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培霖

1999.08.01 by
數位時代
白培霖
從小唸書就一路過關斬將的「登峰半導體」副總經理白培霖,頂著一九七七年台大狀元光環(畢業時也是第一名),4年內拿到柏克萊大學電機電腦博士,順利...

從小唸書就一路過關斬將的「登峰半導體」副總經理白培霖,頂著一九七七年台大狀元光環(畢業時也是第一名),4年內拿到柏克萊大學電機電腦博士,順利進入Intel,卻在隨後矽谷創業的浪潮中,連跌了兩跤。
摔跤是事實,但是射手座、笑臉常開的他卻不以為忤。回台後,他歷練過世界先進、Mobilink Telecom,登峰是他第三次創業、第七份工作,這次他認為機會很大。「DRAM已經連續4年不景氣,登峰研發速度快,產品將會超過世界大廠兩個generation(世代),」白培霖說。

**抓住契機,活得快樂

**
再度創業的白培霖,這次從DRAM巨人韓國找來了5位記憶體設計高手,搭配台灣創投充裕的資金,凝聚國際合作的策略,登峰正抓住DRAM谷底的契機,「應該不會再走冤枉路了,」頂著黑邊眼鏡,白培霖露出了昔日第一名的慧黠光彩。
輕鬆面對失敗,對未來抱持著戰鬥熱誠,白培霖靠的是他對半導體技術、市場的自信,以及單純的創業熱情。他坦承以他的專業,財富累積對他已失去意義,「財富在社會像成績單,但我覺得活得快樂更重要,」他說:「創業就好像培養自己的小孩,才是真正有成就感的事。」
從小多面涉獵課外事物,白培霖生活靈感無窮;自由出入技術與遊樂之間,使他得失心不重,每次創業他都當作是一種收穫。念建中時,放學後先去跳一小時舞,九點回家後再專注地唸書,聯考榜首就此手到擒來;大學時迷社團,將中國電機工程學會由他當會長時的30多人做到全國300多人規模,畢業時還是照拿書卷獎第一名;他跟漢學家毓老師學易經、老子,讀到可以自己看懂四庫全書中整套的「子書」,日常功課照樣滿分。「讀易經使我知道自己個性的特色在哪裡,就順著自己的特色走,」白培霖回憶無所不讀獲得的知識啟蒙:「凡事水到,就會渠成,」他說。

**在成功的跑道從容降落

**
正由於他豁達的領悟,使他再度創業沒有選擇Internet,他解釋:「Internet現在是個right industry,但我不是個right person。」白培霖的拳擊舞台仍是半導體,而IC設計是他的使命。縱使好幾次與成功幾乎擦肩而過,他也不急,「我不怕慢,就怕站住不動。」他在矽谷創業時,一周工作超過100小時,卻也不放棄聽威爾弟歌劇的喜好;新近的嗜好是攝影,忙碌的工作一結束,他會衝進家裡的專業暗房,待個兩、三小時,直到洗出他滿意為止的黑白照片來,「這些都是紓解壓力的方法。」
今天的白培霖是個標準的空中飛人,帶著那部銀灰超薄的SONY筆記型電腦,五月才赴汪道涵之邀赴北京演講回來,他又風塵僕僕往漢城飛去……
這次回來,他是否會降落在成功的跑道?他在乎,但一樣不緊張!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