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茲尼克~「一定要確認這東西是你想要的。」

2007.10.01 by
數位時代
沃茲尼克~「一定要確認這東西是你想要的。」
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 11歲設立自己的無線電發射電台,13歲開始研究設計電腦。在大學讀書時,他與賈伯斯認識,兩人於197...

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
11歲設立自己的無線電發射電台,13歲開始研究設計電腦。在大學讀書時,他與賈伯斯認識,兩人於1976年創立了蘋果公司。

九月初,蘋果電腦發明人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來到台北為新書舉行簽書會。在簽書會現場來了眾多蘋果粉絲,甚至有人把蘋果二號帶來讓他簽名。

這位全球科技業最出名的「宅男」,除了出版社排定的行程,大多時間寧願待在飯店房間裡上網回郵件,吃飯則點room service,無視台北美景和美食。「真有空檔,我希望騎著我的賽格威(Segway,一種依靠電力的兩輪單人載具)逛市區,而不是坐車,」在從書店回飯店的車上,他這樣說。

沃茲尼克曾差一點被徵召去打越戰,如今堅決反對伊拉克戰爭,並認為高爾的環保概念只是做秀。對於創新、環保、工程師和下一代教育,他與《數位時代》分享了鮮明的個人想法,一如當年獨力做出蘋果電腦那樣新鮮。

Q 對於現在的年輕工程師,如何擴大自己的視野,你有什麼建議?對於非工程師的讀者,你希望他們從你的「工程師哲學」中學到什麼?
A 
對於仍在學的工程師,要想辦法獨立完成作品;對於已經在工作的工程師,你可以在下班後,在家中從事自己的專案,最好是趁著還年輕、有精力的時候。不要害怕去做無法帶來金錢獲利的事,至少你會學到一些東西。要勇敢做一件事,最好是一個人具備多種能力,讓整個計畫得以進行,甚至把其他人找來參予這個計畫,結果通常會更好。因為最後你還要找其他人來做製造、行銷,或是把東西做得更好。
記住,一定要確認這東西是你想要的,就算別人不要也沒關係,也不要擔心別人的設計跟你不一樣。忘掉過去、忘掉那些不成功的設計,去做就對了。設計應是你自己的一部分,人們一看到這東西,就會想到你,所以你最好做得愈完美愈好。對自己做的事要有熱情。

Q 企業強調團隊合作,但你剛開始時只有一個人。如何從一個人工作,轉變到和一群人一起工作?
A 
企業的目的在於生產出可預測的結果,要有可信度。如果公司主管無法在短時間內獲利而使股東失望,甚至被質疑,這就非常糟糕。工程師可以冒險,但企業不能冒險,它投入了錢,就要確保能成功,也因此必須找一個團隊,因為很難找到一個工程師聰明到能做所有事。現在要找到像我在蘋果一樣,同樣能負責軟硬體的人已經很難。
此外,大多數人只想鑽研某個很窄的專業領域,每個人都只知道他們專精的領域,但那讓創意無法生存。如果是一個好想法,它牽涉三個部門,分別由三個人負責,你得去跟他們溝通,這比一個人做所有事難多了,因為你不能一個人去試,你被團隊限制住了,這讓「在對的時間推出對的產品」變得更難,但這件事對上市公司也很重要。

Q 你曾志願去當小學老師,你從孩子身上學到什麼?
A 
偶爾我會告訴他們不能做某些事,但是當我嘗試之後,有時會發現,「哇,這行得通!」我有個眼睛幾乎看不見的學生,我知道視覺輔助軟體如何幫助他們工作,這是我一個人絕對學不到的。我也學到,電腦科技年年在變,你很難每年都教導,並寫下一樣的內容,因為變化實在太快。
我也學到有筆記型電腦的孩子,一天到晚都遇到電腦壞掉的問題。每次州政府從蘋果訂購兩萬台筆記型電腦時,我知道他們會後悔,因為很多都會被摔壞。筆記型電腦是為了攜帶而設計,但是當你帶著走來走去時,它容易壞掉。成人很小心,孩子也會正確使用,但它就是會壞。我有一疊電腦維修單,那還僅限於蘋果電腦。如果我一年買三十台電腦,我會退還三台,剩下的二十七台還要修九十次,像是螢幕、硬碟都會出問題。重要的是,孩子把筆記型電腦當成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不論他們在家、在海灘或是在學校。

Q 你為孩子爭取很多電腦,但第三世界還是有很多小孩沒有電腦,你會在第三世界進行類似「百元電腦」(編按:美元)的計畫嗎?
 我不知道資源如此貧乏的人們,是不是真的需要電腦。我不知道電腦能讓他們的生活變好多少。
早期的蘋果電腦,當時沒有網際網路,我相信可以幫助人們修正文件之類。如果你有百元電腦,也有印表機,這是個有用的工具,讓孩子完成家庭作業。我不認為世界上每種人都需要電腦,或者擁有電腦,自動就讓你晉升高收入族群。百元電腦的功能有限,但對使用電腦的孩子來說,或許可以幫助發展他們的心志,當他們長大之後,可以知道電腦能為他們的國家完成什麼,因為他們以後要管理國家、做決策。

Q 下個創新來自哪裡?矽谷或是世界其他地區?
A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我希望我做的任何事,都可能在矽谷以外的任何地方實現。我不太常思考這個問題,美國有Google,中國也有它自己的百度。我不認為創新都來自矽谷,硬體有可能,但是很多晶片設計都不是在矽谷完成。我認為美國的商機是朝向市場行銷移動,工程已經被俄羅斯與印度取代。甚至在非洲,也可以透過網路進行製造,例如盧安達已經開始這樣做了。小孩的認知能力是一步一步發展的,我認為國家的經濟發展也是有發展順序,然後會突然間像中國一樣,那些國家會有革命性的進展,進入現代社會。我曾以為世界上很多工程發明(engineering invention)都來自聰明的人,但是有網路之後,每個人都有可能。

