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其鑫~ 在中國,更貼近改變的震央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王其鑫~  在中國,更貼近改變的震央
王其鑫卅二歲那年自願代表公司到中國打天下。那時候他的大兒子才剛上小學,一家大小背著兩家長輩的反對,以近乎移民的心情來到中國。 喜歡讀史書勝...

王其鑫卅二歲那年自願代表公司到中國打天下。那時候他的大兒子才剛上小學,一家大小背著兩家長輩的反對,以近乎移民的心情來到中國。
喜歡讀史書勝過管理聖經的王其鑫認為,中國歷史有一定的循環模式,總是從混亂、整頓、到盛世。從鴉片戰爭到現在已經歷150年的混亂、落後、屈辱,他相信中國即將走入新的高峰。

**「台北是溫馨的,但不在這場變革的中心。」

**
「我隱約感覺,這是個充滿希望的時代,在中國,我感到自己更貼近改變的震央……,台北是溫馨的,但台北不在這場變革的中心。」
因為這樣「形而上」的相信,八年前,王其鑫真的帶著一家人到上海落戶生根,去了,就沒有要回來的念頭。
「中達思米克」是由台達電集團在中國的轉投資公司,成立之初只有一個簡單的使命:這是台達電集團典範轉移的嘗試。從事代工生產(OEM與ODM)的台達電,希望不止使用中國大陸的廉價勞力,把台灣失去競爭力的產品在中國生產外銷,更希望能結合大陸的人才和市場,培養業務和行銷的經驗與能力,讓台灣原有的技術能力和生產管理實力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簡單地說,中達思米克希望能生產提供給最終用戶的產品,同時以自有品牌打入大陸內銷市場。
對代工生產電源供應器起家的台達電而言,最大的問題是,怎麼做?做什麼呢?
帶著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的期許與寬容,剛到上海前兩年,王其鑫都在「蹲點」,帶著「先看看再說」的心態,為中達思米克尋找「可以做的事業」。
創業初期,公司不到十個人,成天就天馬行空的想著可以做些什麼。王其鑫形容當時真是「傻傻的」,還有人提出做收棉被用的抽真空機的建議。
剛開始公司選了兩項產品發展,但因對市場特性不熟、後勤補給線太長等因素,兩年後就宣告放棄。

**「光有激情和鬥志是不夠的,」

**
一九九二年底,王其鑫從北京某研究所買了一項技術,請到研究所的技術核心人員加入公司團隊,準備開發新產品,沒想到研發的過程中,四個人分成三派,互相告狀,最後搞得整個案子瓦解。
當時公司人心惶惶,即使樂觀如王其鑫,也不免為了公司明天如何存活,「夜不成寐、繞室徬徨」。
王其鑫還記得,一九九三年初春,公司一行八人從上海開車到南京拜訪客戶,沿路雨雪交加、道路泥濘,到旅館時已是凌晨五點,第二天七點半就出發去拜訪客戶,結果白忙了半天,才知道這家廠商根本沒生意可做,只是找到「香港美食城」狠狠敲了他們一頓竹槓而已。
「鎩羽而歸的路上,才知道光有激情和鬥志是不夠的,」王其鑫說。
正在躊躇時,台灣的台達電剛好有個團隊開發出通信電源,在台灣還沒有開發出成熟的產品,希望到大陸來看看市場。王其鑫帶他們拜訪一些電信局,意外的發現成長飛快的市場。
王其鑫分析,目前中國每年擴增的電話線路超過2000萬線,台灣50年來也總共裝了不到1300萬線,中國大陸電信產品一年的成長,超過台灣50年。但就算以此速度持續擴展,到二○○○年,中國的電話普及率還是只有10%,中國要趕上台灣的電話普及率,還需要花上26年。
另一方面,沿海城市的發展,對電話的普及要求殷切,各地電信局先向用戶收到錢才裝電話,所以資金充裕,收款不是太大的問題。

**「我到現在也不敢說我們已經成功」

**
而國際競爭者如西門子、朗訊、易立信等,價格偏高,主力也不在此;而中國當地廠商的技術能力還有一段距離,於是中達思米克確定了以通信電源供應為發展主力。
一九九三年至今,中達思米克在全中國已經設立26個分公司,東起崇明島,北到黑龍江,一步步鋪設自己的行銷通路網,明年將擴張到36個點。
王其鑫也從自己一個人,從無到有構築起全公司九百個員工的規模。
以通信電源產品打開在大陸的生存利基之後,王其鑫近日又引進倚天的當紅產品——無線傳輸股票行情資訊的「傳訊王」,中達思米克負責改裝、本土化「傳訊王」,利用原有的通路打進內銷市場。王其鑫目前也經常往返美國矽谷,希望擴大與倚天合作的模式,將中達思米克定位為高科技產品進入大陸市場的重要通道,不是純粹的代理商,而是有技術深度、有技術服務能量的重要合作夥伴。
一九九四年,中達思米克的營業額只有1000多萬人民幣,一九九八年已經達到四億人民幣,每年平均成長100%。
「我到現在也不敢說我們已經成功,只能說這個方向應該是可以走下去的,」王其鑫如是說。

**「在我兒子的世界裡,兩岸已經統一了。」

**
王其鑫一家人住在公司安排的高級社區裡。廣闊的庭院與綠地,三層樓高的別墅洋房,置身其中,很難想像這是中國大陸。王其鑫一雙兒女都念上海當地的學校,太太則在上海的國際學校裡教中文。剛來的時候,學校裡只有他們一家台灣人。孩子讀的歷史史觀與台灣不同——台灣課本裡的盜匪李自成是中國教材的農民英雄。
不擔心嗎?
王其鑫看得挺開,他記得自己小時候也是要逢節日向蔣公銅像敬禮的,但長大了也並沒有因為過去的閉塞而無知,重要的是他們讓孩子儘可能的接觸「外面的世界」,到了孩子成熟的時候,自然會有屬於他自己的判斷。
王其鑫的大兒子小學一年級上美術課時,老師出了個畫圖主題「國慶日」,小朋友畫了一張下面滿是中國五星旗,天空上卻飛著雙十氣球的圖。上海老師看不懂,直問他:「這天上飛的是什麼啊?」
王其鑫開玩笑的說:「在我兒子的世界裡,兩岸已經統一了。」
王其鑫一家人事實上已經「移居」中國,未來再回台灣久居的機會也不大。說起「兩國論」的風波,他不擔心,九五年導彈事件發生時,許多台商將台藉幹部全數撤回台灣,他也老神在在。
這樣尷尬的身分,他心裡怎麼想呢?
「中華民國怎麼樣,中華人民共和國又怎麼樣,如果你不能帶給人民幸福,那些民族主義都是很狹隘的,」王其鑫說,今天在台灣的人,應該不要期待大陸繼續貧窮落後,在台灣身旁那麼巨大的勢力繼續貧窮,是很危險的。
只能確定的是,經濟的潛力會像磁鐵一樣持續吸住王其鑫一家人;政治的是非矛盾,管它呢,就留給百年以後的歷史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