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與被忽略的網路史

1999.10.01 by
數位時代
被遺忘與被忽略的網路史
九四年九月,我擔任中山大學Formosa BBS「高雄版版主」。那時,在高雄要連上網路,只有兩種方法,一是等凌晨兩點試試中山大學擁擠的撥接電...

九四年九月,我擔任中山大學Formosa BBS「高雄版版主」。那時,在高雄要連上網路,只有兩種方法,一是等凌晨兩點試試中山大學擁擠的撥接電話,或者撥「高雄縣資訊教育網路」,和數十人共用一條9600專線連上其他大學。9600?沒錯。等一個BBS畫面,就要好幾十秒。
終於等到十二月底,「高縣資教」領先全台灣,以一條T1線(約1.44Mbps)連上中山大學。
高雄地區的網路族可樂了,從「高縣資教」撥接上網開始有「飛」的感覺(當時流行的是文字模式的BBS,網路不會塞車)。中山大學跟「高縣資教」總計200條撥接線路,以1:30計算,在網路開拓時期的九五年初,至少造福6000名新興網路族群。

**溫桂誠與T1專線架設的資訊夢想

**
當年,就靠著「高縣資教」的免費撥接,我一面撰寫中國時報寶島版的網路專欄,一面籌畫「南方」。同樣對網路抱持深刻的人文思考,我去採訪一手籌辦「高縣資教」的溫桂誠。
九○年時,溫桂誠建議老縣長余陳月瑛成立「電子資料中心」,這是一個經費東拼西湊的黑單位。之後,他建立高雄縣電子化公文系統、選舉電腦連線計票系統,累積日後「資訊教育網路」的基礎。九三年,提供66線免費撥接;九四年,溫桂誠串連高雄縣的中小學以專線接上Internet(包括山地鄉學校)。九四年底,T1專線接通,一個超前時代5年以上的構想,終於開花結果。
每年,我總會找個藉口,約溫桂誠泡茶聊天。我焦急台灣的資訊基礎教育沒有落實,焦急台灣政治上、文化上的公眾人物,對網路沒有深入的瞭解。溫桂誠會說說他的理想,只可惜他的權力有限,高雄縣經濟拮据,能給他的資源並不多。「資訊基礎教育要先從老師著手,專線連到學校,然後要求老師一些行政流程一定要用e-mail。等老師學會網路,就可以在每個學校設立BBS,讓校長、老師、學生透過網路溝通,增進彼此的瞭解,帶動教育改革。如果台灣每個縣市的學生都能上網,小朋友在網路上就可以認識很多同伴,就會願意留在網路上,再引導學生到網路上查資料、寫報告,訓練獨立思考的能力……」

**如果,更多人關心資訊基礎教育……

**
1萬台能上網路的電腦,其實只需要1億多元,還不到總統大選的零頭。遺憾的是,沒有一位有領導地位的政治家,沒有一位有領導地位的文化人,能看清遠離台北的溫桂誠所進行的網路實驗。空泛的的言詞不斷在「名人談網」之類的專欄冒出,「網路掃黃」竟也可以成為總統候選人不斷重提的老掉牙政見。大家不斷談著網路的未來,也不斷談著如何避免網路的「不健康」影響到下一代,就是沒有哪位有影響力的名人,全心全力來推動「資訊基礎教育」。
如果五年前溫桂誠的成就,能得到政界與輿論的重視,成為一場媒體與教育改革的運動,或許,台灣今天的網路人口早就突破500萬,PC Home Online電子報的訂戶人次可能是現在的兩、三倍,每天超過百萬pageview的網站到處都是。
如果溫桂誠的理想能夠實行,或許,PC Home Online被新浪網併購的歷史將會逆轉,台灣在華人網路世界中的影響力將難以估計。
數位經濟,終究還是要建立在資訊基礎教育之上。5年前政界、文化界(以及企業界自己)對資訊基礎教育的短視,正開始回報在數位經濟時代的台灣競爭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