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第二次呼吸」

2000.05.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的「第二次呼吸」
2000年3月18日總統大選﹐是台灣歷史的轉捩點。面對北京的文攻武嚇﹐面對國民黨的安定牌攻勢﹐台灣人民仍然選擇了堅持台灣主權﹑標舉改革黑金的...

2000年3月18日總統大選﹐是台灣歷史的轉捩點。面對北京的文攻武嚇﹐面對國民黨的安定牌攻勢﹐台灣人民仍然選擇了堅持台灣主權﹑標舉改革黑金的陳水扁。和1996年一樣﹐仍然做出北京最不喜歡的選擇。
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政權輪替﹐既是國民黨的第一次下台﹐也是民進黨的第一次執政。
這也是華人社會五千年以來﹐第一次透過民主選舉﹐透過人民的選擇﹐和平轉移政權。
針對台灣的歷史性選舉﹐美國《時代雜誌》做出如下的比喻─1949年﹐共產黨打敗了國民黨﹐中國站起來了。2000年﹐民進黨打敗了國民黨﹐台灣站起來了。

**五十一年後的 和平轉折

**
站起來了﹐意味著人心不死﹐意味著要求尊嚴﹐意味著追求希望。儘管外觀相似﹐但兩岸歷史願望的實現﹐卻透露出不同的內涵。
中國站起來了﹐最後是以全面的內戰收場﹐在鮮血中充滿了人民的苦難﹐取而代之﹐是歷史悲情的崛起﹐以及歷史復仇的開始。
台灣站起來了﹐最後是以和平的選舉落幕﹐在鮮花中充滿了人民的喜悅﹐取而代之﹐是歷史悲情的告別﹐以及歷史反芻的開始。

**政治智慧大考驗

**
即將啟動的歷史反芻﹐至少包括:首次執政的民進黨﹐從此不能再訴諸歷史的悲情﹐首度下台的國民黨﹐從此也不能再訴諸權力的傲慢。這對邁向後冷戰﹑後現代的台灣社會來說﹐毋寧是一大喜訊。
日本上智大學法學部教授豬口邦子﹐最近為剛出版的日文情報誌Imidas 2000撰寫序言﹐題為「後冷戰的方向」﹐她以七個E描繪二十一世紀新世界的特徵:E-Commerce(電子商務)﹐Energy(能源)﹐Environment(環境)﹐Empowerment(授能)﹐Elections and Democracy(選舉與民主)﹐Ethnic Identities(族群認同)﹐Experts and Epistemic Community(專家與認知社群)。她結論說﹐新政治必須呼應新時代﹐1993年日本自民黨的下台﹐正因為人民已經受不了既有政黨還陷在傳統分歧之中﹐下台前後引發的政黨重組﹐自民黨主動因應挑戰轉型成功﹐在一度下台後迅速重掌政權﹐但原為第二大黨的最大反對黨日本社會黨﹐在新時代的衝擊下﹐卻顯得進退失據﹐轉型勢力想拋開過去﹐保守勢力卻死守教條﹐結果在新政黨群雄並起的風潮下﹐進退兩難的社會黨﹐終於面臨幾近亡黨的厄運。

**時代趨勢要求正面回應

**
顯而易見﹐面對新時代﹐人民希望改變﹐跟不上時代的﹐註定要遭到淘汰。
1989年10月7日﹐前東德慶祝國慶40週年﹐但當時的東德﹐已經到處是要求改革的示威民眾。前蘇聯領袖戈巴契夫在國慶會場致詞時﹐呼籲東德高層要順應民意﹐使社會主義進行「第二次呼吸」。他說:「誰來得晚﹐誰就要受到生活的懲罰」(Life will punish those who come late)﹐又警告說:「真正的危險﹐是對生活沒有反應﹐掌握到生活和社會脈動的人﹐就不必感到害怕」。
政權輪替﹐啟動了我們對生活的深刻反應﹐新政府能否掌握生活和社會脈動﹐不被時代淘汰﹐也將是最大考驗。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