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矽谷

1999.07.01 by
數位時代
美國矽谷
擁有40多萬科技大軍的矽谷,已躍升美國第一大經濟體。把矽谷300家上市公司市場價值加起來,超過6000億美元,凌駕華爾街的金融業、底待律的汽...

擁有40多萬科技大軍的矽谷,已躍升美國第一大經濟體。把矽谷300家上市公司市場價值加起來,超過6000億美元,凌駕華爾街的金融業、底待律的汽車業和好萊塢的娛樂業。10年前,矽谷在美國的地區經濟還排不上前三名,今日卻遠遠甩開對手,兀自向前衝刺。
美國近年景氣復甦,矽谷居功厥偉。矽谷一年出口的科技產品達400億美金(相當我國政府一年總預算),佔加州全部出口值四成以上。美國商務部去年的年度報告指出,美國的經濟成長,有三分之一來自運用資訊科技。而資訊業的大本營,就在矽谷。

**在科技產業發展過程中, 矽谷一直扮演關鍵角色

**
五○年代,史丹佛大學為了解決財務問題,將部份校地租給科技公司創業,播下矽谷的種籽。
歷經40載,當年種植蘋果和梅子的農地,已轉變為一整片高科技產業,將矽谷推上全球科技重鎮,成為人才創業與創新搖籃。開啟數位時代的半導體和個人電腦工業,都在矽谷扎根,也在矽谷茁壯。
矽谷更是英雄築夢踏實的聖堂。從一九五五年發明積體電路的諾宜斯(Robert Noyce)、一九六五年提出摩爾定律的摩爾(Gordon Moore)、一九七七年做出蘋果二號的賈伯斯(Steve Jobs)、到一九八四年以開放系統巔覆傳統電腦業的麥尼里(Scott McNealy),都在矽谷實現夢想,挺身而出扭轉時代的方向。
「不要被歷史限制,大步跨出去做一些特別的事,」30年前英特爾創辦人之一諾宜斯的這兩句話,刻畫矽谷人創新求變的精神。200年前,大批美國移民拓荒西部,冒險開墾新天地建立家園。200年後,來自美國本地、日本、台灣、中國大陸、印度和歐洲的科技冒險家,群聚在美國西部,重現拓荒精神,將矽谷耕耘成一塊科技沃土。
在整塊矽谷版圖上,從北邊的舊金山灣區,沿著一○一號公路往南,經過紅木、帕羅阿圖、桑尼維爾、山景、聖塔克拉若到聖荷西市,1小時多的車程,沿路矗立著甲骨文(Oracle)、昇陽電腦(Sun)、史丹佛大學、惠普科技(HP)、英特爾(Intel)和蘋果電腦(Apple)等,標示著矽谷歷史和科技英雄的地標。
進入九○年代,矽谷依然是矽谷,仍舊匯集大批人才、資金和技術。但是整個矽谷的重心和方向,正在大幅改變,並經歷轉型陣痛。
從矽谷前150大企業的表現,就可看出跡象。去年,佔矽谷總營收九成以上的前150大企業,僅27%的獲利率超過一成,而有30%出現虧損,產業龍頭包括英特爾(全球最大半導體公司)、惠普(全球最大印表機公司)、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全球最大半導體設備公司)和希捷(Seagate,全球最大個人電腦硬碟機公司)等,獲利都衰退,是近年最糟的一張成績單。
半導體相關產業和硬碟機產業是最大輸家,獲利率大幅滑落41%。如果扣除這些公司,則前150大其他公司的獲利率成長30%,表現還算不錯。
連第一大也不保証穩贏,這究竟怎麼回事?而過去10年推動矽谷成長的半導體和個人電腦產業,為什麼回過頭來變成矽谷的包袱?矽谷知名的水星新聞報(Mercury News)歸納出兩項原因:第一是亞洲金融風暴帶動的全球不景氣,減低企業和個人在資訊設備的投資;第二也是最重要的,這兩個領域的技術都已經成熟,獲利和技術創新關聯不大,主要看產業景氣。

