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華文網路經濟

2000.04.01 by
數位時代
挑戰華文網路經濟
整體來說,他們的態度是相當樂觀的。 著有《資訊新未來》(What will be)、擅長以宏觀視野分析問題的德托羅斯(Michael De...

整體來說,他們的態度是相當樂觀的。
著有《資訊新未來》(What will be)、擅長以宏觀視野分析問題的德托羅斯(Michael Detozours)教授,直接從語意命題著手,認為語言可以區分不同族群,卻無法區分經濟活動,所謂的「華文網路經濟」,如果只侷限在華人圈,其實很難存在。德托羅斯是麻省理工學院電腦科學實驗室主任。
「華文網路經濟要存在,勢必是一個開放的系統,而不是一個封閉的團體,」德托羅斯強調,語言是協助族群自我認同的工具,但在這個族群所形成的經濟體中,卻不適宜將非這個語系的其他團體排除在外,事實上也不可能。
德托羅斯進一步將華人經濟分為「華人對其他人」(Chinese to all the rest, C2A)和「華人對華人」(Chinese to Chinese, C2C)二種。
在C2A的模式中,其實從過去就一直存在,像台灣生產各種產品,再出口到世界各國。在網路經濟中,可以把接單、生產和出貨等資訊,直接轉到網路上進行,成為時下的B2B電子商務。這部份目前可以直接產生經濟價值,也不受語言限制。

**華文網路水到渠成?

**
在C2C的模式中,包含溝通、交友和娛樂等人際互動,也是從過去就存在,但這些活動通常只單獨存在各個地理區域內。網路加進來後,會讓可能性增加很多,但是短期內轉換成經濟價值的比例小,且受限於語言,其他族群無法加入。
從資訊科技背景出身的德托羅斯分析,華文網路經濟體要存在,勢必是建立在一個全球經濟的架構之上。也因此,在網路上的華文內容,要能翻譯成其他語言,讓其他語系的族群也能使用,同樣地,其他語系也能翻成華文,服務華人,如此既兼顧各語系的差異性,又能符合全球經濟的一致性。
德托羅斯從語言的觀點出發,數位時代雜誌發行人詹宏志則是從經濟的角度切入,指出華文網路經濟是勢在必行、水到渠成的事。
詹宏志認為,當華人上網人口繼續增加,成為第二大使用族群時,本身就可形成一股力量,這當中因為使用人口有不同需求,會產生許多商業活動,吸引許多業者加入以提供服務。對這些業者而言,服務華文市場,就像服務任何其他任何不同語系一樣,關鍵在於這個市場的量夠不夠大,而不是這個市場用那一種語言。
舉例來看,中華網(China.com)創辦人葉克勇和盈科數碼動力(PCCW)李澤楷,習慣使用的語言是英文,但他們目前所服務的對象,很大一部份是華人,這就是市場力量所造成,而不是語言本身的關係。

**華文可以是世界的華文

**
「全世界有兩萬多種語言,但可以在市場上形成經濟活動的不到二十種,在網際網路上的更少,華文是除了英文以外,第二個有機會在網路上形成經濟活動的語言,」詹宏志分析,「當華文網路經濟隨著使用人口增加而擴大,自然會吸引世界各地業者來提供服務。」也就是,當華文網路使用人口大到一個量之後,華文的概念,將從華人的華文,變成世界的華文,成為一種像英文一樣的公共語言,不再是華人所獨有。
在華文網路經濟這個題目上,德托羅斯著重在華文這個語言上,詹宏志著重在華人的數量上,但他們都同意華文網路經濟將是一個開放的經濟體,並不是被某一個特定團體所擁有。也唯有在這個前提下,華文網路經濟才能成真、才能成長。
環繞在這個概念下,如何將華文內容變成其他語系族群也能了解,讓華文邁向一種世界語言,以及讓上網這個動作變得更容易,使得更多華人可以使用網路,趕緊衝破關鍵質量,就成了發展華文網路經濟的關鍵。
IBM中國區研發部主任王瑋,目前正在進行中文語音辨識計畫,用講話就可操作電腦,免去學習鍵盤輸入的困難,以及學習一堆複雜指令,讓一般人可以更快使用資訊科技,等於把原本經由人學習和記憶所累積的技能,交由電腦去進行。