Q 兩年前開始,中國每年畢業的電腦博士比美國還多,你怎麼看這件事?
 中國的經濟總量最終一定會超過美國,我對這事情的態度,比很多以為「美國就是一切」的人務實。他們以為沒有人會比美國強大,但是我們繼續把錢浪費在飛彈、飛機和戰爭上。過去,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就像英國,也曾到處打仗,現在呢?
我認為我是世界公民。在美國,不論有錢或貧窮,每個人都應該被平等對待,在世界上也是如此。我住在加州,但是當俄亥俄州製造很棒的纜線(cable),我會去買,我不在乎是哪裡製造的。但是在國家之間,我們卻會說:「哇,他們會搶走我們的工作機會!」但我們認為我們用對待「州」的方式,對待其他國家,每個國家都平等。如果韓國人可以製造便宜的電腦,那代表美國人可以用較低的價格買到電腦,我非常相信自由市場。

Q 你的第二本書打算寫什麼?
A 
通常你會把程式寫進一台電腦裡,叫做「組合語言」(assembler),然後組合語言會把程式印出來,你看到那些○與一是如何在新的機器上運作。我當年沒錢做這些事。因為你必須要花錢租終端機的時間,把程式打進去,但我沒錢。我只好用紙筆寫下我的程式,然後再把它打進我的電腦,一共有一百五十頁手寫稿,這就是蘋果二號。我沒有把它裝訂,我可能會出版手寫稿,這市場很小,但售價很高,這是個利基市場。
我的第三本書,是關於我說的很多笑話和惡作劇。第四本將會是我的自傳。第一本書有談到一些我自己的事,但不是全部,第四本書會多談一些我的父母和孩子。

Q 你怎麼突然對寫書有這麼大興趣?
A 
我有一棟很大的房子,很棒的景觀、很棒的停車場和人行道,但我只有一個人,大部分時間只用到主臥室和廁所,我常常坐在書桌前俯瞰矽谷,心裡想著,我真的只需要一間小房子。
我有這麼棒的房子,很希望能邀朋友來,讓他們免費住宿。如果有人住在我家,我就有個講話的伴。
兩年前,我最小的孩子也上大學了。我覺得自己應該做一些事,所以開始演講和寫書。人們只要打電話來邀約,我都說好。我還成立了半導體公司,為公司上市做海外法說會,募集到二億三千萬美元。如果是當年,我還忙於家裡的事,一定沒辦法答應。不過,我希望我沒有這麼常做海外旅行,九月我將只有兩天在家,新書宣傳、演講,我試著減少演講。

Q 矽谷的知名企業,多是由一組夥伴開始創業,像是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保羅.艾倫(Paul Allen),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和鮑伯.諾宜斯(Robert Noyce)、葛登.摩爾(Gordon Moore),以及楊致遠(Jerry Yang)和大衛.費羅(David Filo),還有你和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你怎麼看?
A 
我當時在某些技術領域,沒有人做得比我更好,賈伯斯有很強大的行動力,所以合作很成功。他剛開始沒有想成立電腦公司,只希望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他永遠都在講電話,試圖把事情做好,我也在做同樣的事,只不過是在技術面。我們很幸運,從不吵架。他讓我做我專長的事,我也不過問他的工作,這就是最好的合作夥伴關係。

Q 有人認為,蘋果電腦、iPod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技術,而是因為設計。
A 
科技靠公式運作,但人性靠情緒,像是大腦怎麼控制肌肉,就像iPod那個圓形轉盤的設計,雖然我不認為iPod的外型設計真的那麼棒。iPhone的操作很人性,當我使用我的iPhone,它呈現的網頁就跟我在筆記型電腦上看到的一模一樣,只是比較小,用一隻手就可以操作,我不需要學新東西。

Q 你認為iPod與iPhone的設計,與蘋果電腦原始的設計概念一致?
 數位產品應該為使用者著想而更簡化。手機設計很難簡化,因為有很多固定按鍵。當我看著我手機的功能設計,摩托羅拉的razor使用比較迅速,我按一個鍵就可以打給我想要的人。當我騎著我的塞格威時,我只要用聲控就撥號,可惜iPhone都沒有這些功能。但是iPhone真是太有趣了,你可以把你的聯絡人名單捲來捲去。

Q 你認為蘋果會進入電視產業嗎?
 他們已經很接近電視產業了,不過他們應該不會製作自己的節目。他們有技術做電視,但沒能力做內容。有人說,你們已經有影像商店了,何不自製影片?這樣你就可以獨力完成一個完整的使用經驗。我不知道,但我沒聽說蘋果有這種計畫。

Q 你現在還是領蘋果的薪水?
 對,我希望永遠都能領到蘋果薪水,成為在職時間最長的全職員工。

Q 你的年薪有多少?
 大約兩萬六千美元,實在太低了,根本沒注意。我仍受員工守則約束,不能為所欲為。

Q 身為終身員工,你對賈伯斯有什麼建議?
 我不會給他建議,我只會給他鼓勵,或告訴他哪些事情做的不好,可以換個方法做。但他的個人意見很強烈,知道怎麼做對蘋果最好。有時候他會因為我提出好意見而給我獎勵。他最近才剛給我一個小獎座,「你已經在這工作三十年了!」沒幾個能待這麼久。

忘掉過去、忘掉那些不成功的設計,
設計應該是你自己的一部分,
人們一看到這東西,就會想到你,
所以你最好做得愈完美愈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