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病毒,孩子如何長大?

2000.02.01 by
數位時代
恐懼病毒,孩子如何長大?
美中WTO談判的突破﹐使中國必須進一步開放通訊市場﹐但最近卻傳出中國軍方有意抵制Win2000﹐電腦作業系統將改用中國科學院以Linux為基...

美中WTO談判的突破﹐使中國必須進一步開放通訊市場﹐但最近卻傳出中國軍方有意抵制Win2000﹐電腦作業系統將改用中國科學院以Linux為基礎、自行開發的「紅旗-Linux」﹐如果成真﹐原已佔有90%作業系統市場的微軟公司﹐可能因此失去20%的中國市場。
中國軍方抵制Win2000﹐是基於國家安全考量﹐1991年波灣戰爭和1999年南斯拉夫內戰﹐正提供兩個刻骨銘心的啟示。波灣戰爭期間﹐美國曾透過法國在運往伊拉克的電腦中植入病毒﹐號稱世界第四大軍事強國的伊拉克﹐在開戰後不久﹐雷達站﹑通訊站﹑發電廠﹑軍事指揮所的電腦都突然當機﹐全國因此陷入又聾又啞又瞎的失靈狀態﹐使美軍予取予求。1999年美國和北約聯手轟炸科索沃﹐又發動了另一場資訊戰﹐使南斯拉夫的通訊系統幾乎陷入癱瘓。

**「沈睡者」對打「超限戰」

**
據悉﹐原先美國賣給伊拉克的印表機﹐記憶體內就儲存了電腦病毒﹐而當戰爭爆發後﹐美國政府即啟動病毒﹐進入伊拉克的電腦主機。James Adams在「下一場世界大戰」(The Next World War)新書中﹐也曾以中國為假想敵﹐指出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後﹐英國情報單位也曾在香港設立許多科技進口公司﹐將特殊用途的晶片植入連結中國電腦系統的高科技設備﹐代號是「沈睡者」(sleepers)﹐等到接獲命令就會「甦醒」起來﹐執行資訊作戰的破壞任務。
向來對西方懷有高度戒心的中國軍方﹐早已對迅速崛起的資訊作戰嚴加防範。1998年兩位中國少壯軍官甚至還提出「超限戰」概念﹐認為中國的傳統武力既然打不過西方﹐索性跳出傳統戰法的限制﹐改以資訊作戰轉守為攻﹐攻擊西方無所不在的數位網路。畢竟﹐資訊連結愈發達的國家﹐波及規模也相對增加﹐面對資訊作戰反而愈脆弱。美國國安局即曾做過模擬試驗﹐結果發現只要2-3個月﹐電腦專家就可能發展出足以破壞美國金融網路的電腦病毒。中國的「超限戰」﹐強調以小成本突襲﹐取得戰略大效果﹐正是恐怖主義的後現代翻版。
由於Window作業系統會向微軟用戶發送訊息﹐中國軍方因此懷疑一旦引入微軟系統﹐遭遇到中美對峙的關鍵時刻﹐美國可能透過微軟發送電腦病毒。1999年兩國論引發的兩岸網路大戰﹐以及台灣舉世矚目的電腦病毒技術﹐更使中國軍方懷疑美國可能結合台灣發動資訊作戰﹐原已根深蒂固的安全偏執﹐因此更加杯弓蛇影。

**「門戶開放」的永恆矛盾

**
不過﹐軍方的安全偏執﹐畢竟只是中國面對數位時代的防禦性反應﹐即將參加WTO的中國﹐並不可能自外於全球化和數位化的時代潮流。1999年底﹐中國國務院已經成立「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並將在2000年2月頒佈「電子商務發展綱要」﹐兩岸三地共同邁向全球化﹐成為全球數位化最快的地區﹐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問題是﹐愈多數位化﹐必將使中國與更多網路連結﹐也必將帶來更多開放﹐中國對於外來病毒的防範﹐也就更加困難。
長期閉關自守的中國﹐總是把外來異端看成「病毒」﹐動輒發起排外運動﹐即使到了1980年中旬﹐中國政府還曾動員過「反精神污染」運動。如今到了2000年﹐中國軍方又想訴諸民族主義﹐假借防止電腦病毒入侵﹐試圖抵制Win2000。
兩次排外運動雖有不同﹐但都凸顯出中國現代化的困境:既要發達經濟﹐就要和世界潮流接軌﹐但在接軌之後﹐又無法避免外來異端的衝擊。兩相權衡﹐中國因此在改革開放與排外恐懼之間﹐陷入難以自拔的惡性循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