**網際網谷,矽谷帶頭發燒。

**
對一向標榜創新的矽谷,這的確是警訊。過去10多年,當韓國、日本和台灣大筆投資興建晶圓廠和電腦關鍵零組件時,矽谷領導地位已經動搖。去年的訊息非常清楚,矽谷一定要有新產業出頭,扛下未來成長的重任。
檢視前150大企業,最有機會的是網路設備和網際網路產業。獲利排名第三、生產網路設備的思科(Cisco),是這幾年矽谷表現最好的公司之一。它所擅長的網路傳輸、以及資料與語音整合技術,關係電腦、通訊和網際網路發展,起步早的美國仍處領先地位。
在網際網路產業上,雅虎和Excite首次打進前150大,代表網際網路公司實力逐漸成熟。這個領域目前也是美國一枝獨秀。
前150大的排名和營運數字,反應的是去年結果,而從目前的投資案中,則可以看到未來走向。從矽谷這幾年的投資案分析,網際網路產業接班態勢已相當明顯。「矽谷已變成網際網路谷(internet valley)了,」一家美國市場研究公司形容。一九九五年,第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網景上市後,正式揭開網際網路產業時代。目前矽谷一年成立4000家新公司,超過四成集中在網際網路產業。
「如果公司本來和網路無關,就要想辦法改方向,和網路扯上關係,」坐在矽谷紅木市區的辦公室中,開發線上購物系統的Cadebra執行長辛(Narinder Singh)指出。成立3年的Cadebra,原本做企業財務軟體,去年大幅改變方向,朝網際網路應用軟體發展。
很多公司乾脆在公司名稱前加個「e」,或在後面加「.com」,塑造本身是網路公司的形象。現在矽谷的創投公司選擇新標的時,第一個問題經常就是「你們和網際網路有關嗎?」一位創投業界人士說得更明白,「看創業計畫時,和網路無關的就直接跳過。」
在全球一片網路熱潮下,矽谷更是帶頭發燒。去年全球上網人口已突破1億,比許多研究機構預測快了兩年,這種史無前例的成長速度,讓許多人深信網際網路是一座金礦,吸引無數的淘金客蜂擁而至。
最簡單的生意,就是在網路上賣東西,從書籍、車子、機票、內衣、球鞋、藥丸到玩具,想得到的都有,而且比店面便宜。甚至把家裡倉庫內的舊貨清一清,都可以拿到網路上拍賣,電子海灣(eBay)就是做這個生意。

**只要一個新點子,就可以開公司, 網路創業家在矽谷如雨後春筍

**
Cadebra是一個購物入口網站(shopping portal),與一般搜尋引擎不同,它的功能在找尋產品資訊。在螢幕上輸入「印表機」,它會到所有賣印表機的網站搜尋資訊,將不同品牌、不同機型印表機的價格、功能、配備和使用說明依序列出。
取名Cadebra,是希望像魔術師變戲法一樣,讓消費者不需知道過程,卻總對出乎意料的結果鼓掌叫好。「消費者只需知道買什麼,其他相關資訊都由我們提供,」留著小鬍子的創辦人辛,在堆滿電腦箱的走道上邊走邊說。由於成長太快,公司正在尋找新辦公室。
100公尺對面的大樓裡,是另一家叫Uniscape 的新公司。Uniscape做的是翻譯軟體,可以幫軟體公司將產品翻成各國語言,行銷全球。「網際網路把全球拉在一起,軟體要行銷全球,就必須地方化,」Uniscape研發副總裁鄭尚澈點明,「而翻譯是地方化最基本的工作。」
eHOTEL的生意更簡單明瞭,就是到五星級飯店佈設乙太網路,並結合當地網路連線服務業者,讓往來各地的商務旅行客戶能在房間上網,不因出差而錯失資訊。九七年eHOTEL先在飯店的商務中心試行,去年更以一晚收費9.95美元,推廣到房間內。目前eHOTEL已簽下美國6家連鎖飯店,並且準備推到日本和歐洲。
想到好點子、趕緊組織團隊、找錢創業、然後準備上市,最好兩年內完成,這是目前矽谷最熱門的模式。「如果成立五年還不上市,可能也過時了,」從事創投業務多年的中經合集團財務長婁篤宓提醒。
另一方面,東岸的華爾街也隨著網路起舞。華爾街看重的,不是公司目前獲利,而是未來成長潛力,只要想出具說服力的故事,即使帳面上赤字,華爾街仍舊張開雙臂歡迎。許多投資人還津津樂道,四年前網景上市第一天,股價從27元飆到72元的歷史。這股熱潮延續不退,後來許多網路股上市第一天,股價就漲好幾倍,炒熱首次公開上市(initial public offering, IPO)行情,也讓承銷網路公司上市業務成為大熱門。
在創投公司、以及俗稱「天使」(angel)的個人投資者、還有股市的推波助瀾下,資金大量湧入矽谷,擴大矽谷的創業潮。光是創投資金,去年投入矽谷的就高達136億美金,差不多是矽谷一年獲利總和,也相當於新竹科學園區四年獲利。矽谷著名的沙丘路(sand hill road)上,聚集了全美上百家創投公司,連東岸著名的投資銀行,也紛紛來此設點。
中經合集團董事長劉宇環比較,八○年代是微處理器時代,投資1塊錢可以回收10塊錢;九○年代區域網路竄起,投資1塊錢可以回收40塊錢;「從現在到廿一世紀,本土化加上全球化,軟體加上網際網路,效果大得無法計算。」在舊金山市區金融街的辦公室裡,戴著眼鏡、體形壯碩的劉宇環看著一份投資報告說。報告上列的是幾家新公司在兩年內的投資報酬率,其中有一家高達60倍。