**自動翻譯機願景璀璨

**
佔華人世區最大市場的中國大陸,人口高達12億5千萬,但個人電腦普及率卻不到3%,上網率更不到1%,未來勢必要有更容易的工具和方式,來串聯他們和網路經濟之間的關係。 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布魯克斯(Rodney Brooks),則在進行另一項計畫,讓電腦可以「看」,並且辨識出它所看到的現象,因而做出回應。比方說,它看到主人回來,就自動打開室內空調,或看到家人都出門了,自動把保全系統打開。
人工智慧實驗室也在進行語言自動翻譯的計畫,讓以不同語言所寫成的內容,可以經由一個編譯器自動轉譯成其他語言。這項計畫的難度很高,但也呼應德托羅斯所提出語文間自動翻譯的想法。
「二十五年前,人工智慧學者研究如何教電腦下西洋棋,很多人都覺得不可能,但是兩年前IBM的深藍電腦已經打敗世界棋王卡斯帕洛夫,」布魯克斯以這個例子,強調他對電腦視覺和自動翻譯系統的信心。
王瑋和布魯克斯要走的路還很長,把成果普及更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在此之前,架構網路基礎建設和鼓勵網路經濟活動,是打地基的工作,必須儘快開始。
電信事業是網路基礎建設的骨幹,也是一向受到各國保護及限制的行業。在華人地區中,香港和新加坡已陸續解除管制,台灣也在鬆綁中,中國大陸則仍然有相當多限制。
來自美國矽谷的冠遠科技執行長張紹堯觀察,在電信自由化及加入「全球貿易組織」(WTO)的兩大因素帶動下,大中華區將是未來全世界購買電信設備的最大消費市場。冠遠以提供比傳統電話系統成本更低的網路電話設備為主,張紹堯這一年來密集往返美國和亞洲各地,與許多國家的電信業者合作。
未來的電信事業是結合語音與資料傳輸的綜合事業,業者既是電話公司也是ISP,整個骨幹架構將因這種變化及急遽增加的頻寬需求而改變。過去在基礎建設投資落後的國家,有可能因直接跳入使用新的設備,而縮短與先進國家的差距。

**網路公司應職業化

**
「每隔二十年,電信基礎建設就會經歷一番大變革,目前我們正站在一個新的變革的開始,」張紹堯說。
電信事業自由化之後,各地電話公司跨國經營將非常普遍,遊戲規則也從過去以分鐘計費,改為以傳輸語音或資料所使用的頻寬來計費。張紹堯預測,這將吸引其他地區業者到大中華區經營電信事業,服務這一塊大市場。這個觀點與詹宏志提出華文網路經濟成型後,服務這個經濟體的不一定是華人的看法吻合。
來自大陸的丁磊、王志東,和來自台灣的陳正然,都是創業家、都在經營入口網站,是華文網站的先鋒,以實際行動實踐華文網路經濟的概念,共同將幾千萬隻眼球轉換成商業價值。他們都處在一個短期還看不到獲利,但燒錢和消耗體力甚鉅的行業中,但也都有著一致的樂觀,相信他們目前及將來所服務的族群,將匯集出一股全新的力量。
已在北京、矽谷、香港和台北擁有營運據點的新浪網執行長王志東指出,當下最重要的是將網路公司「職業化」,找出可以獲利的商業模式,這個模式還必須是乘法而不只是加法。新浪網的訴求是全球華人,而在四地營運則幫公司奠定了初步架構。

