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日本飆昇之謎

2000.02.01 by
數位時代
解開日本飆昇之謎
日股十年沈痾,雖大病未除,卻也嗅出了復甦的氣息。台灣的投資人如果去年選擇了日股,大多會對出奇高的報酬率喜出望外;日經指數雖只上揚33.29%...

日股十年沈痾,雖大病未除,卻也嗅出了復甦的氣息。台灣的投資人如果去年選擇了日股,大多會對出奇高的報酬率喜出望外;日經指數雖只上揚33.29%,但是怡富新興日本基金的漲幅高達135.98%、光華日本基金則以120.49%緊追在後,第三名的建弘泛太基金也有111.82%的出現表現,且申購額度已賣爆。操作績效拚紅了眼,但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這三支基金都靠著光通信、軟體銀行以及NTT DoKoMo(NTT移動通訊網)三支股票,飆出了一路長紅的績效。
智原去年上櫃,由103元漲到封關日的352元,漲幅高達242%,這不稀奇,若要跟這東洋三飆股比,多漲十倍再說。
光通信去年初一股6,970日圓,年底封關日收20萬5千日圓,一年之間整整漲了28.4倍。而軟體銀行則是從6,670日圓一路漲到97,800,共漲了13.6倍,至於身軀龐大的NTT DoKoMo,股價也漲了三倍多。
這三家公司之所以能將股票炒得比黃金還貴,原因只有一個:在軟體、網路與通訊領域,搶下了市場半壁江山;於構建出無可比擬的競爭力之餘,還為未來畫了一幅絕美的夢,造成了洛陽「股」貴的奇景。
人,是勾勒股市傳奇的最重要因素。

**蝸居出租公寓的百億富豪

**
日本光通信集團的主帥,是年僅三十四歲的重田康光,他為光通信設下的百年目標,只有簡單而豪情的一句:「向企業價值的極大化邁進」。這位庶出的傳奇人物,有著以下的不凡身價: 以股票折算,目前重田康光的身價超過250億美元(約等於兩個華碩的市值),近半年來身價已暴漲六倍。美國著名的富比士雜誌曾如此形容這位科技新貴:「只要股市有開市,他的個人資產一天可以上下變動50億美金。」僅管重田康光已經貴為全球第五大富豪(第四大是日本軟體銀行的孫正義),他還是與太太和三個小孩,住在東京一處面積只有一七○平方公尺的出租公寓裡。
不一樣的重田康光,有著傳奇性的崛起故事。重田有顆叛逆不羈的心,不想靠學歷發跡,所以考上日本大學後三個月就中輟放棄,他那位曾任法官的父親,對重田康光頭疼不已,認為他天真而無可救藥。「當他還是小孩子的時候,身邊就有跟班的,專門幫他揹書包,」他的哥哥如此形容這位弟弟:「等長大一點,他也喜歡賭點錢,但很奇怪總是能贏。」
重田倒是滿堅持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如果要循序拾級而上,要當總經理起碼得慢慢熬到六○歲,所以從小立定志向從商的重田康光,認為最快的方法就是自己開公司。
一九八八年重田在二十二歲的時候,用自己打工存的8千美元當資本,踏出了創業的第一步,當時年輕的重田康光,已經能清楚洞察出日本未來十年的發展方向,且明確鎖定法令鬆綁的新興行業,開始經營長途電話以及機器租賃的事業。

**棄年資及定期升遷如敝屣

**
將無兵寸步難行,既然重田打的是科技的百年戰役,自然要靠組織來吃下大好江山。若點選日本光通信的網頁,將發現他們會開宗明義地告訴你公司的三大特色:
首先,與其他日本大企業最大的不同點是──「不可思議地年輕」。目前光通信有2120名員工,平均年齡才二十六歲,而且最年輕的高階幹部也只有二十六歲。在這裡,傳統的年功序列與定期升遷被棄之如敝屣,只要有能力,就能快速往上爬。
其次是異常扁平的組織設計。光通信從社長到一般職員只有四個階級,所以能很迅速地蒐集市場情報、溝通意見、並傳達作戰指令。
第三是充滿活力與速度感的經營。在扁平化的組織架構下,重田康光再添加進完全的授權與分工,使得光通信總是能對市場變化做出最快的反應。
光通信乘風劃浪、躊躇滿志疾疾前行,身為舵手的重田康光最重要的就是要操準舵的方向。
目前光通信已經是全日本行動通訊市場的領導者之一,主要的營收來自月租費與權利金收入(61%),以及通訊設備銷售(38%),九九年營收預估將跨過3500億日圓大關(是九四年營收的二○倍),預估將賺進40億日圓,每股盈餘超過400日圓,股東權益報酬率從九六年的9%成長為27%,市場給它的本益比高達三五○。
為了要與日本行動通信巨人NTT DoKoMo相抗衡,重田康光自然有一套與敵營迴異的競爭哲學。以銷售據點為例,重田認為這個行業是與客戶直接接觸的業種,所以「欲求勝必先佈網」,以廣設據點佔先機,不求店面應如何光鮮亮麗。
目前光通信在全日本的店面已接近三千家(大部分是加盟店),不過有的店面甚至比美國家庭的廁所還來得小。「假設有一個人他有一間100分的完美店面,另一個人擁有一百家只得六○分勉強及格的店,可以肯定的是後者將贏得勝利,」這就是重田康光。

