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與政治——織夢者的孿生兄弟

2000.03.01 by
數位時代
網路與政治——織夢者的孿生兄弟
台灣對於網路事業的歧視,最近又多了一樁。行政院在今年二月十八日送審的《政治獻金管理條例》草案中,規定「營利事業於以前年度發生虧損者,於彌補虧...

台灣對於網路事業的歧視,最近又多了一樁。行政院在今年二月十八日送審的《政治獻金管理條例》草案中,規定「營利事業於以前年度發生虧損者,於彌補虧損之前」,不得提供政治獻金。理由是「營利事業連年虧損者,倘為政治捐獻,與常理相違,為免造成不當利益輸送,因此予以限制」。
行政院對於營利事業的認知,顯然還停留在前網路時代,總認為事業一旦虧損,必然缺乏資金,缺金事業還提供政治獻金,必然別有企圖。問題是,這種認知恰與當紅的網路事業相反,儘管絕大多數的網路事業,目前仍然處於虧損狀態,但網路股的飆漲,卻使網路事業資金充裕。投資人明知網路公司虧損,仍然願意不斷投入資金,大家都幻想著美麗未來,不在乎目前的公司盈虧,集體夢想帶動了投資熱潮,夢想和現實的差距,因此也愈來愈大。

**網路股等於心態股

**
二○○○年元旦剛當選《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Man of the Year)的Amazon.com創業者Jeff Bezos,最能夠說明夢想與現實的落差。這個舉世矚目的加冕儀式,照理說會增加Amazon的商機,但事實並非如此。千禧年以來,Amazon的股價有如直線滑落,從每股最高113美元跌到70多美元。為了反駁不利傳聞,Amazon不得不召開記者會,宣稱一九九九年第四季的銷售額,創下6億7600萬美元的空前記錄,但專家卻指出,該公司在同一季也產生3億2000萬的空前虧損。夢想與現實之間,顯然不成正比。
也難怪有人把網路股,稱為「心態股」(state of mind stock)。畢竟,網路事業能否鴻圖大展,幾乎都取決於編織集體夢想的能力。
網路股所編織的集體夢想,有時可從正面激發,只要能夠引人遐思,就有機會創造商機。例如美國著名的激勵演說家Anthony Robbins,最近即結合電視和運動名流,創設「美夢人生」(Dreamlife)網站,聲稱可以「提供人們一個反省人生和夢想的去處」。第一季收入估計只有15萬美元,但Robbins卻聲稱網站的市值高達6億5000萬美元!

**網路業,另一個現代幻術

**
網路股所編織的集體夢想,有時也可從負面激發,只要能夠引起恐慌,也有機會創造商機。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Y2K危機,這可能是二○世紀末全球最大的騙局,結果在千禧年當天,竟然連評為最低等的國家也相安無事,但Y2K業者在橫掃全球之餘,早已賺滿了荷包!
不管是引人遐思或引人恐慌,只要能夠編織夢想,都可轉為賺錢門路,這正是網路事業有別於傳統企業的祕訣。就此而言,網路事業的本質,其實和政治很像,都具有買空賣空的虛擬性質,先是提出夢想,然後進行說服,一旦被夢想收編,就會成為網站或政治的俘虜。
政治需要集體夢想,因此有人說「政治是最高明的騙術」,網路事業也需要集體夢想,何嘗不也帶有現代幻術的性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