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T DoCoMo

2000.05.01 by
數位時代
NTT DoCoMo
一家日系的金融業者來台北拜訪,要募集針對日本的科技創投基金。臨走時,特別提醒一句:現在日本的網際網路普及率不高,將來的成長空間很大。 日本...

一家日系的金融業者來台北拜訪,要募集針對日本的科技創投基金。臨走時,特別提醒一句:現在日本的網際網路普及率不高,將來的成長空間很大。
日本的網際網路發展水平,與北美相較,的確落後了一截。當美國的網際網路用戶已佔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一(一九九八年底),日本不過百分之十一。尋常百姓上網使用的個人電腦,在日本也相對還處在成長早期:在美國已有一半以上的家庭購置個人電腦,而日本還只有三分之一。
百分之十一的網際網路普及率,不要說差了美國一大截,連要與荷蘭、以至香港、新加坡、台灣相比,都是落後。

**大夢初醒後,急起直追──

**
難道這就是那個當年被全球視為經濟新強權、科技新霸主的日本?
的確。盡管日本在舊經濟的科技產業裡,早已打下堅實的領導基礎,近年發生的網路革命,卻與日本擦身而過。
不要被雅虎日本、軟體銀行一時飆高的股價誤導。不僅日本全國的e化程度相對落後,連日本經濟的骨幹力量:那些縱橫全球的大型企業,對於網路的了解與使用深度,也實在趕不上近年瘋狂e化北美與歐洲企業界。
日本人好像真的覺醒了。他們急切地要在日本培育出完整的網際網路產業生態體系。不僅與科技、網路相關的產業急,非科技業者也急。他們不但在東京成立類似美國那斯達克的MOTHER股票交易市場,還要把如假包換的那斯達克搬進日本,另闢新天地。
最能反應日本對網路潮的危機感與急迫感,莫如日本產業這兩年的網路投資熱。

**整體基本條件優良

**
日本商社近來在網際網路相關的投資,極度積極。他們與這兩年的香港投資法人非常近似,對網路相關的新事業積極搶進兼大幅加碼。在網際網路的成長動能沛然莫之能禦時,他們了解過去已錯過了好幾班科技熱列車,現在只有急起直追,要補回過去漏失的時間。
現在的日本大商社尤其想切入對準亞太區域市場的網路新創事業。不管是亞太區域的海纜頻寬,或是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或是網際網路上的新型服務,只要是網際網路產業價值鏈中的任一環節,日本商社都有極大的興趣「下注」。
因此,日本商社帶頭要在太平洋西岸,佈建一條跨國海纜A-bone,把環太平洋的主要網際網路市場連結起來。一群華人要募一千八百萬美金,在東亞建置一系列的主機代管中心(data center),丸紅、光通信、三井一口氣就投入三分之二。連數位影像資料庫的概念,日本人的投入意願都極度積極。
持平而論,日本目前在網際網路的發展也許是弱勢,在整體網路經濟的發展要件方面,卻絕對不弱勢。

**網路與通訊的加成爆發力

**
在網路經濟邁向成熟的發展歷程中,不管有線、無線,只要能將人與人、企業與企業、國與國相連,都是要角。因此,要觀察日本在數位時代的發展勢頭,不只要看今日典型的有線上網,更要看行動通訊如何與網際網路結合。
事實上,整合行動電話與網際網路,極可能是日本經驗對網路應用發展最有價值的貢獻。日本電報電話公司(NTT)的行動電話子公司DoCoMo所經營的數位行動通訊服務i-mode,是現今全球行動電話服務中,最趨近於電信業所謂第三代(3G)的服務形態。
去年二月才推出的i-mode,一年內總計吸引了四百四十七萬用戶。高用戶數、高用量,i-mode網內的活絡,就是網路經濟學家所描繪的鼎盛樣貌。i-mode網內超過六千五百個網站,包含娛樂、行銷、資料庫、以至新聞資訊、線上交易。由於手機小巧,又是全天開機上網(always on),線上的資訊用量持續走高。據DoCoMo估計,i-mode服務每一用戶的平均月營收比只有語音服務的傳統行動電話服務,高出三成(包含數據服務,以及更高的語音通信用量)。

**美國的發展並非標準模式

**
八○年代的日本,靠著它動力輸出好似源源不絕的出口生產引擎,日本迅速自歐美老牌工業國手中搶奪了許多科技產品的市場佔有率,也累積了可觀的財富。
但其後在北美大鳴大放的網際網路革命,卻好似與日本擦肩而過。
其實,由社經發展的角度看,日本有極其優越的發展潛能。這個一億人口的國家,不但是高所得的社會,更是收入分配極其平均的社會。看社經發展潛力,日本應該是塊網路經濟可以快速成長的沃土。
日本到底能在網際網路時代掌握多大影響力?答案或許不遠,就看日本如何將其特殊的發展要素,由摸索而調節、整合,發展出一套完整的邏輯與經營模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