**網路發飆,矽谷大企業備感壓力。

**
充沛的資金,鼓勵大批人出來創業,造就許多卅歲、甚至廿多歲的執行長。「他們不止是多數,更是主流,」在矽谷工作十多年的昇陽電腦副總裁顏維倫觀察。新公司大量成立,也使得就業市場吃緊。大多數還未踏出校門的學生,已被企業盯緊簽約,一個剛畢業、無任何經驗的碩士,年薪可以拿到7萬美元,外加獎金和股票選擇權(stock option)。
網路產業在短期內爆炸成長,產業分工生態也迅速成形。不管是水平或垂直分工,只要有一點市場空間,新公司很快就出現。「這個行業成長太快,每一塊都需要專業公司來做,」中華開發矽谷辦事處協理羅文倩分析。
從商業形態來看,有專攻技術的公司,像做翻譯軟體的Uniscape、主攻購物技術的Cadebra、以網際網路傳輸語音的Clarent、和協助企業整合各種應用程式的Vitria等。「小公司的唯一機會,是要立竿見影,在單一領域中成為公認(de facto)標準,」Clarent執行長張紹堯強調。
另外,是以獨特商業模式取勝的公司,像提供單一帳號全球網路漫游的Gric、經營飯店上網的eHOTEL、負責投資管理網路頻寬的Abovenet、和輔導客戶做線上一對一行銷的Broadvision。這些公司都不大,但憑著敏銳的市場嗅覺和速度,而卡到重要的策略性位置。
而網路市場的蓬勃活力,也讓大企業備感壓力,想辦法轉型吃到網路大餅。
以企業用的資料庫為例,市場已趨飽和,所以龍頭廠商甲骨文全力轉向,前進電子商務的資料庫和應用程式市場。「網際網路改變了一切,不管在技術或商業模式上,」爭強好勝、去年打敗各國好手嬴得雪梨國際帆船賽冠軍的甲骨文執行長艾利生(Larry Elison),將公司前途賭在網際網路上。在一份內部刊物裡,他不忘提醒員工:「如果網際網路最終不是運算的主流,那我們就完了。但如果是,我們就成了金礦。」
另一家資料庫廠商賽貝斯(Sybase)也自我革命,將營運重心轉向「移動式運算」(mobile computing),與網康(3 Com)合作開發熱門產品Palm Pilot的應用程式,達到無線上網功能。「當網路愈普及,上網就要更方便,走路坐車都要能上網,」在面對舊金山灣的總部辦公室裡,忙著進進出出的賽貝斯執行長程守宗預測,「移動式運算加上無線通訊,是未來最重要趨勢。」
程守宗評估,推動這項趨勢的動力不在技術創新,而是應用。像人造衛星,目前僅二成頻寬開放出來,幾乎有八成是閒置,讓業者有極大的想像空間。

