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分解vs.權力集中

2000.01.01 by
數位時代
權力分解vs.權力集中
傳播理論大師麥克魯漢有句名言:媒介就是訊息。歷史上每一次技術與工具的變革與發現,都帶著巨大的顛覆力量而來,工具不但改變了普羅大眾生活,也決定...

傳播理論大師麥克魯漢有句名言:媒介就是訊息。歷史上每一次技術與工具的變革與發現,都帶著巨大的顛覆力量而來,工具不但改變了普羅大眾生活,也決定了社會的權力分配與組織形態。
鐵路不止是鐵路。鐵路的出現擴張了人們生活的距離,使製造商、貿易商、農夫,都能銷售到更遠的市場,更有效率的運輸使得市場與生產規模擴張,促進大規模生產裝配線的成形。
汽車也不止是汽車,汽車產業的形成帶動了一九二○年的經濟繁榮,石油、橡膠、玻璃,以及高速公路的產業都自此繁榮,同時也帶來大量勞工的市場。
電腦也不止是電腦。
大型主機(main frame)時代,也是超高摩天大樓中央集權式企業的黃金時代,叱吒風雲的是IBM藍色帝國,「隔絕」造成力量,資訊的專屬與集中,是權力與競爭力之所在。
個人電腦來臨的八○年代,將權力和機會給了哈佛肄業生比爾‧蓋茲之類的個人,開放、相容、普及,是價值與力量之所在。
到網際網路時代,我們看到另一波「去中心化」(decentralize)的力量。

**創新掛帥的新時代 必須每一個人都能發揮奇想

**
網際網路大量降低了資訊取得的成本與門檻、巨幅提升了傳遞的速度與效益,使得過去擁有資訊便擁有權力的「中心」,潰然崩解。
政大科管所教授李仁芳,從技術與價值創造的角度,解釋未來組織與權力的改變。他認為,過去金字塔組織的形成,就是因為當時的科技尚未發達,資訊流通不方便,要讓組織下的個人擁有資訊和權力,成本高昂、費力又無效,於是強人的直接督導和指揮,便成為組織運作最有效率的方式。
十年前,蓋茲就已高舉「資訊就在指尖(information in your fingertip)」的大旗,但當時技術成本仍然偏高,蓋茲的論述也不過是一種樂觀的想像。可是當網際網路出現,降低了溝通的成本後,「數位神經系統」便自然水到渠成。
李仁芳進一步解釋,七○年代時,生產製造的效率在美國發揮到極致,使美國成為當時民主國家的兵工廠。一直到現在,製造已經不是人類社會的問題。「信義路夜市一條領帶299,款式優美,一片物阜民豐,根本是供給過剩。」李仁芳說。
因此,新時代的價值不在製造,而在創新,包括產品的創新與價值的創新。在強調創新價值大於製造效率的新時代,最有利於創新的組織是「人人都能發揮奇想」的網路式組織。
翻開近代工業史,過去美國汽車廠就是講究製造效率的金字塔,周邊協力廠也是有手無腦的工奴,組裝一輛汽車所需的兩萬多個零件中,協力廠主導設計的只有15%,但七○年代崛起的日本大汽車廠協力廠主導設計的零件卻佔50~60%。
八○年代,日本豐田汽車著名的「生產合作網絡」打敗了美國汽車廠的權威體系。生產線工人投身於品管圈活動中,這群高中/高工教育程度的基層勞工平均每年提供207萬6077個改善提案,大幅提高日本汽車的品質與競爭力。
第三代知識管理的典範,連結了顧客的力量,消費者也成為產品重要的參與者。美國最大的網路書店Amazon就是典型的例子。李仁芳認為,Amazon整個公司就是個聰明的產物,透過網路,買書的人也成為產品價值的創造者。創造價值的人,不再集中在生產者或單一公司,還包括上下游廠商(出版商),和所有消費的顧客。

**快速滿足消費者需求 價值較低的生產工作全部放給外包

**
網際網路的即時與互動,改變了幾世紀以來的傳統商務模式與定律。過去以生產廠商為中心、圍繞著供應商和消費者的「衛星體系」,將被劇烈顛覆,在網路新經濟的時代中,消費者將成為所有商務宇宙的中心,他們將有能力決定價格、產品,與所有廠商的生存。
台灣IBM電子商務處經理吳家寧指出,一個企業的成立主要完成三件事:維繫客戶、增加產品競爭力、建立運作流程的基礎架構(infrastructure),如財務、人事、行政等。在未來網路經濟的架構中,因為產品製造能力已經充分成熟,基礎架構的建立很容易被資訊科技所取代,未來製造與行政工作將會被大幅外包,所有具競爭力企業的核心能力,都在於「維繫客戶忠誠度」。
為了在未來講究速度與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新宇宙中生存,有競爭力的企業組織,必須執著於最有價值的核心能力,將其他「無暇顧及」的周邊功能外包。
根據統計,一九九八年,美國企業將15%的製造工作外包,今年,這個比例預估將高達40%。
被認為是當今最有競爭力的網路企業思科(Cisco),將大部分的生產工作外包,透過網路連結管控全世界37個生產基地,一年節省5~8億美金的成本。思科更令人驚奇的管理模式是:透過網路,以一個客戶來回答另一個客戶的客服詢問,不僅大幅減低電話服務的人力,客戶也獲得更滿意的服務。
當企業一上網便面臨全世界的消費者與競爭者時,競爭的速度與格局,使得新時代的全球性企業,不再是吃遍上下游的垂直整合,或是拿著總公司的「船堅砲利」,打開各國市場;未來的企業組織,將簡潔到只保留核心能力,以全球化的水平連結擴張版圖。