**網路事業成了「比傻遊戲」

**
新浪網的前身,是大陸的四通利方與矽谷的華淵資訊兩家公司合併;而丁磊創辦的網易,也與台灣的奇摩站結盟;陳正然負責的蕃薯藤,則到上海投資電腦賣場,為將來進軍電子商務所需要的通路做準備。各地華人間的串聯整合,將使得資源能更有效匯集,儘早兌現商業價值。
即使如此,他們也對過熱的「.com」熱潮開始擔心。王志東就指出,網際網路已成了「比傻遊戲」,大家拼命瘋狂追高股價,把這項事業當成金錢遊戲,一旦泡沫破滅而人氣潰散,將不利網路產業的前景。
除了網路公司本身「職業化」之外,傳統企業的「網路化」,將是另一股推動華文網路經濟的主要力量。德托羅斯的C2A,本質上就是B2B,也就是將企業網路化,將營業活動電子化。在目前全球電子商務市場所產生的營收,有八成來自B2B。
資策會執行長果芸也持同樣觀點。他認為以台灣偏重製造和出口的特性,加強與國內供應商和國外客戶的供應鍊管理,是從事B2B電子商務的基礎,結合台灣業者特有的彈性和速度,將是非常具有競爭優勢的一塊。

**新經濟中創意無限!

**
網路產業被比喻成新經濟,著重創意和腦力,而最直接的實踐方式就是創業。創業家的質與量,直接關係到網路經濟的成長和成熟速度。香港信和科技集團執行長劉助和新加坡政府科技顧問李鎮樟,目前就在從事創業育成工作,協助創業家將點子變成可行的商業模式。
曾在迪吉多電腦擔任副總裁、對於美國、台灣和香港科技產業相當熟悉的劉助觀察,在未來的華文網路經濟中,無線通訊、路由器和中文版Linux會是最有機會的三個領域。無線通訊是補強中國大陸現有固網建設的不足;路由器是網際網路上傳輸資料的必備工具,掌握路由器等於掌握網路流量,而中文版Linux則是提供一個新的作業系統,讓各式中文上網和中文資訊工具擁有一個共通的平台。
李鎮樟則提醒有心創業的年輕人,要多注意兩個趨勢,第一是網路公司特有的商業模式,已經可以登成專利,像亞馬遜書店的「直接點選」(one click)購買方式,成為阻隔新競爭者加入的屏障。第二是創投及創業育成中心已有成為「網閥」的趨勢,朝大者恆大、全球結盟的方式進行,藉此吸收了非常多的資源,讓旗下的新創企業成功率更高,但相對使得其他不在這些資源網中的新創企業,面臨更大的競爭,將會更辛苦。
過去幾年,成功的網路公司通常是由幾個創業夥伴就開始,以速度和創新打敗大企業`,規模在網路產業一向被解讀成負數,但接下來的遊戲規則顯然不同。李鎮樟以日本的軟體銀行、美國的CMGI創投集團和香港的盈科數碼動力舉例,說明目前整個趨勢已經反轉。
這是第一次,華文網路經濟不再只是概念,而是成為一個公共議題,並有來自各地不同領域的聲音與觀點,表達對於這個議題的關心與支持。
相較英文在全球經濟與網際網路上的影響力,華文的發展還需要相當時間,才能佔穩一席之地。華文網路經濟所帶來的意涵,不單只是提供英文以外的另一種語言平台,它更可能是另一股巨大力量,成為加速全球新經濟成長的下一個推手。

