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彥宏在台灣的秘密午後行程——對談篇(2)

2008.08.08 by
數位時代
李彥宏在台灣的秘密午後行程——對談篇(2)
王志仁Q2:不論是台灣或大陸的網路發展,過去都是各自和美國的網路發展做對接,從架設網站、電子商務、到現在經營社群都是如此,隨著兩岸網民量的增...

王志仁Q2:不論是台灣或大陸的網路發展,過去都是各自和美國的網路發展做對接,從架設網站、電子商務、到現在經營社群都是如此,隨著兩岸網民量的增加與交流頻繁,兩岸是不是也有機會做對接?

李彥宏:我覺得肯定是有這種機會的。兩岸其實各有各的發展特點,中國的網路公司比較是由本土企業進行主導,台灣的現象則相當有意思,也就是非網路的媒體非常發達,這種獨特的產業環境,創造出大批高素質的媒體人,廣告創意的人才也非常多,這方面我覺得是兩岸未來可以互通有無的地方。現在已經有很多台灣人到中國從事廣告業,成績也非常好,但由於政策的問題,許多媒體的力量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這也是大陸現在非常需要向台灣借鏡的地方。

網路有不同於其他媒體的地方,也有不足之處,華文世界的網路從業者如果只從技術的角度來看待網路,就永遠無法超越美國,因為許多技術都是從美國發展出來的,對中國人來說相對比較複雜,日本和韓國也面臨類似的問題,不過現在出現了很多互動式的關鍵字廣告,就展現了網路的媒體特性,因此我認為未來經營網路的趨勢,是要從「技術導向」邁向「媒體定位」。

邱復生:網路已經逐漸讓「免費」成為一個重要的概念,免費之後很多東西都是可能的,但終究必需有人來支付這些費用,就像是看電視節目不用付費,但你必須犧牲一些時間來看廣告,之後如果沒有一個新的方式來支持網路上許多免費的服務,對許多公司來說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認為, 網路是很全球性的東西,但如果要讓使用者覺得親切,還是需要有地區性的特色,未來的走向必須同時很大中華,但也很地區,就像廣東人可能不太看北京的電視劇,但是兩邊的電視劇其實都是在華文的共通性之下產生的內容。網路必須創造以「個人為中心、向世界聯繫」的架構,而好的內容要能深入當地感動人心,靠的還是在地化的感覺。

台灣的情感是不是能夠感動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這就是網路的價值所在,兩岸未來如果能在這個部分合作,我很期待。

張明正:我還是從「創造價值」的角度來談這件事,重點在於使用者願意花多少錢來使用你的服務,就算他有很強烈的使用意願,但不願意付費還是一樣。

趨勢科技投入非常大的心力在中國市場,但營業額始終無法超過全球營業總額的10%,背後的關鍵在於,技術雖然可以創造價值,但使用者的使用方式更能創造價值,例如用手機簡訊拜年或是祝賀的服務,沒有用到高深的技術,卻創造了很多商機與價值。未來手機一但成為行動娛樂的中心,如果我們能使用開放式的軟體、採用本地業者開發的晶片,就算使用者不願意付費使用服務,但各種基礎面的東西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上,還是有賺錢的機會。

詹宏志:幾位的談話,讓我想到自己的故事。2001年初,循著我對華文單一市場的概念,我曾經想經營一個在兩岸三地同時有組織與資本的出版組織,所以我找了李嘉誠來投資城邦。當時我向他提了兩件事,首先是中國大陸正在大改變,原本有9億農民,經過一、兩個世代之後,中國將會變成2、3億農民的社會,這意味著有7億的人要改行,也就代表他們需要「學習」新的知識與技能。因此有兩種行業會變的很重要,一是教育,二是出版;前者會是公部門處理,後者由私部門。知識型的雜誌或出版,會是未來二、三十年的大市場,也會對社會的順利轉型有重要貢獻。

我當時提的第二個想法是,在這個大出版媒體轉型的過程當中,台灣的工作者是有價值的,因為這群人與獨裁體制多年為伍,練就了一身「擦邊球」的溝通藝術,寫完一篇文章,表面上看來什麼都沒說,但卻是什麼也都說盡,與讀者之間共享了一種「委婉語系」。這樣的能力,其實是中國社會發展過程中所需要的,香港一直都很開放,不需要委婉,只有台灣工作者才有這樣的經驗。

只是到目前為止,要成立這樣一個在兩岸三地都有服務的組織,還是有一些障礙,或許未來還會放寬許多,但這是需要等待的。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們適不適宜協助大陸社會作快速的進展?若我們還是需要等待,那我們可以做什麼?

或許我們可以掌握「開放」的優勢,因為整個中國的獲利來源主要仍然來自上海、北京、以及廣州,如果這時候你從比較鉅觀的角度來看,就應該有四個華文市場,也就是上海、北京、廣州、再加上台灣。當別人的市場是三個,你卻有四個,這就會是個競爭力。過去,「互補」可能指涉的是產業鍊的垂直分工,但現在則更接近地理水平分工的概念,每個地方都有他的特色,都有耕耘的價值。

 完整影音請至YouTube搜尋: 2008兩岸網路菁英高峰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