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數位時代指數》 20 Stars

2000.04.01 by
數位時代
新《數位時代指數》 20 Stars
投資一個時代」,是最簡單,卻又獲利最豐厚的投資方式。 逆時代潮流而為,是辛苦的。向來有「投資之神」美譽的華倫‧巴菲特所主導的柏克夏海瑟威(...

投資一個時代」,是最簡單,卻又獲利最豐厚的投資方式。
逆時代潮流而為,是辛苦的。向來有「投資之神」美譽的華倫‧巴菲特所主導的柏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公司,向來以「看不懂科技股,所以從來不投資科技產業」,卻又連年能夠高獲利而著稱。然而在去年美國股市一片新經濟呼聲的榮景當中,道瓊指數上漲了15.3%,那斯達克指數上漲了87.2%,柏克夏海瑟威的股價卻反向下挫了39%,創下1990年以來最差的成績。巴菲特的滑鐵盧,是他死抱投資上一個時代(消費性商業時代)的眼光,卻抗拒進入這一個時代(數位科技時代)的知識中。
當您學會用知識進軍數位時代,財富會主動來向你叩門。
《數位時代》在去年十月份推出的數位時代成分股組合,過去三年期間的投資報酬率為177.86%,遠勝過同期大盤的22.56漲幅。數位成分股推出至今(三月二十四號)的半年期間,台灣股市儘管歷經了九二一大地震、總統大選期間的政治動盪等無可預期的非經濟風險,數位成分的累積漲幅仍達57%,三倍於同一個期間內大盤從7972點上漲到9482點的18.9%漲幅。
和時代並肩而行的投資策略,是最不花力氣,卻又最有效率的理財方式。
投資一個時代,就是投資數位時代。
只是,什麼是數位時代呢?
美國的網際網路權威專業雜誌《連線》(Wired)指出,新經濟的主要精神在於:
★人們主要是用腦袋(brains)工作,而不是用手(hands);
★成功的關鍵是創新(innovation),而不是大量生產(mass production);
★產業的主要驅力是創((ideas),而不是機器(machines);
★企業必須面對全球化的市場競爭(global competition),不能關起門來做生意;
★企業唯一不變的堅持,就是「必須變革」(Change is the only constant)。
去年數位時代推出《數位時代指數》之際,資訊科技和網際網路所催生的新經濟效益,可以說還只在美國的資本市場發酵。但是半年的時間裡,我們則已看到台灣企業的腳步,已逐漸追趕上世界的節奏。
和信超媒體在美國掛牌,一度創下88美元的天價;轉投資精誠資訊(Kimo網站)的精業資訊,半年的漲幅達170%,又能夠維持高檔而不墜;去年威盛進軍CPU市場的雄心壯志還引起市場的諸多疑慮,這一次數位時代重新票選最具代表性的數位時代成分股,威盛電子則已成為所有專家一致看好的台灣數位企業新標竿。
去年我們所提出的《數位時代指數》的選股標準是:
★手中握有賺來的充裕現金(cash),而不是只有藍圖(map or script)的企業;
★產品客戶是全世界(the world),而不是只有台灣(local)的企業;
★能從過去的危機(crisis),轉型到現在成功的經營模式(business model),又已為下一輪的轉型做好準備的企業;
★轉型是朝向資訊家電(IA)或是網際網路領域,或是核心是業已身處這個領域的企業; ★已經擁有該產業龍頭形象的企業。
台灣企業過去一、二十年來在資訊電子產業的努力和成就,讓這些企業在轉入數位時代的競局中,佔據了有利的位置。台積電和聯電全球無出其右的晶圓代工模式,其作為產業數位化的基礎工業,不管是資訊、通訊、網路或資訊家電的成長,晶圓代工廠都將會是無役不與;廣達、華宇、仁寶等筆記型電腦廠商都想轉投資生產手機,證明了這些大廠所蓄積的元件整合與系統組裝能力,是有助於它們向迷你化、可攜帶性的行動通訊領域轉型的;生產連接器的鴻海,開始生產通訊用連接器,製造印刷電路板的華通,經過去年慘澹的一年以後,手機用通訊板比例的不斷提高,也讓華通開始再現曙光;擅長全球運籌,代工生產的台灣廠商,像是大霸、明電,也已經開始把代工模式在手機的製造上發揚光大;專注於新興通訊領域廠商,多半規模不大,卻具體而微地展現了台灣中小企業過去睥睨全球,勇闖新領域、新世界的創業家精神。
有鑑於新上市上櫃公司的激增,以及部分企業的基本面出現變化,《數位時代》專程規劃第一次《數位時代指數》的調整。六位對數位趨勢敏感的資深基金經理人、分析師,針對過去半年來的產業變化和企業動態,對《數位時代指數》的選股標準和20檔成分股提出最新組合。
綜合這些專家的意見,我們匯整出數位時代的選股標準還包括了:
★ 能夠正確地領導企業策略方向的領導人和經營團隊;
★ 能夠持續不斷地維持創新與創業精神;
★ 對時代趨勢與外部環境的變化能夠快速地回應。
依據這樣的選股標準,我們選出了聯電、宏電、鴻海、台積電、友訊、旺宏、精業、智邦、聯強、明電、宏科、華碩、瑞昱、威盛、合勤、統一超商、仲琦、敦陽、兆赫和寶來證券等20家上市上櫃企業,成為數位時代新一季的數位成分股。這20家數位成分股自去年九月十五號以來的累計漲幅為98.6%,同一期間內大盤的漲幅則是18.96%。數位時代雜誌則將持續為您觀察、守望與追蹤這些企業的發展與成長。

