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大膽的新加坡

2000.03.01 by
數位時代
開始大膽的新加坡
新加坡的中國廣場(China Square)一帶,有一家著名的毛澤東餐廳,店裡擺滿毛澤東的照片和雕像。穿著紅衛兵制服的侍者,穿梭飯桌之間,問...

新加坡的中國廣場(China Square)一帶,有一家著名的毛澤東餐廳,店裡擺滿毛澤東的照片和雕像。穿著紅衛兵制服的侍者,穿梭飯桌之間,問「同志」想吃什麼。拿起菜單,每一道都對應一句革命口號。時光彷彿回到國共戰爭的一九四○年代。
這裡是新加坡的老社區。毛澤東餐廳的對街,是一間土地公廟,福德正神坐鎮於此,庇佑在南洋打拼的華人子弟。而現在,土地公也要關心網路產業。原本和廟連接的舊宅,已經拆掉,改建為咖啡座和辦公室,是新加坡網路公司最喜歡的地點,新加坡雅虎以及代理c/net內容的ACC公司就在這裡。
這是新加坡政府重建舊社區的計畫之一,將傳統市集轉為創業基地。走進這棟結合傳統與後現代的建築,一堆穿著休閒的年輕工作者,正在一樓的咖啡座擺龍門陣,挑高的天花板上到處是纏繞的管線,如同紐約蘇活區的商店。搭手扶梯到二樓,像是廁所的門一打開進去就是辦公室。
新加坡正努力走出傳統,前進新經濟。

**保守社會中的異類

**
一九六五年建國以來,新加坡在清廉而有效率的政府帶領下,國民所得追上日本和香港,躋身亞洲最富裕的國家,是東南亞的經濟重鎮,國家競爭力也一直名列全球前茅。但是繁榮的背後,新加坡也被外界認為是一個保守的社會,缺乏冒險精神。
「十年前我辭掉工作出來創業,大家都以為我瘋了,包括我的家人,」去年當選新加坡中小企業創業楷模的周健謀回憶。長達十年的創業過程,因為壓力太大,周健謀的左眼一度失明,而體重增加了五○公斤。
此一時,彼一時,網路經濟的浪潮,從太平洋那一端的美國湧來,強力拍打麻六甲海峽上的獅子國。從政府到企業到學校,新加坡重新對焦e策略。缺乏天然資源的新加坡,經濟命脈在人力資源,而著重腦力的網路經濟,正符合新加坡的需求。
「三○年來,從發展製造業到服務業,接下來推動新加坡第三波成長的引擎是網路經濟,」新加坡資訊通訊發展局(IDA)副局長孔學仁點明。肩負規畫科技藍圖重任的資訊通訊發展局,去年喊出三P的目標,要將政府單位(Public)、民間企業(Private)和民眾(People)相關服務,都結合網路。

**網路新加坡不輸陣

**
政府也推出配套措施,制定鼓勵創業的科技創業條款Technoprenuership21(見【釋放小而強的新加坡潛能!】一文)、成立科學園區、推動創業育成中心、設立政府創投基金、以及邀請海外專家到新加坡擔任顧問。去年,新加坡的創投業規模已超過五○億美金。
曾在矽谷和台灣工研院電通所任職的李鎮樟博士,兩年前受邀到新加坡擔任科技顧問。他目前在新加坡政府成立的創業育成中心KRDL擔任策略主任,也是新加坡國家科技委員會的特別顧問。
KRDL成立於九八年一月,目前有四百位研究和行政人員,研究項目包含語音辨識、線上互動教學、寬頻技術和無線通訊科技等,並且將技術商品化,成為公司,同時幫助年輕創業家將點子發展成可行的計畫,再從中取得技術股份。目前從KRDL已獨立出八家公司,包含曾登上《財星》雜誌封面、在美國非常熱門的「第三聲音」(Third Voice,提供上網者留下個人評語的軟體)公司。
剛到新加坡時,李鎮樟很少聽新加坡人談網際網路,「現在到處都看到,」走在中國廣場的街道上,李鎮樟指著土地公廟上的網路公司說。「以前講新加坡人怕輸,是說他們不敢冒險,現在新加坡人的輸,是輸人不輸陣,」他比喻。
地小人少、但是國際化程度高,促使新加坡在發展網路經濟上,朝區域和整合資源的方向走,轉型成為東南亞網路經濟的樞紐。
「公司成立第一天,我們就在規畫海外市場,」經營ISP業務的太平洋網際網絡(Pacific Internet)集團總經理洪懷生表示。太平洋網際網絡是全亞洲第一家區域型的ISP,業務已擴展到鄰近的馬來西亞、泰國和印度等十個國家。

**新加坡經驗全球睥睨

**
提供電子商務交易機制的黎銳(BEX),目標客戶群是銀行,成立四年來和全球主要銀行都已建立合作關係,並與美國、日本、大中華區和歐洲的當地銀行成立合資企業,以新加坡為基地,將視野望向全球。
孔學仁分析,市場小是新加坡的限制,也是優勢,許多新的概念和實驗,就是先在新加坡推行,再把經驗移轉到國外。以寬頻計畫為例,目前新加坡家庭的寬頻普及率接近百分之百,使用率則在兩成左右。這項代號為Singapore One的計畫,將有助新加坡提早進入下一代網際網路環境,實驗可行的模式和商機。
此外,比利時一家做翻譯軟體的研究機構、行動電話公司易利信和日本NTT DoCoMo等,也都在新加坡設置實驗室,研究並應用包含語文轉換、多媒體和無線上網等技術。
創業的風氣已漫延到大學。為了鼓勵學生發想創意、活用知識,國立新加坡大學特別引進麻省理工學院的50K大賽做法,去年底在校內舉辦創業比賽,到二月中已收到兩百多份創業企畫書。學校正在邀請創投、企業人士和學者來當評審提供意見,幫助學生修改企畫書,並在年底選出得獎作品。
「網際網路是一個促成的環境(enabling environment),幫忙促成創業家,這是我們希望從學生身上看到的,」新加坡大學副校長康長杰指出。

**網路經濟有機潛能

**
過去,學生畢業後多進入政府單位或外商公司,很少到新創公司,「目前風氣正在改變,」康長杰觀察。新加坡大學也結合校內研究資源和創投基金,幫助學生創業,預計今年會有十到二○家公司成立。學校也允許教授每週有一天投入創業相關工作,或留職停薪去創業。
此外,新加坡大學一年提供兩千個獎學金機會,吸引國外一流學生到新加坡讀研究所,參與本地的研究和創業計畫。
從學校到企業、從民間到政府,從國內到區域、幾個小型的網路經濟體正在新加坡成形。未來的關鍵,在於促成更多不同類型的網路,讓網路和網路間可以串聯、交流和整合,「形成一個會演化和衍生機會的生態網路(eco-net),才是真正的網路經濟,」長期觀察矽谷發展動態的李鎮樟指出。
以效率著稱的新加坡,正在全國動員,在講究速度的網路時代,要同時翻新社會價值並打好新經濟地基。網路經濟不只是經濟,而是需要一連串相關的配套,以及全新的思考和做事方法。新加坡的例子說明了這件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