詹宏志: 十九世紀末、二○世紀初曾有許多熱情的學者推動「世界語運動」,希望整個人類社會能共用一個人工語言,而不是任何人的母語,免得傷人感情,其中最有名的人工語「Esperanto(希望的人工語)」,但基於兩個原因世界語運動失敗。第一,學英語能與這麼多人溝通還划得來,但要所有人學一種沒人講的語言就缺少誘因;第二、固然世界語對所有人是公平的,可是「沒有差異」不是語言的特性,語言的特性不只有溝通,還有區隔,每個subculture(次文化)都有屬於他們的雙關語,世界語無法提供「區隔」的部份。
單一語言市場(Single Language Market)的面貌將如何?且看英語世界,英語世界超出國界、經濟實體,其中各國家人民的興趣及需求都不同,但他們卻共有英語市場,對英語世界中的創作者來說,只要以英語創作獲得肯定,不分國籍,創作就是英語世界共有的資產,凡是使用英語的讀者都是他的讀者。意思是單一語言市場形成後,各地間的差異不是不見,而是有了一個平台。
若各地華人能更彼此了解,使華文在未來更流通,不再四分五裂而有單一語言市場,一本中文書能面對的讀者就更多,投資者對一個內容的投資就有不同思考,有更大市場就有更大的總投資。過去辦雜誌,讓讀者或專家寫稿,雜誌社付每字1塊或2塊的稿費,看起來稿費成本很高,其實很低,一篇文章5千字花了1萬塊,但若寫一篇報導,記者須採訪20人,他要打20通電話,約20個時間,問出20種回答後,再花時間整理出一篇5千字的報導,過程花掉一名記者整整一個月的時間,無數的交通及準備,這篇文章的成本是8萬到10萬成本,是更昂貴的生產方式。我辦《數位時代》雜誌,一篇文章的採訪對象常常在國外,一篇報導成本可能達到50多萬,50萬在臺灣或許是極限,但拿起《Time》的文章,它報導柯索夫戰爭,一頁涵蓋範圍極有可能要5萬美金才寫得起來。這就是市場大小造成的差異,但若中文世界結合起來,市場範圍變大,一個中文內容的投資也可以5萬美金的規模去思考,這時文章品質或知識範疇就有如同《Time》雜誌的可能。所以,總的華文內容要有更高的水準,必須有更大的市場整合。

王志東: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進行的第五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調查】顯示:中國大陸上網用戶自九七年來以每年4倍的幅度成長,九七年上網用戶數62萬,九九年中已超過臺灣網路用戶數達到890萬,明年初即可達到2000萬戶的目標,5年內達到5000萬。
上網機器也呈指標性發展,因為政府在寬頻網、非PC上網設備及各網站間的連結性上大量投資,基礎建設的快速發展,使市場跟著擴大。.cn(中國的網域名)及WWW下的網站數目也呈線性增加。在大陸,電子商務公司以每天2家的數目成長,商業網站發展更不在話下,大陸的網路市場發展可以用「爆炸性」來形容。
在Internet這個大社群中,找到「定位」是很重要的,每一層次的定位都有他獨特的利基,而華文就是分割市場定位的一種方式。目前使用網路的華人佔總華人人口1%,1300萬,相信要增長到10%即1億3千萬的速度會超乎目前所有的估計,很大的機會在裡面。
Internet是改變所有產業的一股力量,就像電力發明就是一股類似的力量,到今天你能想像有任何產業不用電嗎?帶來的改變不只是訊息產業化,而且是所有產業訊息化,訊息溝通很重要,語文就也是其中重要因素。全球經濟已經破除藩籬,互相融合,十幾年前對於華文自外於英文是否造成中國落後的爭議已不存在,而且大多數(十億)華人不會使用英文,是否棄之不顧?

布魯克斯: 網際網路的演進可以區分成三個階段,在第一階段的發展中,其最主要的貢獻是使得全球性的資訊交流,得以主動截取的方式被獲得。但在這個階段,資訊的內容非常仰賴語文讀寫的形式。無論是資訊的生產者或消費者,都必須具備足以建立溝通的語文基礎。但網際網路在某個語言族群之中的確使該語言使用者對世界的認知產生了改變。在商業上,網際網路在一個產業體系中的影響,是去除了許多無效的中間商,並且使小型企業得以在資訊網路的意義上成為跨國機構。由於網路需要語言的中介,適合進行電子商務的產業範疇,就會被限制在某些語言使用密集的產業,例如航空旅行業、網路書店等等。而運用即時語言轉譯的科技來擴大整個市場基礎,也就成了重要且已具實際成效的努力目標。
在第二階段的發展中也就是目前的狀況,語言仍扮演極重要的角色,但多媒體的運用開始展露潛能,人們可以以電子郵件的方式將影像聲音迅速地來回交流,或者在距離遙遠的兩方可以藉由傳統電訊溝通的輔助並且同時連結同一個網頁,產生一種即時互動的效應,但由於時效性仍不是完全同步的情況,這其中仍存在有翻譯介入的空間。
第三階段的發展則將朝向多元化的資訊感知能力。透過網際網路傳送的資料,不再侷限於高度精煉後的資訊,而將包含許多完全未經處理的第一手資料。那時,以網際網路溝通為主軸的商業活動,將不會是以提供資訊附加價值為主的交易,而是以單純的服務,生產為主的活動。因為透過網路,世界彼端的勞力更充分地被運用。

