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迅人抓得住英特爾獨鍾的慧眼

他與她——有著明清武俠小說乍見的名字──賀元、薛曉嵐,但是她和他,現在卻做著科幻小說裡描繪的事業——一英文以蔽之——E-Business。
他們一個剛滿廿六歲,一個剛過廿七歲生日,卻成為三十五歲世界半導體巨人英特爾(Intel)在台灣唯一相中、投資的創業團隊,在台北市信義路上最新的摩天大樓裡,他們與一群臉上仍帶稚氣的同仁,共同運籌著英特爾一億元台幣的資金,向著美國矽谷最看好的產業領域勇猛突進。

**一個開發世界級的軟體,一個拓展做世界級的行銷

**
和上一代的跌跌撞撞比起來,他們很早就定下了志向,這使得他們不必用歲月去摸索,他們是台灣版的楊致遠。
賀元高中時就寫軟體程式,交大電子系畢業後創辦了「資迅人」,初期做出版,四年前開始寫Internet上的IQ搜尋軟體,一舉在全世界賣掉了800萬套。
薛曉嵐大學唸的是台大農化,政大研究所時攻的是企業管理,和賀元創辦資迅人時,兩人協商好:一個開發世界級的軟體,一個做世界級的行銷,他們以50萬台幣的年輕資本開業,電腦、桌椅沙發從家裡搬來,當中共對著基隆外海發射飛彈時,他們的眼光緊盯著太平洋對岸的YAHOO,想著在Internet黎明的生手球場上,投出第一顆球。
英特爾的慧眼不是沒有道理,因為資迅人在第一個市場化的「IQ」搜尋軟體上,就流露了不凡的產品開發與國際業務拓展的能力。

**創業第一炮就拿下五顆星大獎,賣出800萬套

**
著迷於Internet新世界的賀元,發現當時搜尋網站的搜尋結果無法令人滿意,單只搜尋一個YAHOO,就會漏掉YAHOO沒有登錄的網站,而轉頭搜尋Exite,不僅要習慣新的搜尋方法,又會漏掉YAHOO有而Exite沒有的網站,為了需要,他設計了給自己用的搜尋「搜尋網站」的搜尋引擎,──只要輸入一個關鍵字,電腦就會跑到所有的搜尋網站去尋找,再將各網站交集登錄最多的依序排列出結果,而且過濾掉「URL not found」的空網站。賀元的設計,薛曉嵐將它變成了產品。這個名為「IQ」的搜尋引擎送到美國出版《PC Week》等電腦雜誌的ZD Net去評比,結果拿到了五顆星的大獎。在連續獲獎的幾個月內,薛曉嵐飛遍世界找國際經銷商,一口氣推出了七國語言的版本,四年下來賣掉了800萬套。
「在IQ推到國際之前,我們沒有自信。」賀元回憶,當他們在網路上看到IQ得了大獎時,一群同事拿著噴墨印表機印出的網頁高興地相互擁抱。
直到今天,美國市場賣29.95美金,台灣7-11賣299元的IQ仍是熱門商品,所有後起的競爭者全都贏不過這兩位「少年囝仔」,甚至電腦軟體大廠Sementec也從這個產品線上撤退。「寫軟體,我看的是未來的擴充性與現在執行的穩定性。」賀元說。
彷彿是另一個楊致遠的創業故事。資迅人快速地開展事業計畫,他們建立了台灣第二大的媒人社群網站「一網情深」,接著作出了中文的網路大哥大CICQ,一舉拿下全球五大洲的50萬名會員;今年七月,資迅人與台灣的語言辨識軟體公司「聲碩」合作,即將推出對話版的新版CICQ,他們這回的目標,是創業時將飛彈射向台灣的中國。

**英特爾的慧眼究竟看上他們哪一點?

**
完整的「業務模型」(Business Model),使英特爾在三個月內就決定了薛曉嵐敲上門的投資案。
就技術層次而言,賀元帶領的20多位R&D小夥子,專攻網際網路的生活應用領域,幾個產品都拔下世界級頭籌;就業務布局而言,薛曉嵐將公司搬到矽谷,同步整合員工認股權、全球經銷體系,以及將股票推上美國高科技股票店頭市場Nasdaq的上市規劃。同時,她也率先將電腦帶入便利商店,將軟體伴隨置入IBM等大企業的電腦之中,就在今年六月份,她飛矽谷又飛中國,敲下好幾筆策略聯盟案。
「試著將自己的事,做得跟自己看到很棒的事一樣好。」薛曉嵐以資迅人內部「扁平得像一條線」的組織架構與內控基礎建設舉例:每個人都用CICQ跟同事互通訊息,請假、公告、慶生會、會議、流程、表單全部在公司內部網頁上執行,營運管理中的CICQ每分鐘登錄的人數、軟體銷售的數量、財務流通的數字,全部電腦系統化建制。賀元坐在電腦前,邊寫軟體,一邊就掌握了公司的運轉。在與英特爾的簽約案中,資迅人就以電子郵件與線上會議為工具,隨時擷取公司資料庫內的有效資料。兩周內完成了英特爾所有鉅細靡遺的稽核,「成功之前,你得先準備去成功。」MBA後歷練五湖三江的薛曉嵐,期許資迅人如斯向矽谷看齊。
度過了大力投資R&D的一九九八與九九年,資迅人預計將於今年底達到月盈收的損益平衡,然而這兩位年紀加總起來仍小英特爾現任董事長安迪葛洛夫(Andy Groove)八歲的小夥子,要為英特爾攻城掠地的計畫不僅於此,他們正以中文網際網路世界最有希望的思維與團隊,將科幻情節改寫為真實世界的商業市集。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