數位時代的投資策略與方向
座談紀錄- 選擇播種數位種子的第一名

徐禕成:我想數位時代的核心應該是以通訊和網際網路為核心,發展IC半導體(包括EDA輔助設計軟體和IP智財庫)、手機、軟體、元件、和電腦與資訊家電等產品,現階段各家廠商的主要核心業務,則應該把它視為是未來發展的「金牛」(cash cow),支援企業在數位時代的策略佈局。

葉雲龍:從投資一個時代的概念出發,我個人大概看到了新時代以資訊、通訊和網路為基礎的三個趨勢正在形成當中。這樣的一個新趨勢,可以算是新一波的工業革命。

謝金河:我認為,數位時代的來臨,小型股的成長力會大於像華碩、廣達這些大型股。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店頭市場中與通訊相關的個股有相當大漲幅,這是有其時代的背景因素。
用美國最著名的基金經理人彼得‧林區(Peter Lynch)的「種子理論」來看,還在萌芽階段的企業,最具有成長的空間。如果以公元二○○○年為基礎,這些還在萌芽階段的小樹就是通訊相關的零組件廠商,像是希華(生產手機用石英震盪器)、百容(生產資訊、通訊用程式開關)等等。而像華碩這樣的廠商,已經可以算是枝葉茂盛,該有的都有了,相對來說,成長力道就比較有限。廣達在90年代末期才上市,儘管是筆記型電腦的最大廠,但是成長不易,已經不免有一點枝葉凋零的感覺,所以它現在也要開始種小樹──作手機、液晶面板,這些都是要埋到泥土裡的新種子,能不能長出新的小樹還不知道。

謝金河:90年代的代表性企業可以用華碩來做例子,華碩剛創業的時候股本只有3千多萬,經過十年的經營,股本變成一百多億,現在股價還有三百多塊,市值成長了大概有一萬倍。
對比來看,如果我們相信通訊產業的成長潛力和過去十年的電腦產業一樣可觀,或是更大,那麼現在通訊產業的小型股,如果十年後我們再回頭來看,或許這些公司之中,就會有另一個華碩。
在選股上,我認為企業領導人事關重大。好的企業領導人首先要看有沒有在國際上一較長短的視野和雄心,像香港的李澤楷,五年前我就曾經聽他提到,亞洲自中東地區以西的32億人口當中,有18億渴望擁有電話,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感受到電訊市場的無窮潛力,日前他購併香港電訊的動作也就顯得順理成章。另外,我從過去的經驗裡來看,企業的領導人有了比較充裕的資金後,千萬不能過度熱衷股票操作;有錢以後,也不能過度注重生活的逸樂,整天只想著開名車、花天酒地。像郭台銘所領軍的鴻海在個人電腦時代的十年能夠脫穎而出,和郭台銘身先士卒,永遠站在第一線,以軍隊般的領導風格帶兵有很大的關係。

劉益銘:我很贊同謝社長的觀點,但是這些小型股能不能成為另一個華碩或鴻海,我認為還要看新市場的潛力夠不夠大。我稍微計算了一下,台積電從四年前到現在,大概又漲了10倍,事實上四年前台積電的股本就已經很大了,但是這幾年還是可以維持高成長,就是因為它所處的產業市場夠大,而且我也繼續看好台積電的未來,和股本的大小沒有必然的關係。
我的選股原則是以後PC時代的概念為主軸。我認為台灣的優勢還是在製造方面,能夠有效地把PC時代的製造實力延伸到後PC時代,就會是數位時代的贏家。

陳朝燈:剛剛劉協理提到臺灣目前的優勢還是在製造方面,我很同意這一點。另外一個則是設計,有些人覺得設計是軟體業,我個人則把它看做是製造和軟體的綜合,介於兩者之間。
還有就是服務,不管是全球或在地,未來都有很大的機會。謝社長也提到關於店頭市場部分個股大漲的看法,我覺得臺灣的上櫃標準其實並不嚴格,所以上市公司我們是投資它的成長性,但是店頭市場因為很多公司還在新生階段,我們甚至可以找到用飛的速度在成長的公司。
臺灣企業過去最重要的特色是創業精神,對新產品、新觀念的接受度較高,速度也比較快,也就比較容易跨入數位時代的領域當中,我想這也是店頭市場的部分個股大漲的原因。
但是如果創業精神可以維持,我想公司規模是大是小也沒有太大的關係,成長的動力還在。像鴻海就是規模變大,但創業精神還在的公司。