詹宏志: 網路普及有實質的困難,去年年底,華文人口上網約1500萬人,我也樂見二○○二年達3500萬,成為網際網路上第二大語言群,但全球若有5千萬華人上網,不過是整個Chinese speaking人口的3-4%,還有96%-97%的人無法使用這項工具,還是很嚴重。由此看來,網路雖然帶來很大的機會,但網際網路本身在中文使用者的penetration(穿透率)非常低,貧窮的一群無緣使用。
過去發明中文倉頡輸入法的朱邦復先生希望訂定中文「電子書」的軟、硬體規格,這是為了完成他「九億人民上網」的瘋狂構想,是他的宏願,也是悲願。他認為PC從設計之初就不是為每個人著想,螢幕、主機、鍵盤的架構使PC普及永遠有門檻,所以應該有另一種設計,讓一般人先使用它,再在上面加入PC的運算能力。他認為應該是像e-book的設計,且價格降至100美金之下,甚至免費送給使用者,才能讓上網普及。所有內容提供者將所有內容都統一成這個工具能夠存取的規格,讓未來的華文人都可以通過這個工具登上網際網路,獲取所有華文內容。在此架構下,這個工具本身就是computing device,繞過Wintel(微軟加上英特爾)的作業系統,唯有除去二者,真正的低價computing device才有可能。
朱先生是最早使中文電腦發生的人,沒有他的努力,我不相信有任何社會有意願為我們發明出中文電腦或中文翻譯系統,因為只有使用這種語言的人才有焦慮。這項計畫比發明倉頡輸入法更困難,因為牽涉到大家共用一種規格。因為電腦「認識」的第一種外語是英語,所以英語內容在網際網路上的擴散速度使英語世界與華文世界的距離被拉大,因為網際網路擴大了語言的強勢;網際網路上的市場行銷(marketing)概念跨越了地理的疆界(geographical sense),只要你有語言的介面,你就享有服務,這是一個語言的概念,形成另一個網路特徵。

李鎮樟: 公司合作產生綜效也就是「1+1=11」,最好的例子就是臺灣新浪網及中國大陸四通利方的結合,兩者在原來的市場不算頂尖,但合併後綜效就成了No.1。3Com創辦人之一的麥卡夫(Metcalfe)提出N(N-1)≒N2的麥卡夫定律,說明當N趨近無窮大時,其綜效是N2,也就是合併後集團內可分享資源增加。因為100家公司集合成的集團中若有個廣告公司,其他99家公司就成為當然的客戶。最後,保持有機成長,因為集團愈來愈大,擁有新想法的小企業自然登門求助,握有資金的集團將想法實踐,甚至進行全球性的擴充。
Start-up 公司可以自食其力,也可以加入經濟網,加入的好處在於經濟網中的「直升機式管理」可提供支援;其次是「光環效應」,很多公司原本表現平平,但一經SoftBank、CMGI或PCCW(香港盈科數碼動力)投資,生意接著不斷上門,不過,香港李澤楷曾表示:這是刀子的兩面,正面的是名聲受到重視,負面是須付出更多的心血,以免砸了招牌;第三、集團內部眾多的市場促成critical mass(關鍵多數),我稱它為「柏青哥理論」,柏青哥玩家都希望小剛珠在檯面上轉來轉去,而非一桿進洞,如此綜效才會大。虛擬的網路世界有多大?目前是19個點選,每年還在成長,但在經濟網中可以將它變得很短,因為還考量到綜效。

