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與花蓮

2007.12.01 by
數位時代
上海與花蓮
十一月中,造訪上海虹口區剛整修落成的工業遺址「1933老場坊」,些許複雜感受油然而生。一九三三老場坊」興建於公元一九三三年,從視覺上看,...

十一月中,造訪上海虹口區剛整修落成的工業遺址「1933老場坊」,些許複雜感受油然而生。

一九三三老場坊」興建於公元一九三三年,從視覺上看,外牆密密編織的混凝土圓孔窗洞就頗吸引人,進到主建築裡面,那螺旋狀上下作為藝術品展場的游動空間,更是引得訪客好奇。直到帶我們去的台灣浩漢設計總經理陳文龍一解說,這座建築就更讓人肅然起敬起來:一九三三年,一群來自浙江的精明商人,決定在十里洋場興建一座高效率的屠宰場,他們找來經驗老到的英國建築師(曾於倫敦設計過同樣工業標準的類似建築)負責設計,由上海最負盛名的余洪記營造商來承建,所有施工的混凝土都是由英國進口,落成後的樓地板面積達二萬五千平方公尺,不消說,當下便成為亞洲最大的屠牛工廠。

知道這脈絡後,再環顧一看,所有的建築細節便豁然開朗了:原來頭頂的圓形玻璃天棚,提供了屠殺牛隻時必要的自然光源;而那由上而下、用混凝土圍起來的兩條走道,大的是為「牛道」,小的是為「人道」,當牛群被趕上五樓的屋頂,再由無法回頭與迴身的「牛道」一隻隻盤旋而下時,藏在「人道」中的屠夫們便手起刀落,輪流殺牛,中隔的混凝土牆阻隔了牛隻反抗的暴力,而肢解的肉塊順著另一道陡峭的輸送滑道自動堆積到一樓,肉商們取貨後立刻啟程。此際四散的牛血則在「牛道」上順勢匯流到一樓,收集起來另行販賣……。

七十幾年後的今天回頭細思,你仍然震撼於當年那「文明」與「殺戮」交錯的歷史記憶,就結晶在身前身後這偌大的空間裡──在一九三三年,這是一棟多麼理性化、也冷血化的工業建築,將「效率」、「結構」與「空間」整合得如此完美。而在陽光明媚、二○○七年十一月的下午,這裡正熱鬧開展著「上海國際創意活動週」,打著「創意.品牌.生活」口號,上海也和台灣一樣,想以工業遺址的歷史文化氛圍為軸心,於其周邊架構出一個能自我繁榮的「創意產業簇群」來。

逛了逛這整個園區,並沒有見到對這棟老建築更多的解釋,甚至沒有人能告訴我們那位英國建築師的名字,隱隱然,承包此地經營業務的上海地產開發商(著名的「外灘X號」,就是它們的傑作)並不樂意彰顯這段「屠宰場」的殺戮歷史,免得壞了這裡時髦粗獷的現代情調與承購者的喊價行情;相對地,承攬台灣花蓮文化創意園區(「花蓮酒廠」遺址)的橘園國際就道地很多,雖然政府給的經費少得可憐,但駐紮在那兒的同事卻拚了命地要向你渲染這地點的歷史況味,只是預算太少,故事也不像「一九三三老場坊」那麼的大時代,廢棄酒廠裡的零星展場,當然也就吸引不了太多的群眾。

雖然「一九三三老場坊」擁有這麼波瀾壯闊的時代性,但要現今的上海人來大規模地領略,也確實勉強了點,一樓展示櫥窗上那無數雙灰撲撲的手印、鼻子印就是證據。當市民並不認為「設計作品」理當擁有一個乾淨展出的空間,那他們怎會花高價來「買設計」呢?當城市觀者到此沒有對歷史的震撼和敬畏,證明了即便是世界目光焦點的上海,它離文化創意產業繁榮的距離,其實和小家子氣的台灣是一樣遠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