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定Nasdaq,解碼世界新經濟

2000.02.01 by
數位時代
鎖定Nasdaq,解碼世界新經濟
春江水暖鴨先知。經濟景氣走強或轉弱,股市往往是先行指標。而以交易資訊、通訊和網路等科技類股知名的美國那斯達克(Nasdaq)店頭市場,更是新...

春江水暖鴨先知。經濟景氣走強或轉弱,股市往往是先行指標。而以交易資訊、通訊和網路等科技類股知名的美國那斯達克(Nasdaq)店頭市場,更是新經濟最新訊號的看板。
究竟新經濟是真實或泡沫,未來科技產業的下一波趨勢是什麼,從去年Nasdaq整年的表現,答案已很清楚。去年,Nasdaq指數從年初的2200點,一路飆到年尾突破4000點,足足大漲八成以上,「牛」氣十足。
儘管手握調整利率大權的聯邦儲備理事會主席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不斷放話要調升利率,為股市降溫,且去年七、八月一場無預警的網路股大跌,讓眾多當日沖銷客(day trader)飲恨出局,但Nasdaq後勢依舊強勁。無怪乎華爾街上的那一頭大銅牛,不斷成為電視新聞和觀光客取鏡的焦點。
根據知名科技媒體RedHerring統計,去年美國一共有525家公司上市,數目僅次於一九九三年的850家;而去年上市公司總共募集1059億美金,則是一九九三年的兩倍,創下新紀錄。

**三足鼎立,逐鹿中原

**
在這當中,最耀眼的三顆明星,分別是「通訊及網路設備」、「企業對企業電子商務」以及「Linux概念股」,三者都圍繞在網際網路相關領域。
去年成長最驚人的,是研發無線通訊技術的Qualcomm,總計拉出24倍漲幅,反應手機市場未來的巨大潛力。Qualcomm專攻CDMA技術,是最新行動電話的核心。隨著行動電話在全球大賣,去年銷售出1.6至2億支,使得整合語音和資料傳輸等規格的第三代行動電話更是箭在弦上,而標準就是CDMA,Qualcomm幾乎是做獨門生意。
韓國三星未來很可能是生產CDMA手機的霸主,而三星早在五年前就引進Qualcomm的技術。
台灣有志生產CDMA手機的業者,像仁寶、英業達、華宇和明碁等,也都向Qualcomm取經。
加上Qualcomm又把獲利不佳的手機製造部門賣掉,專心從事技術研發及授權,儼然成為最熱門的智財權概念股,獲利無可限量,更吸引投資人瘋狂加碼。
CDMA技術讓無線上網變得容易,但並不影響有線上網市場。相反地,在全球上網人口快速成長,上網用途愈來愈多元的趨勢下,有線上網仍是主流,許生產高速網路設備的公司,在上市當天成為寵兒,Foundry和Juniper就是例子。
這兩家都是生產高速網路設備的公司,簡單來說,他們是幫忙拓寬資訊高速公路,讓更多車子可以在上頭飆地更快。即使這個領域已有思科(Cisco)、朗訊(Lucent)和北電網絡(Nortel)等營收百億美金以上的大巨人,但各種線路如光纖、纜線和DSL線等都需要拓寬,產生很多新機會,也造就新明星。
「我們能站穩這個市場,是因為專注,」Foundry國際業務副總裁克勞斯(William S. Kallaos)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強調,「其他那些大公司都想成為大猩猩,反而讓新公司有機可乘。」
Foundry陸續從三家大巨人手上搶到高盛投資銀行(Goldman Sachs)、美國線上、AT&T(原本是朗訊的母公司)和加拿大貝爾(Bell Canada,北電網絡股東之一)等公司的網路設備訂單,無異老虎嘴上拔毛,而且愈拔愈勇,振奮投資人的信心。
Foundry在上市第一天,就上漲將近六倍,成為第二天華爾街日報、今日美國報和舊金山紀事報的熱門話題。

**Akamai:華爾街「親密愛人」

**
不僅是硬體設備,和拓寬網路頻寬有關的軟體技術也大受歡迎,Akamai做了示範。這家由麻省理工學院得到創業大賽的學生們所成立的公司,主要從軟體角度出發,解決目前網路上資料傳輸塞車的問題。Akamai是夏威夷土話,本意是「加快速度、通行無阻」。
這項概念在幾年前,由發明全球資訊網(WWW)的柏納斯李(Tim Berners-Lee)所提出,並由麻省理工學院一位數學系教授開始構思,最後再由學生接力創業變成公司,整個故事非常戲劇性,又有一個這麼酷的名字,再次讓華爾街投資人如痴如醉。美國多家媒體把Akamai封為華爾街的「親密愛人」(darling)。
有全美科技實力最強的大學在後面支持,Akamai實力自是不可小看。撇開股價不看,從市值成長的觀點分析,到去年底,Akamai的市值已達300億美金(與台灣成立二○年的聯電相近),高居去年新上市公司的第四名,也是其中成立時間最短的公司,証明Akamai在華爾街的份量。前三名分別是物流業的UPS(823億)、投資控股公司Internet Capital Group(444億)和高盛投資銀行(369億)。
投資人對於像Foundry和 Akamai這類型公司的支持,反應投資心態的轉變。