王志東: 用戶市場的擴大、商業網站受到本地網友歡迎,使得中國大陸的網際網路市場日趨成熟,在網際網路用停留在3、400戶時,用戶是以學生或IT品發燒友,大陸稱為「網虫」,由於市場的成熟,用戶結構轉為一般民眾,上網目的也從上網「玩網」,轉型成「看網」到「用網」。
半年來,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更能體會到網際網路市場的狂熱,我認為現在在北京聞到矽谷的味道,每兩個路邊廣告或車體廣告就有一個與網路有關,到餐館、酒吧,四周「肯定」有人在討論.com或如何自己創業;中國教育部鼓勵在校學生創業,很多學校本身就有提供資金者創業員或創業基金,只要大學生有創業想法,學校允許暫停學業,創業不成或疲倦了再復學。
上海浦東或北京中關村中有許多創業員提供本地民眾、學生或留學生創業資金,加上國外資金幾乎都投在網路相關事業。目前中國成功的網路公司不多,但股市裡都在談論網路,連許多傳統產業都朝網路業務發展,以完成提升企業價值、業務重組的任務,這些都證明網路發展在大陸的熱度。

陳正然: 經濟是生活圈的「資源管理」,語言本來就是生活圈的元素之一。隨著實體經濟已越來越自由化、訊息也變得產業化,經營網路也應該要有世界觀。華文網路經濟應該思考的是華人與網路經濟之間的關係,而在網路經濟這個議題上,電子商務、服務都只是其中的小部份,更應該思考的是四個C(Content, Communication, Community, e-Commerce) 的整體經營、基礎工程(界面)的建立、新硬體應用發展的可行性及影響(相對於昂貴、難用的PC而言)。

果芸: 網際網路是順著市場機制自然發展的系統,若架設華文網站沒人瀏覽,不賺錢,架設了也是枉然,因此華文網站能否發展得起來,端看是否有利可圖。臺灣網站分為六類:商業、教育、生活、新聞、知識、入口,臺灣的商業網站中88%採用中文,12%採用英文;生活類網站採用英文的比例更高;12%的教育網站採用英文,新聞網站只有2%;採用華文的知識網站占70%;入口網站則是各半。
一九九七年臺灣有9萬個華文網站,九八年11萬,九九年有16萬,以此預估二○○○年底將有20萬個網站。華文人口12億,包含中國大陸、臺灣、香港的華文地區的經濟成長率全球最高,華文網站數目前還未構成發展電子商務的經濟規模,從此推論出華文網站的發展潛力極大。12億的華文使用者中約有11億沒有英語能力,若11億人都要上網,勢必推動華文網站的需求量。
網路本身具有實用價值,也具發展潛力,但網路公司在營收未現前股價飆升是種泡沫現象,投資人在投資時需謹慎。目前美國網站的經營重點,也可作為華文網站的發展參考,衛星導航系統、網上收費健診、汽車修理訊息提供等垂直模式經營的網站,或中小型網站ASP,都是潛力較高的發展方向。

詹宏志: 經過多年努力,華文的內容市場規模已經趕上其他語言群,但在這龐大規模裡有近半數是翻譯書,這意味華文世界知識及學術分工規模不夠,我們不是對所有議題有能力,仍必須從其他語言群取得知識,但通過翻譯仲介式服務來幫助多數沒有其他語言能力者得到教養。
華文內容的市場規模已難能可貴,若你只會讀中文書,也夠努力讀中文書,大體對世界的了解不會落後,因為中文內容生產者已經趕上。觀察電影、流行音樂、電視及平面出版在華文市場的流通情形,單一語言市場的架構已愈來愈明顯。流行音樂是整合較快的內容類型,你在臺灣、香港、大陸三地看到的藝人或流行歌曲大同小異。雖然做生意還未完全自由,但整合已出現在處理及欣賞這些內容的群體上,各地有各地的特色,但卻共享某些內容。電視節目生產固然與本土民情有緊密的結合,但這幾年,若你從臺灣到香港,再從廣州到北京,一路上都看到「還珠格格」,它是同樣的內容被不同經濟體內的族群共享。華文內容的流通其實已有基礎,等政治與政治間的溝通更高明,能解決更多敵意後,同一華文內容被更多人分享的情況就更顯著。

