿載了,現在服務五百個客戶,也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女性營業員就算懷孕生孩子去了,也不用像以前一樣擔心顧客會流失,」白文仁說。
沒有財團背景的奧援,寶來在目前排名前五大的券商中相對資本實力較為薄弱,不利於未來進一步成長對資金的需求。因此儘管網路交易的金額位居首位,寶來在傳統經紀業務的擴張同樣積極,在上個月的股東會通過合併大順、華宇和時代三家證券公司,合併後的資本額達85億元,合併後的新公司則將辦理現金增資,將資本額一舉提高到百億元以上。
「寬頻和WAP手機如果能夠能發展得更成熟,電子交易的金額一定能超過五成,」白文仁很有信心的說。白文仁分析,台灣電子交易的金額剛在四月份首次突破5%,但在WAP手機較為普及的美國和韓國,電子交易的成交比重則都已在三成以上,所以台灣電子交易的成長潛力,事實上還僅在起步階段。今年前四個月寶來的每股盈餘已達2元,全年預估則可達6元,將會是寶來創立以來的最高紀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