**十年冬眠,日本人醒了!

**
起跑十餘年,重田康光將再次回到新的起跑點上,這回他要挑戰的,是商機更大的無線網路(Wireless Web)市場。如嗜血豺狼般覬覦市場的重田,正磨拳擦掌準備迎戰。
「網際網路與行動通訊的結合,是『百年一次』的商機,我可要好好利用利用,」重田康光直言,同時也大膽預言日本現在的行動電話,將來一定會附加上網與電子商務的功能,然後再將這項風潮感染給全世界。去年五月,光通信已經推出名為「Club Hit」的服務,讓客戶能利用手機收發電子郵件、查詢火車時刻表,並且具備行動銀行的功能。
「經過十年的冬眠,日本人終於甦醒過來了,同時在無線網路上搶得先機,」美國富比士雜誌亦如此評論,並認為日本在這個領域,的確享有全球獨步的技術領先優勢。
重田康光另一項極富魅力的新事業,是向眾多的日本中小企業,提供網路伺服器出租業務。
由於一台網路伺服器索價高昂,讓財力有限的中小企業視上網為畏途,這項新事業的推出剛好正中下懷,切合中小企業的殷切需求。光通信目前已展開遊說中小企業上網的行動,預計在一年之內,將有一萬八千家日本中小企業會架設網站、設立網址,同時建立起電子郵件系統,初期光通信訂出的電子郵件月租費是100美元。日本美林證券認為重田康光切入了一個很大的市場,因為光日本就有超過五○萬家的中小企業,而海外還有更多(光通信已進入中國大陸、香港與南韓市場)。
面對未來五年的路,重田康光胸中並沒有既定的航向與藍圖。「外部環境變化如此之速,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跳進另一個新事業時,讓公司動得更快,還要能與時俱進,從錯誤中學習成長,」重田康光說。
至於NTT DoKoMo,則是對光通信造成最大威脅的頭號敵人。
NTT DoKoMo主攻多樣性的通訊服務,業務領域涵蓋行動電話、PHS(Personal Handyphon System)、呼叫器、特殊用途電話(船舶與飛行器)以及衛星行動通訊,當然NTT DoKoMo也銷售各類的手機、車用電話與呼叫器,鎖定的事業範疇與光通信多所重疊。
根據華寶證券的估計,九九年NTT DoKoMo的營收可達三.一兆日圓,獲利為二○四八億日圓,每股可賺一○萬七千日圓,本益比六四.三。展望今年,營收預估將前進到三.五兆,並可望於二○○二年突破四兆的天文數字。
NTT DoKoMo雖然身軀龐大,但卻能提供小而貼心的細膩服務。
舉例來說,NTT DoKoMo去年推出了轟動市場的「i-Mode」行動電話上網服務,令時下年輕人為之傾倒不已。就拿電話鈴聲來說,「i-Mode」提供一萬首歌曲讓客戶下載到電話裡,完全滿足了年輕人求變求炫的心理需求,此外也還能透過「i-Mode」取得線上遊戲軟體。
根據日本大和證券的資料,截至去年底為止,「i-Mode」的契約用戶已佔全體用戶的30%,以該服務費每個月一○○到三○○日圓計算,每個月收入可達一億之譜,預計今年「i-Mode」用戶將突破一千萬戶,營收金額更可跳躍性的成長到五○億日圓,二○○三年將再成長到400億。
去年日本的另一支飆股軟體銀行,是全球投資「網路相關企業」的第一大巨擘,她看上眼的盡是極富潛力的重量級公司,例如軟體銀行就握有雅虎23%、e*Trade26%的股權,也曾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從臺灣屏東小孩張明正手中買下趨勢科技35%的股份。