王志東: 從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進行的調查發現,許多大陸網友支持的網站多是入口網站,九九年七月的新浪網及搜狐分居【中國互聯網十佳網站】一、二名,但中國大陸Yahoo!若將英文版點閱率加入計算,其實超過新浪網,但九九年底,絕大部份受網友歡迎的網站已是中國本地的商業網站,Yahoo!中文加英文落到3名之後,中華網就九九年七月的39名躍升到今年初的第八名,證明了具有成功經營模式的中文網站愈來愈受到歡迎。受歡迎的網站還是以綜合類為主,專業電子商務網站仍占少數。
若因網路無國界特性而忽略用戶因地而異的事實是不對的,網路公司跨進新地區經營,應進行的研究用戶特徵、市場、政治環境等本土化步驟其實與傳統產業無異,完整的經營計畫、恰當的產品定位、好的品牌策略都是各地網路公司要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事先應做的準備。

李鎮樟: 網路經過這些日子的發展已不同於以往,過去DOS呈現在使用者眼前的畫面像是打字機,一次只能看見一行;Windows則像一張桌面,上面可鋪好幾張紙,書本可以收進抽屜;我認為全球網際網路好比圖書館,一個存在於外太空的圖書館,頁面被頑皮的孩子撕開後四處飄浮在無重力的空間裡,好心的圖書館員用魚線將書籍做各式串連,這就是hyperlink。雖然每一頁都相隔遙遠,經過hyperlink就能無限相連。

詹宏志: 有了世界性的華文後,華文就世界化了,英語內容貢獻給全世界所有講英文的人,華人若能運用很好的英語,我們也能對所有英語世界做生意。中文形成一定規模後,中文同樣要奉獻給全世界,不只是華人做華文網站,全世界的語言群都將看出提出華文介面是另一個有價投資,今天許多優秀的華文網站工作者並不講華文,這是自然的事。當華文形成一個世界時,全世界都會角逐這個新市場,即使全世界其他地區的內容生產者,有天掩蓋了華人做的工作還是好的,因為華文內容使用者仍獲得了服務及幫助。所以我想華文內容的投資將有番角逐,現階段華文內容的投資還停留在握有華文內容者手中,我們應該降低華文與華文之間的障礙,讓內文流通更自然,其次,整個社會以更大的熱情來投資華文內容,包括經濟面及非經濟面,這項投資是值得的,所以有了華文世界後,華文就屬於整個世界。
華文單一市場原本是個概念,但在網際網路上看來它已具體成型,華文也因此屬於世界,不再專屬於華人,華人對華文內容投入的程度,決定華人是否對未來的華文具有使用權及文化解釋權。這即是這場演討會舉辦的原因,不單為了經濟,還是為了文化。

果芸: 網路經濟已經成型,一個國家電子商務發展的成功與否,被視為國際競爭的成敗關鍵。安迪‧葛洛夫曾於一九九九年預言:「5年後所有企業都是網路企業,」無法適應者只有被淘汰,目前美國及加拿大已有65%的企業進行連網作業,臺灣42%高於義大利及法國。臺灣欲達美國目前實行電子商務的水準還需要2年。
今年臺灣前五百大型企業架設網站的比例,製造業三年前58%、兩年前73%、去年93%。企業架設網站最主要目的依序是提高工作效率、增加服務功能、改善組織流程、省時,省錢倒不是最主要的目的,製造業視網站為省錢工具的比例較高,金融業則看重網站的省時及加強服務等功能。
產業擁有了網站並不擔保從自以後就具備了強大的競爭力,當產業架設網站後所面臨的問題有:方向規劃,應該採取ASP還是ERP網路應用才能發揮網路的最大效益,解決企業內的問題,產業往往不明白;其次是人才訓練的問題,由於電子商務持續發燒,人才出現嚴重不足,二月份成立的軟體公司多鬧人才荒。人才缺乏問題不解決,臺灣想加快推動電子商務的腳步也是力不從心。

陳正然: 蕃薯藤是由公益起家,第一個網頁是有關原住民,其次是西園社布袋戲,原本就希望運用新的媒介力量幫助弱勢族群。即使商業化,蕃薯藤可能是全球唯一守也保留空間給公益網站的入口網站,更自豪的是,那個公益網站也是我們做的。公益和商業並不互斥,網路對人類社群生活的福祉也有幫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