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碧富~ 沒有十年,我是不回去了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陳碧富~  沒有十年,我是不回去了
陳碧富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創業,而且是在中國。 大學一畢業就在台灣奧美工作,從基層的市場調查督導,做到市場調查主管,十年來沒有換過工作...

陳碧富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創業,而且是在中國。
大學一畢業就在台灣奧美工作,從基層的市場調查督導,做到市場調查主管,十年來沒有換過工作。他經常被同業好友嘲笑是「中興保全」——有任何風吹草動就「下車」,是從不敢下賭注的那種人。
他是台北眷村長大的外省小孩。但從小就抱著板凳看布袋戲和歌仔戲,大學時還搞黨外雜誌,中國對他而言,只是父母遙遠的鄉愁。

**「再走下去會是什麼呢?」

**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陳碧富陪母親回浙江探親的一趟旅行,喚起他對於中國的想像。
他知道中國在經濟上必將嚴重影響台灣,台灣人不能再把自己關在小島上。「我一定會在這裡做一些什麼。」陳碧隱約感覺。
約莫是同時,台灣奧美開始關注中國市場,陳碧富負責研究中國當地的市場發展。連續三年的休假,陳碧富都到中國鄉間旅行,藉著旅行深度了解這塊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一九九一年,台灣奧美派駐人員赴大陸開疆闢土,陳碧富是備選名單中條件最差的一個。因為他沒做過業務,英文又不夠好,但是他極力爭取,纏著老闆,終於讓他如願以償。
一九九三年一月一日當天,陳碧富到了北京,他告訴自己:「沒有十年我是不回去了。」他相信在中國至少要熬十年,才能真正投入這塊遼闊的市場。
之後的一切發展都出乎陳碧富的意料。他娶了北京老婆,生了孩子,在中國買房子成了家。
奧美在中國的發展比他想像中迅速。北京辦事處從他一個人變成15個人,公司業務開始大到超過他想料理的規模,他問自己:再走下去會是什麼呢?他想做亞洲區或中國區的主管嗎?
答案是否定的。一九九六年,膽小的陳碧富做了個大膽的決定:辭職、創業。他要做個最適規模的小公司。「觀唐廣告」的名稱中有著他的心願。他認為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不卑不亢、最能吸引外來新事物的時代,他希望新公司能有寬宏、達觀的格局與文化。

**「要花很多時間解釋,什麼叫做『主動』」

**
依恃著在中國打下的底子,觀唐廣告在北京第一年就賺錢,去年又在上海成立分公司。上海的合資夥伴是才卅歲的上海年輕人。
陳碧富認為,如果真的有意想把中國當成未來的事業舞台,一定要學習投入當地的文化、了解當地人的生活與思考。他舉例,有一次,北京同事和台灣同事一起腦力激盪泡麵的廣告腳本,北京同事描述他們大學時最常經歷的情境:宿舍裡泡了一碗麵,八個同學輪流喝一口湯……,台灣同事不假思索的回應:「好噁心喔」,當場情況就很尷尬。
而做為公司領導人,他最常面臨的困難就是溝通:「我要花很多時間和同事解釋,什麼叫做『主動』,多主動是可以接受的,怎麼主動才不致造成侵略……,」陳碧富認為,台灣與中國對於要求的理解不同,往往造成很大的困擾。
現在陳碧富回台灣才叫「探親」。問他兩邊哪一天打起仗來,怎麼辦呢?他說,他和北京的妻都講好了,各做各的決定,而他,是要回台灣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