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的鮭魚文化

2008.03.01 by
數位時代
西雅圖的鮭魚文化
一位在華大(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念碩士的朋友跟我聊起地景建築系的課程,她告訴我,幾乎每堂課、每個設計案都跟鮭魚...

一位在華大(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念碩士的朋友跟我聊起地景建築系的課程,她告訴我,幾乎每堂課、每個設計案都跟鮭魚脫不了關係,從小尺度的街道設計到大規模的社區開發案,老師總要求學生替鮭魚著想,力求設計的環境不會對鮭魚產生負面衝擊。明明是來學設計的,卻無一事不扯上鮭魚,朋友開玩笑地說,她根本是在念鮭魚學校!

鮭魚在西雅圖可以說是巨星級的保育動物。鮭魚為什麼那麼重要?過去,鮭魚是印地安人主要的食物來源,也是重要的文化和精神象徵。曾經,在迴游的季節,成千上萬的鮭魚爭相逆流而上,回到出生地孕育下一代,在西雅圖侵墾的歐洲白人眼裡,是捕之不盡、撈之不竭的便宜事。然而,大規模的商業撈捕加上都市開發的環境破壞,今天,許多都市河川甚至再也看不到鮭魚,西雅圖人知道事情大條了,得盡快採取行動。 保育的行動,就是讓西雅圖成為一個對鮭魚友善的城市(Salmon Friendly Seattle)。負責公共設施的西雅圖工務局,努力減少都市排水對河川棲地的破壞,同時在從河川取水以滿足市民飲用水需求之際,也不忘確保鮭魚所需的水量與水文。西雅圖所在的國王縣(King County),則針對每個河川流域量身定做專門的鮭魚復育計畫。整個西北地區,無數的政府單位和環保團體還提供相關的手冊,教人們如何在生活中保護鮭魚,甚至還有「如何成為鮭魚友善的園丁」的小秘笈。也有在地的藝術家免費發送會隨時間慢慢消失的鮭魚版畫,提醒人們鮭魚瀕臨絕種的處境。

雖然鮭魚仍是西雅圖鎂光燈的最愛,但今天保育的觀念其實已經改變,專家學者不再將火力集中在明星物種的保護,而開始強調生物多樣性,讓多元的物種能夠在西雅圖棲息繁衍。西雅圖的鮭魚保育,已經擴大成為整體的環境保護意識,而且不只是政府與學院,連私人機關也越來越重視環保。

我曾經任職的規劃設計事務所,每年都投入許多心力,讓事務所的營運越來越環保。事實上,這幾年西雅圖許多規劃設計事務所都興起環保風。有趣的是,事務所彼此之間除了在專業上競爭,還會在環保作為上互相較勁,例如比較誰家騎腳踏車上班而不開車的員工比較多,或誰家擁有較高比例的綠建築專業認證人員等等,真是精采的良性競爭。 在西雅圖住了四年多,朋友慢慢發現我開口閉口都是環境生態,猛然發現,原來自己不知不覺被西雅圖改變了。幾年來,在西雅圖的鮭魚文化和環保意識的薰陶下,我慢慢探索生活中的生態衝擊,我開始減少消費、選擇有機產品、拒絕吃牛肉。最令自己訝異的是,從前對自然科學敬而遠之的我,現在著迷於水文生態。 回頭看看我成長的城市──台北,台北有沒有會改變人的文化呢?我開始好奇,如果一個外國人在台北住了三、四年以後,會「沾染」上什麼樣的文化呢? 

關於作者廖桂賢:
台灣大學經濟系學士、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地景建築碩士,目前於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攻讀博士中。

部落格~西雅圖凹凸鏡http://blog.yam.com/kueihsienl

其他地球村二月記事
赫爾辛基/令人愉悅的北歐酷都/凃翠珊
紐約/名牌歐巴馬/林以潔

里昂/日安,總統先生/林怡廷
柏林/以瑜珈為名/陳祐蓁
東京/沒有菸味的計程車/酪梨壽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