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與語言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市場與語言
其實地理也是一個「複合」的概念,地理的阻隔也包含著文化、種族、與語言的差異,使市場「跨地理」備感艱辛的,不只是距離與後勤,而是要穿透語言、文...

其實地理也是一個「複合」的概念,地理的阻隔也包含著文化、種族、與語言的差異,使市場「跨地理」備感艱辛的,不只是距離與後勤,而是要穿透語言、文化、種族、政治、宗教等包含在地理上的障礙。
但地理並不是絕對的區隔概念,人的活動也有超乎地理的分佈。譬如一個在台灣的企業,有時也會感覺到有「北美華人市場」或「東南亞華人市場」的存在,進一步企圖要去爭取它、掌握它。十幾年前,台灣的《中國時報》意識到海外華人市場的價值,遠渡重洋到美國辦報,想與聯合報系的《世界日報》一爭長短;但北美洲能讀中文的讀者固然數以百萬,卻分散各地,溝通成本高昂,加上言論尺度迭受台灣內部政治牽制,兵敗北美,鎩羽而歸,這是一個被「地理」條件和落伍內政擊退的案例。當然也有克服華人分佈地理限制的企業行動,《世界日報》以中文報紙在美國成功,「滾石唱片」以華文唱片在東南亞興盛,都是成功的案例,對應於它們所面對的困難,我們也許應該給它們更高的評價與敬意。
然而這些成就今天卻來到一個全新的處境,因為市場區隔中「地理」這個概念正在消失,代之而起的是「語言市場」的概念。
為什麼?不用說,Internet changes everything,網際網路改變了一切,地理區隔也在這「一切」之列。
網際網路帶給市場一個全新的環境,地理區隔是不存在的,一種新的「虛擬地理」的概念反而是語言。一份領先的《中時電子報》或即將登場的《聯合新聞網》都和《世界日報》一樣(或者更容易?),每日準確送達北美中文讀者(以及人數更少的日本讀者、歐洲讀者、北極讀者)的家中,使這些讀者成為同一個市場的原因不是地理位置,而是他們共同的關心以及共同能使用的「語言」。
語言,在未來的網際網路世界,是所謂的「無國界」中比較具體的「界限」;能以語言為單位做為市場思考的人,將會是在數位時代裡獲得力量的人,沈迷於地理優勢的人(譬如說,以為自己在台灣市場佔額第一),則將是前途堪虞,危殆之極的人。
目前網際網路所顯示的成功模式,指的都是「英語世界」的勝利;英語世界,正是當今最多總上網人口的語言群(目前已高達一億,相對於中文總上網人口不及千萬),成功的力量就是來自「語言市場」的腹地規模。
使用中文的人在下一個世代仍是幸運的,因為這將是下一個最大規模的「語言市場」。使用中文的人(不限於華人),將通過這個語言的介面,產生另一群事業的成功與重組;它將重洗「地理市場」的牌,依「語言市場」的概念而成局。在數位時代的下一步,你的市場在那裡?如果今天想的不同,也許我們明天的收穫就不相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