徐禕成:今年度的投資趨勢,有三個方向需要密切加以觀察。首先是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狀況,像台灣廠商過去在液晶顯示器面板(TFT-LCD)這個領域只有3%的市場佔有率,經過這一兩年台灣企業在這個市場的不斷耕耘和努力,市場佔有率應該可以大幅提升到20%以上,是很值得我們關注的一個產業;晶圓代工的訂單來源不虞匱乏,但是擴廠的速度夠不夠快,讓不斷釋出代工訂單的國際大廠不至於因為產能不足,而又開始自建晶圓廠,將是這一兩年台灣晶圓代工廠商發展的重要關鍵;另外則是新興通訊領域的崛起,過去台灣的廠商以資訊業居多,上市上櫃的通訊廠商其實不多,未來這些資訊大廠能不能成功地轉型到通訊領域,很值得觀察。
另外則是景氣循環類股在今年度的狀況,DRAM和液晶顯示器面板(TFT-LCD)今年剛好都在景氣好轉的開頭,明年的成長潛力會更可觀;像被動元件和小尺寸的LCD顯示器,我把他們歸類成是「機會財」,是日本廠商退出市場所造成的短期產能空缺,但是這些產品的技術層次不算太高,過去的毛利一直都不太好,投資這一類的股票,要很小心地觀察產能空缺可以維持多久。

林秋宗:通訊時代已經來臨,我想是沒有太大的疑問。通訊時代的三大核心是網路、寬頻和無線,我個人選股的方向也是環繞著這三個核心。在網路部分,以宏碁為例,宏碁幾乎是完全退出美國個人電腦傳統零售市場,但是透過網路銷售,宏碁或許可以在過去慘澹經營的北美市場開創另一片天。無線通訊方面,台灣目前所能扮演的角色大概還是不脫製造的範圍,通訊產品推陳出新和跌價的速度,和過去資訊產品的特性極為相近,所以我相信台灣廠商在這一方面有很大的機會,像台揚、怡安(生產影音微波傳輸設備)這些廠商過去在這個領域都耕耘了很久,未來這些廠商只要能敏銳地觀察環境的變化,調整公司的策略,就會有很大的商機。寬頻同樣是一個有高度想像空間的新市場,我所選的公司是合勤(生產寬頻數據機磊晶片),因為這家公司過去在研發上的大量投資,讓它未來在這領域有很大的機會。

個股的討論
謝金河:我覺得合勤的唯一問題是每股盈餘太低,合勤努力了很多年,但是每股盈餘始終維持在2元上下,股價如果要能夠維持在140或150元以上,就必須要想辦法在這一兩年把股價推升到每股4、5塊錢才合理。
另外我選統一超商。統一超商在物流配送上的實力可以說是沒有競爭對手,即使其他的便利商店業者和統一超商之間也有很大的距離,以書籍雜誌為例,統一超商可以享有35%的毛利,不但沒有庫存,還可以收取上架費,未來在宅配方面的潛力也十分可觀。

陳朝燈:統一超商現在具備的核心能力,跟它未來在電子商務所能扮演的角色──網際網路的物流服務最為接近,所以我想統一超商是很值得長期觀察的指標。此外統一超商在藥局和咖啡連鎖店上的佈局,未來也有可能是這些領域的領導廠商。
我想合勤的每股盈餘太低和它的研發費用很高有關係,如果依照美國的算法,研發費用可以折算到未來的現金流量當中,當然這必須看合勤研發的成果能不能在某一天開花。
精業的本益比也是很高,但是我觀察到精業這家公司自從上市以來,每年的市值都在成長,如果長期投資精業,獲利相當可觀。精業的表現和它的創辦人,也就是現任董事長黃宗仁在策略運用上的靈活度有很大的關連,所以我想精業過高的本益比,多少是反應對領導人的期待。
我個人認為中環這家公司本身沒有太大的問題,如果我們選擇的公司是轉投資網際網路的代表性公司,那中環就滿適合,但是如果是要選擇數位時代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中環的代表性就有一點不足了,不過我還是覺得中環是一家本業很專注、投資很授權的公司,如果從經營團隊的角度來看,中環有個很好的團隊,在網路投資上,它做的不錯。

謝金河:去年度列名數位成分股的矽統因為策略的轉向,開始自建晶圓廠,讓大家對矽統的前景有了一些疑慮,股價也有一些人為操作的痕跡,今年就不再入選。

葉雲龍:如果要選電子股以外的數位時代概念股,我想寶來證券很有代表性。網際網路對傳統企業的衝擊幾十年來絕無僅有,對傳統企業而言,現在所進行的是場很殘酷的殲滅戰,如果不能在網路經濟中佔據到一個位置,五年或十年後,你的公司也許就要消失,你的股票沒有人理你。寶來是網路券商中走的最快的一家,網路下單的營業額高居第一名,相當於好幾家傳統營業據點的總和,從它網路下單量的數字看來,虛擬通路的成長潛力非常驚人。

陳朝燈:寶來在證券業是很敢創新的一家公司,數位時代的精神就是創新精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