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革命的世界烽火

1999.12.01 by
數位時代
無線革命的世界烽火
捷運上、公車上、會議室裡、候機室裡,鈴聲此起彼落;你拿起手機,可曾追索這鈴聲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而去。 要探究無線通訊革命的成因,應該像要追...

捷運上、公車上、會議室裡、候機室裡,鈴聲此起彼落;你拿起手機,可曾追索這鈴聲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而去。
要探究無線通訊革命的成因,應該像要追索大地震的源頭一般,由巨觀的角度向歷史遠方觀察,也以較微觀的眼光,細察各個國家裡的地層變動。
新一代的無線通訊革命,是幾股電信、電腦、電子產業典範變移的大趨勢,交互激盪,板塊擠壓,所產生出的結果。

**無限迸發的能量!

**
由微觀的企業競逐看,與行動通訊相關的幾個產業,近年來都像已積聚巨大能量的地殼,蓄勢待發:
先從檯面上的行動電訊產業看起。由歐洲、美國掃回日本、香港、臺灣,這些業者近年來成長快速,氣勢如虹。隨著用戶數目的急速增加,業者營運的成本自然降低,進而又刺激用戶數目的成長。經歷近年快速的業務擴張,不管是研製系統、手機的廠商如諾基亞,易利信,或是提供行動電話服務的業者,如新聞風暴中心的英國Vodafone, 都急著要更加把勁,衝出更大格局,既要用降價與配售的行銷策略加大行動電話的用戶群,還要以像第三代行動電話(G3,見P. 81名辭解讀)等新一代的行動電話技術,把上網、多媒體等新的應用方式放進行動電話系統,用戶的通訊使用量將急遽拉高,讓3年成長數倍的規模再翻幾翻。
行動電話之外,其他的幕後要角無線通訊技術業者,也不耐在跑道邊旁觀,紛紛急步加入戰局。無線用戶迴路(Wireless Local Loop,見P. 81)把家裡的電話線用無線電取代了,但是過去音質極差,像極了在水裡發聲,又常斷訊。現在技術已然成熟,開始在美、歐、中國大陸的都會區推廣應用。就像以高頻率傳輸多媒體的LMDS(見P. 81名辭解讀)技術一樣,快速普及。
生產電腦、個人數位助理(PDA)等資訊應用器材的業者,過去所營造的世界,每位用戶像孤島一般各自隔離。現在,全球市場成長趨緩,佈滿孤島般的桌上型、筆記型、掌上型電腦,他們也不得不求新求變,開始設法用紅外線IrDA(見P. 81名辭解讀)、或是藍芽(Bluetooth)無線電技術,要將孤島連成全球一氣的大網路。
從經濟櫥窗──股市看,今天的無線通訊已經是當紅炸子雞。不管是重要的行動通訊設備製造商,(如朗訊Lucent)、手機生產廠商(如諾基亞)、行動電話服務業者(如中華電信),以至供應行動電話營運所需的帳務、客戶服務系統供應商──所有這些與目前成長的行動電話有關的業者都是氣勢如虹,股價與市值同步節節增長。
再看看金主的動向,也毫不例外。以北美的創業投資業為例,前三、四年電信管理機構不斷放出無線電頻率,以供新業者推出新服務,引得創投業界競相搶標頻率,大幅加碼投資。近兩年來,金主又開始轉向,將投資焦點集中在寬頻無線上網的技術創新上。
幾股產業、技術變動板塊擠壓的力道,促使無線通訊跟著整個通訊產業的步伐,好像走山一般,發展出全新的面貌。
由巨觀的產業推移看,無線通訊與有線通訊越來越難分出軒輊,不管是無線或有線通訊相關產業的演進步調都很類似,而人類使用有線、無線通訊通訊的習慣與需求,也極度神似。無線通訊昂貴又高檔的傳統迷思,面對業者一波波降價、平民化的良性循環,已經被徹底打破。