**解構網路概念股

**
安達信顧問公司(Andersen Consulting)將網路公司分為三層,最底層是「水電工人」(plumber),等於是去拉水管電線和鋪馬路,來架構網際網路基礎建設的公司,像是網路設備公司、ISP和各種改善頻寬的公司。思科、美國線上、Foundry和Akamai都屬於這一類。
中間一層是「軍火供應商」(arms supplier),他們發展各種讓企業進行電子商務的軟體,等於提供槍炮彈藥,讓他們的客戶到電子商務市場去打仗。
最上面一層是「內容或電子商務業者」(content or e-commerce),他們利用現有網路基礎建設,並且買足彈藥後,在網路上做生意,收入來自銷售產品或廣告。賣書和CD的Amazon.com、經營線上拍賣的eBay、網路下單的e*Trade和從事入口網站的Yahoo!都屬於這一類。
去年以前,投資人最看好的,是「內容或電子商務業者」,Yahoo!和Amazon.com都輕易在一年內漲10倍以上,股票依然搶手。其次是「水電工人」,思科、朗訊、北電網絡和美國線上也都有不錯的漲幅。至於「軍火供應商」則乏人問津。
身為軍火供應商之一的BroadVision執行長陳丕宏,去年初在一場演講上曾慨嘆,他的公司已經賺錢,股價只有25美元,Amazon.com三年內看不到獲利,股價卻飆到300多。
但是去年下半年情勢完全逆轉,「軍火供應商」變成大熱門,「水電工人」其次,「內容或電子商務業者」則被放進冷凍櫃。去年除了Yahoo!因被納入S&P500指數,而有2.5倍的漲幅外,其餘「內容或電子商務業者」都乏善可陳。原因之一,在於他們之前的漲幅太大,除年未來每年獲利都有爆炸性成長,否則很難維持目前股價。財星雜誌分析,Amazon.com要維持目前股價,今後必須每年獲利都比前一年增加5億美元以上,目標非常艱鉅。
而「軍火供應商」的營業模式穩定,不管是本身是網路公司或傳統企業,都需要轉型到電子商務,都需要軍火,而供應商每賣一套就賺一套的錢,和「水電工人」一樣,是確定可以在網際網路上賺錢的公司,不像「內容或電子商務業者」有那麼大的不確定性和風險。
BroadVision和Vitria就是例子。數位時代的讀者可能還記得,兩家公司的創辦人都來自台灣,都是第二次創業。BroadVision開發電子商務前端軟體,讓傳統企業三個月內上線做電子商務。BroadVision的客戶超過300家,包含花旗銀行、威名百貨和新力等知名的企業(請參考一九九九年十月號數位時代)。
去年初,陳丕宏還在為BroadVision的股價抱屈,到年底BroadVision整整漲了14倍,是Nasdaq的當紅炸子雞之一。
張若玫創辦的Vitria更是不遑多讓。Vitria的主力產品,是將企業內各部門使用的不同應用程式整合起來,讓企業內部的資訊流能真正做到即時,加快取得資訊及反應的速度,等於是架構企業的數位神經系統。金融業的德意志銀行、物流業的聯邦快遞、通訊業的Sprint和科技業的Level 3等知名公司,都採用Vitria的解決方案(請參考一九九九年七月號數位時代)。
去年九月十六日,Vitria以每股16塊美金掛牌上市,當天收盤就漲到48塊,到年底更漲到244塊,三個半月就漲了14倍以上,成為市值20億美金的公司,被知名科技媒體RedHerring選為去年掛牌上市最成功的公司,第二名是以開發Linux軟體出名的Red Hat。

**新世紀再創新高?

**
Red Herring觀察,傳統企業大舉和電子商務結合,是今年最重要的趨勢之一。這也意味「軍火供應商」在今年仍然有相當潛力。同樣開發企業電子商務軟體的Commerce One和Ariba,在去年同樣搶手,Commerce One掛牌半年漲了20倍,聲勢與最熱門的通訊股Qualcomm不相上下。
這顯示「企業對企業」(B to B)的電子商務,已凌駕「企業對消費者」(B to C)的電子商務,成為新主流。「再讓我看到任何B to C的創業計畫,我一定會失控而尖叫,」麻省理工學院創業中心主任牟子健(Ken Morse)誇張地說,「B to C的公司已太多太浮濫,真正有商機的是在B to B。」
觀察Nasdaq的變化,是希望從中理出脈胳,找到產業發展和投資的方向。多數分析師和媒體估計,今年Nasdaq指數不太可能像去年再漲八成,新掛牌上市公司和募集資金的額度,也很難超越去年的成績。對過去幾年在上市當天開香檳的公司來說,挑戰才真正開始,各式各樣的購併、重整和結盟,在今年將非常普遍。美國線上買下時代華納(Time Warner)已揭開序幕。
另一方面,隨著上網人口不斷增加和上網功能不斷擴充,對新公司來說永遠有新機會,對老公司而言永遠有新挑戰。股票市場的起起落落,見証了這一點,更加速這一件事的發生。新經濟時代尤其如此。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