**孫正義的三把利刃

**
軟體銀行成立於一九八一年,剛開始是從電腦媒體銷售起家,歷經近二○年的耕耘與蛻變,早已佔穩日本軟體發行及代理產業的龍頭寶座。而催生軟體銀行背後的那雙推手,就是全球第四大富豪孫正義。
孫正義以購併美國最大電腦媒體發行公司Ziff-Davis而一役成名,隨後開設Com-Path網站,提供電腦產品的蒐尋與下單訂購服務。緊接著再以合資的方式,與趨勢科技、思科、雅虎、e*Trade等最具世界競爭力的軟體或網路公司成立日本子公司,幫日本舖設先進的網路應用環境。
去年九月,軟體銀行再挾50億日圓資本成立了軟體銀行商業公司(SoftBank Commerce Corp.),所涉的業務領域以電腦相關的軟硬體、週邊產品的流通業務為主,並陸續將原本想發展電子商務而成立的子公司,一一納入旗下,包括從事電子拍賣的Onsale、汽車買賣仲介的Car-Point、網路書店的E-Shopping.Books、以及玩具銷售的E-Shopping.Toys等。若無重大變數,軟體銀行將是日本下個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大型綜合電子商務通路商。
軟體銀行體系內支脈眾多,過去經營亦展現不俗成績。如果以整個集團來計算,九八年軟體銀行集團共創造出5281億日圓的營業額,以及375億日圓的獲利,相較於九四年,營收成長了五倍,而獲利更是突飛猛進了十九倍之多。
能有如此成績,創辦人孫正義居功厥偉。具國際觀、擅長跨洋合縱連橫、以及充滿美式風味的經營,正是孫正義的人格特質,也是他手上的三把利刃。
第一把刃:具國際觀,以開放的心胸擁抱新趨勢。孫正義很清楚日本習慣關起門來練功,這往往會導致產品規格或技術平台與其他國家格格不入的致命傷;要發展,就必須用更開放的心胸跟隨全球市場的主流。
第二把刃:擅長跨洋合作,為美國廠商搭橋。韓裔日籍,又曾留學美國的孫正義,身上並沒有背負太多日本人沈重的傳統包袱,反而是日本這封閉又多障礙的市場,給了他大顯身手的良機,讓他能成為美國與日本的橋樑,將無限的商機與創意導入日本。
第三把刃:融合美式作風的經營。孫正義深諳投資之道,能集結資金於低檔快速出手,假以一段時日之經營後再伺機反手出脫,與其形容他是個經營者,不如說他本質上扮演著「投資銀行家」的角色來得傳神貼切。孫正義也能活用所學,藉用美式能力主義驅使人才,而終能在土壤肥沃的資訊科技業開花結果。
作風前衛、洋派的軟體銀行,並不是從此就能一路平步青雲。
軟體銀行靠集中投資網路事業,拉抬集團股價的策略已經愈來愈明顯,孫正義還明白表示軟體銀行從九九年十月起,轉為純粹的控股公司,自此蛻變成不從事營業活動的投資公司。然而九九年上半年軟體銀行出售趨勢科技股票獲利的706億日圓,卻仍無法彌補出售金士頓(Kingston Technology)所認列的806億日圓虧損,總計九九年上半年集團的虧損金額達35億日圓。
即使如此,軟體銀行的市值還是穩定增加。去年底在東京證交所第一類上市股票裡,總市值仍排前十名,金額為6.64兆日圓。自此也能窺知軟體銀行的實力與市場人氣。

**三大風雲股仍是步步為營

**
雖說今年日本開紅盤以後,軟體銀行的股價已從去年十二月三十日的天價回檔二五%之多,但是美林證券仍對軟體銀行未來的股價持樂觀看法,主要的理由有二:
一、日本的上網人口每年仍以四○%的速度快速增加,且個人電腦與行動電話市場,也以非常健康的腳步成長。只要日本經濟持續復甦,公元二○○○年的聖誕節,很可能就是日本首次出現的「e-Christmas」。
二、若日本那斯達克(Nasdaq Japan)股市順利在今年六月開市,市場動能將一舉被點燃,並帶來鉅額的新股上市承銷利益。因下半年軟體銀行與光通信可望將旗下二○至三○家轉投資公司掛牌,屆時將產生豐厚的資本利得與轉投資收益。
股市講究「漲時重勢、跌時重質」,上述日股三大風雲股就像新生代的衝浪好手,抓到了九九年全球掀起的「網路及通訊大浪」,一路滑出了全球矚目的漂亮成績。但切記在風息浪靜之際,股價終究還是會反映基本面與獲利,這是所有軟體、網路及通訊公司的永久課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