**以舊模式玩出新經濟

**
事實上,行動通信業者與有線電信業者的經營架構,越來越類似。往後的無線通訊是平民百姓最重要的通訊工具,而往後的無線通訊業者,也會踏著有線通訊業近年的路徑,發展出極其類似的經營模式與成本架構。
無線通訊業者的最佳範例,不在無線通訊業,而是經營得法的有線業者。要了解行動電話業者最嚮往的營運模式,該去研究美國的WorldCom/MCI。
WorldCom近年來屢次強調,要發展成為一個無所不作、無所不在的整合型電信服務公司「commco」(見P. 81名辭解讀),與被稱為telco(telecom)的傳統電信公司形成極端對比。
這股大潮流,沛然莫之能禦,將會全盤改變無線通訊的服務與使用形態。不管是行動通訊的經營模式,或是技術發展方向,都逃不開它的影響範圍。
WorldCom近年快速崛起,不但把原本是美國第二大的長途電話業者MCI購併下來,十月初又把原本也是前三大的Sprint買走。連番的購併、擴充,WorldCom臉不紅、氣不喘,還要革傳統電信業的命。
在網路方面,WorldCom以新的網際網路協定(IP)為基礎,用新一代的DWDM(見P. 81名辭解讀)光纖技術提供骨幹頻寬,成本是傳統網路的數十分之一,但傳輸能量卻是好幾十倍。
在成本效益上,徹底擊敗貝爾電話公司等傳統業者。以往的電信業者,所建的網路都是為提供語音服務所規劃,所提供的服務中,也將語音服務與數據服務分開提供,涇渭分明;但對新的commco來說,反正用的是最新的IP技術,不管是語音或數據,都是網路裡的數位封包,因此將兩者合而為一提供用戶,效率大增。
傳統的電信業者把網路拆成一段一段,市話、長途、國際、行動,分得清清楚楚,各有獨立公司來經營。但WorldCom不這麼做,因為WorldCom已經體悟:要有競爭力,要將用戶通訊兩點間所有的機線設施(end-to-end)放在一個經營單位裡面,完全擁有。如此,WorldCom不必像傳統電信業者一樣,要付給海纜、國際、長途業者一段一段的過路費,節約大量成本,更能藉助控制兩點間的所有通訊流量,確保服務品質。
如果用這個模式去看行動電話業者近來的購併動作,其動機就像水晶球般地清晰。全球最大的行動電話服務集團Vodafone,去年買下美國最大的Air Touch,現在又要施盡全力,以「惡意購併」的天價1億3千7百萬美元,買下德國的Mannesmann,就是要作行動電話界的commco。
它要讓用戶全部在自己的網路上通話;它要用建立規模經濟所帶來的成本效益,使得費率更有競爭力,連有線電話都比不過;它連用戶跨國使用所產生的國際漫遊成本都可以吸收省下,反正都是網內互打。

**行動電話大一統

**
水平來看,經由業者的整合、用戶群的不斷擴大,可以形成經濟優勢。垂直來看,行動通訊業者要每個用戶多用行動電話,提高每一個用戶的營業額。因此,單用行動電話通話絕對不夠,還要用大螢幕的手機上網、買東西、理財、看多媒體資訊。
以往的行動電話系統都是各地區各自為政,自行以小團體制定。這一次,國際電信聯盟(ITU)親自出馬,要把以往從來無法統一的行動電話空中界面(air interface)大一統,以CDMA(見P. 81名辭解讀)技術為基礎,使所有用戶可以一機走天涯,用寬頻技術享受手機上的影音服務。
這不是容易達成的任務,雖然國際電信聯盟還沒完成所有任務,但已大有斬獲。
另一方面,行動電話技術的進步,也伴隨著其他無線通訊技術的躍進。
由於數位信號處理與高頻通信等技術的快速演進,通訊業者對無線技術的信任度益發提高,使用方式也越發大膽。他們要用無線來替代有線。
以無線取代有線,連通辦公室以無線取代有線,連通辦公室、住家與公眾網路,這不是新聞,像無線用戶迴路等定點無線通訊技術早有應用,但過去還不成熟。目前情況已經改變,北美已有業者很有系統地建構LMDS網路,以傳輸量超級的三○MHz的高頻技術,讓用戶收看電視、通電話、上網。業者極端看好這項技術,連目前正在規劃投標國內固網電信執照的業者都要使用,以避開耗資高、又耗時的挖馬路佈電纜等工作,以無線基地台快速啟用服務。

**真正的四海一家

**
這場戰役影響深遠,「數位革命」作者尼葛羅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就指出:無線傳輸將是後進國家趕上先進國家的秘密武器,因為不管先進或後進,起跑點不分軒輊。以行動電話、LMDS等技術在全球築起一張無線通訊網,雖然覆蓋範圍大,但卻僅是連接到大點,還是充滿漏洞。以無線代有線,不只是要取代有線電視的同軸電纜、或數據通信的64K專線,往後無線通訊也要用來連電腦鍵盤、印表機、甚或音響與電視。
瑞典的行動通信大廠易利信,就帶頭規劃出了藍芽(Bluetooth),打破紅外線連線距離短、怕遮蔽的弱點,只要在方圓一百公尺以內,可以用一百Mbps的高速,互傳資訊。
由地球遠處巨觀,無線通訊的網路遍佈全球,用戶快速成長。不管是GSM、或是CDMA、定點的LMDS,無線通訊網路已經在有線網路之外,自成一片大天地。圖像雖美,卻還是百密一疏。
類似藍芽技術,填補圖像中要命的空隙。往後,由無線通信的大網路,可以一路連到用戶手中的PDA、或是家裡的桌上型電腦。點對點,真正的點對點,全球可以連成一個無縫隙的完整網路。
思考無線通信的技術面與經濟面,真正影響無線通訊的大潮流逐漸浮現。無線固然可以替代有線,但那不是通訊業界的最終目的。從用戶的角度看,最神聖的是一個兼含、進而超越有線、無線的通訊網路─universal network。在這個網路裡,所有的訊息自由流通,可以有線、也可無線,一定可以達到傳訊的目的。要實現這個亙古來通信的終極目標,沒有無線通訊的大步進展,絕不可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