**深度經濟取代規模經濟 帝國大廈式的決策,必須埋單了!

**
根據統計,美國從八○年代以來,單一企業平均所跨的行業數下降,從將近五個行業降低到三個。過去大財團憑藉資金和財務報表,管理橫跨各大範疇的多角化模式,已經被淘汰。連矽谷歷史最悠久的惠普集團,也在一九九九年宣布分家,將儀器部門和電腦事業部分開,成為兩家公司,各自延展自己的核心能力,加快決策與行動的速度。
李仁芳認為,因為技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未來「深度經濟」(economy of depth)將取代「規模經濟」和「範疇經濟」。因為消費者力量的抬頭,市場力將大於金融資本或政治力,成為主導企業競爭的唯一原則。當市場大浪一衝,根基不穩、知識基礎不深的企業便如同泡沫。因此,在講究深度經濟的時代,企業更不宜任意擴大經營領域的範疇。
新經濟時代,誰能最快滿足消費者需求,誰才有生存的空間,市場理性與消費者力量的抬頭,使得企業容不得官僚式的組織與決策模式,容不得「帝國大廈」式的決策;扁平化與分權,便成為企業貼近市場的必要條件。
成功預言亞洲金融風暴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回憶,他童年時的紐約帝國大廈頂樓,正是興建這棟大樓的總裁辦公室,周邊中央公園走動的都是身穿灰大衣「無面孔的上班族」;而今天,總裁企業已數度易手,中央公園卻每天有上千個專業百萬富豪慢跑、散步、遛狗。
以網路直銷聞名的戴爾電腦(Dell),從MBA剛畢業進公司的基層員工到戴爾本人,官階只有三層;而創造市值1059億美金的Yahoo創辦人楊致遠,從不假他人之手回覆每一封寄到他信箱的電子郵件。

**通往智慧最穩當的路, 是經由巨量的愚笨

**
「網際網路模型可以帶給新經濟不少啟示,但最重要的一課恐怕是它對底層群體力量的擁抱。…中央的控制權分解,下放到最底層或外緣,靠著他們的力量,事物的秩序得以維持。」
網路評論家凱文‧凱利(Kevin Kelly)如是形容。
在網際網路的時代,連結的力量,大於集中。凱利認為,把遍佈各處的笨晶片加以連結,我們可以得到巨量的智慧。他舉例,要讓航空更安全,最好的方法不是靠一個訓練有素的機師,而是讓飛機彼此通訊並選擇自己的航路。這種稱為「自由飛航」的分散管理方式,正是美國聯邦航空總署目前嘗試設置,以增加安全、紓緩空中交通瓶頸的系統。
凱利也預期,在未來數十年,新經濟所能獲取的龐大利益,絕大部分來自探索、開發分權式及自主性網路的力量。「通往智慧最穩當的路,是經由巨量的愚笨,」大師如是說。
李仁芳也強調,今天人類資訊和通訊科技進步的程度,讓組織體「每個地方都是大腦」。新經濟體系下,組織更貼切的定義是「有機體」。每一塊都有自我成長、再生的能力,每一個單細胞也都擁有所有的功能。因為分散式的資料與智慧蘊藏,使得智慧與資訊分散儲存在有機體的各處,隨處都有創新的基因與可能。
「網際網路真正體現了以前我們相信『沒有權威』這個概念,以前沒有權威是個理想,現在是個事實。」PC Home集團發行人詹宏志說。
當權威不再、中心消融,網路新經濟帶給我們的,將是無邊際的新大陸。
未來,我們不再容易看到高聳入雲的企業總部大樓,因為企業總部只要放置伺服器與會議室就好,散落在山涯水邊的住宅內,卻會多出成千上萬個網路辦公室。這樣的畫面其實並不驚奇,芬蘭軟體工程師托維茲(Linus Torvalds)將他開發的Linux伺服器操作系統程式碼,免費放在網路上讓大家使用下載,結果全球有16000個工程師幫它「除蟲」(debug),並開發更多應用。
網路時代,一盤散沙可以凝成巨大無比的虛擬建築,價值遠勝過今天已成景觀的帝國大廈。獅王主宰森林的年代遠去,螞蟻雄兵共榮的文明又來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