**購併風潮,席捲矽谷

**
網際網路牽涉的範圍太廣,而且實在變化太快,幾乎三個月就是一年,速度是最關鍵的競爭要素。為了快速取得技術以搶先機,矽谷這幾年吹起一陣購併風,在買與被買當中,資源整合的數量和速度遠勝以往。
動作最快的,就是思科,6年來併購30多家公司,快速取得技術和市場,成為網路設備第一大公司,而且隨時還在注意可能的購併對象。昇陽電腦創辦人之一貝多山(Andy Bechtolsheim)出來創業,產品還沒出來,思科就以2200萬美金搶先買下。
思科積極投入整合資料與語音傳輸技術,這個領域目前競爭非常激烈,資料傳輸和語音傳輸業者爭相買下對方,3年來購併金額已達500億美金,代表作有朗訊(Lucent)以210億美金買下思科的競爭對手Ascend,加拿大北方電訊(Northern Telecom)以90億美金買下思科的另一對手海灣網路(Bay Network),讓思科面臨極大壓力,業界都在預期,思科接下來還會有一連串購併動作。
在資料與語音整合的競賽中,朗訊和北方電訊是傳統電信業者,專長在語音傳輸,而思科是目前資料傳輸領域中,唯一有能力和對方抗衡者。兩邊決勝後的贏家,將擁有制定網際網路未來通訊方式的地位。
矽谷網際網路公司整合腳步也很快。網景在去年被美國線上買下,Excite被寬頻業者@Home買下,雅虎也在今年連續買下GeoCities和Broadcast.com,大家都在擘畫未來版圖,並不計代價取得版圖上的關鍵公司。大部份網站購併案都是以股票進行,並不會加重公司的財務壓力,也讓還未獲利的公司能積極參與。
微處理器巨人英特爾,也成立創投業務,積極尋找有潛力的標的。英特爾位於聖塔克拉若的總部,有一組70人團隊,相當一家大型創投公司規模,負責尋找標的。英特爾去年花5億美元,投資全球上百家新公司(包含台灣的資迅人),其中三分之二是在網際網路領域。「英特爾的首要目標,在建立有助於英特爾銷售微處理器的新事業,」英特爾負責創投業務的資深副總裁維達茲(Leslie Vadasz)說明,「其次是在網際網路領域找出好的機會。」
水星新聞報預測,在未來幾年,購併風潮仍會在矽谷持續下去。
矽谷的未來,與網際網路緊密結合,而承載這麼多期待,網際網路產業的美夢究竟會實現,還是幻滅?
許多對網際網路前途存疑的人,將目前的網路熱潮,看成生物科技產業再版。特別是五月二十日起網路股無預警大跌,即使連之前超級搶手的亞馬遜(Amazon.com)、@Home和ivillage.com等,跌幅都達5成以上,而許多新上市網路股第一天就大跌,更讓投資人心中蒙上陰影。

**產業生態,重塑矽谷科技新版圖

**
在一九九○到一九九二年之間,以矽谷為首,美國掀起生物科技熱潮,共有187家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造成生物科技類指數翻了4倍以上。但是九二年過後,在產品進度一再落後,以及獲利無望的現實下,股價迅速崩跌。到今年,有六成已經下市,僅一成六的價格還維持在上市承銷價以上。
網際網路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之間,有不少相同點。亞洲華爾街日報歸納,他們的股價漲幅都很大,而且還未賺錢就可以上市募集資金,然後在短期內就湧出一堆公司。
另一方面,亞洲華爾街日報也指出,網際網路公司燃燒資本的速度,遠低於開發藥物的生物科技公司,而且生物科技的投資回收期長,但目前幾家網路公司,像美國線上(America Online)、雅虎(Yahoo!)和電子海灣(eBay)等,都已經賺錢,証明網際網路確實是可以獲利的行業。
網路產業的亮麗,也使其他產業相形失色。前幾年熱門的半導體設計公司,在半導體產業連續三年黯淡之下,也逐漸失去風采。「那個產業的發展已經很清楚,投資多少回收多少都算得出來,沒有什麼驚奇(surprise)了,」幾位矽谷的科技人士指出。
矽谷本來就是追逐英雄的地方,所有眼光的焦點,只會聚集在明星身上。雖然明星只會有幾位,但是矽谷這一波大創業潮和購併潮,重塑產業生態並重組資源,讓整個科技產業版圖更清楚,也培養許多有潛力的年輕新秀。不管是否改名為網際網路谷,矽谷快速自我調適及再生的能力,為腦力產業下了最好的註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