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站團隊在雅虎奇摩重新合體

2008.07.01 by
數位時代
無名小站團隊在雅虎奇摩重新合體
二○○七年八月,一張來得匆促的兵單,打斷了無名小站與雅虎奇摩的購併整合流程,隨之而來的一場入伍歡送派對中,無名小站總監簡志宇在眾人鼓譟下,背...

二○○七年八月,一張來得匆促的兵單,打斷了無名小站與雅虎奇摩的購併整合流程,隨之而來的一場入伍歡送派對中,無名小站總監簡志宇在眾人鼓譟下,背起了大夥為他準備的軍需品背包,就連雅虎奇摩的大家長鄒開蓮也特意放下工作,為他獻上祝福。 對無名小站或簡志宇在內的創業團隊來說,走上購併之路,是一趟意義深遠的「出征」:至此,無名小站擺脫了飄搖的新創公司命運;對創業團隊來說,他們也終於可以卸下重擔,成為雅虎奇摩家族經理人一員。照理說,從此一切應該是一帆風順,但對一路走來都是討論焦點的無名小站來說,購併卻不是那麼單純的一回事。 有人說幫人算命的理論很簡單,命裡缺什麼就取什麼。這個道理套用在無名小站上,的確是再準確不過。或許是龐大的購併金額過於引人注目,也可能是校園創業後被購併的首例角色太過沈重,夢想低調的無名小站,卻總與「沒沒無名」搭不上邊。

正面看待外界批評

從購併案成立之後,回饋母校交通大學的方案、與母校老師的溝通、帳號整合……,無名小站的每一步挪移,都被網友以放大鏡來檢視,幾次事件更是引起漫天的爭議與瘋狂轉寄。對飽經世事的中年人來說,都未必能夠全身而退,而這幾個六、七年級的創辦人──簡志宇、林弘全與吳緯凱,這一路又是如何面對?
或許是一種年輕人特有的衝勁與勇氣,向來站在第一線、負責對外發言工作的林弘全表示,無論是面對批評或是各種困難,他總是會有種「相信任何事情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自信,讓他得以從困難中不斷學習。
「我們相信只要focus在該做的事情上,剩下的時間就會證明一切,」簡志宇也表示,過去他們對於紛爭從未出面反駁,除了是因不知該從何下手,也更是不願意為了當下的突發事件,打亂既有的努力步調。他指出,外界的觀察的確有助於團隊看到盲點、獲得成長,「去掉情緒性的字眼,有些意見真的還滿中肯的,」他甚至十分感謝網友願意花費精神、時間,只為了不滿無名小站而大書特書。
簡志宇如此自我解嘲:「可能是我從大學開始就一直浸淫在網路的世界裡,並不覺得自己需要很『堅強』才能處理這些。如果真的需要忍耐,我是草莓族,那有可能忍耐那麼久?」事實上,相較於與許多大公司的交手經驗,商業世界的爾虞我詐才是更困難與驚險,「網友其實還可愛多了,」簡志宇笑說。
然而,談起自己的母校交通大學,三人的表現卻顯得五味雜陳,雖然不約而同表現出身為交大人的驕傲,但對於外界在網站商業化,以及對母校回饋上的批評,幾個意氣風發的少年也難掩淡淡委屈:「說真的,哪一個網站從學校搬出來有拿錢給學校?只有我們主動捐了三千萬元,」簡志宇說。 簡志宇表示,無名小站是台灣從大學獨立成商業公司,最後被購併的首例,過程無前例可循,只能靠自己摸索,或許有漏洞,但的確是自詡效法雅虎創辦人楊致遠,為校園起家後轉商業的網站設立典範。
對於曾有教授公開指責無名面對校方的態度,吳緯凱也是一派坦然:「對於學校和老師,我們沒有愧對任何人,就是一樣的面對……。我反而覺得我們一直在幫學校著想很多事情,我們的作法就是為大家著想,為自己負責,也為所有人負責。」
只不過林弘全也表示,這一路的確讓他們學習到要以更謹慎的態度,把事情處理得更完美,「把事情『做完』跟『做好』是差很多的,」他說,最起碼在訊息溝通上,就可能以更圓融的方式,忠實傳達團隊的初衷。
「就算再來一次,我想有九九%的事情都會做相同決定,因為時空背景、綜觀所有因素就是如此。但只有那一%,會希望可以把事情修飾得更圓融、漂亮,」吳緯凱說。而林弘全更是進一步自信地表達他的態度:「我們用我們認為對的方式在做,外界的認定我們沒有反駁,但到底做得對不對,時間會證明一切。」 

**堅持「時間會證明一切」
**

「時間會證明一切」反覆地出現在無名小站團隊的嘴邊,或許這就是造就創業者的執著本色吧!但加入雅虎奇摩大家庭的無名小站,在擁有全面性的營運資源後,其中一項重要的改變,也就是化被動為主動,積極與使用者溝通。除了以輕鬆的漫畫方式向網友公開決策過程外,近日無名小站也開始用實體聚會,來加強與網友的溝通,「我們現在要進行的就是商業裸體革命,」簡志宇笑說。
如今在雅虎奇摩的羽翼與層層疊疊的機制下,無名小站或許有機會少走冤枉路。殊途同歸,但總有比較好的方式或手段,這也如同他們自己的人生:以創業起家,但最終也與他們走入竹科工作的同學一般,成為跨國企業的中堅。
問他們還想不想創業?簡志宇說:「沒想那麼多。」但這繞個大彎的境遇,對他們來說,確實是難得的經驗,即使最後還是做回了專業經理人,他們終究還是不一樣的一群。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