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格城市

2007.10.04 by
數位時代
風格城市
在暑假快要結束之際,去了一趟倫敦,犒賞自己在暑假這段期間的勤奮工作(哈,這當然是在為自己的享樂,找個正當的表面理由)。雖然只有短短的八天,但...

在暑假快要結束之際,去了一趟倫敦,犒賞自己在暑假這段期間的勤奮工作(哈,這當然是在為自己的享樂,找個正當的表面理由)。雖然只有短短的八天,但這趟倫敦之旅讓我的感受相當強烈:那就是見證風格城市的發展!在台灣,風格城市是一個相當陌生的名詞,因為我們對於城市發展的想像,往往局限在「現代化」的模式裡,認為只要將基礎建設包括交通、衛生、住宅等機能加以現代化,就是一個發展成熟、具有國際水準的城市。所以捷運、污水下水道、高樓大廈等一直被台灣視為城市進步的象徵,也是城市規劃的首要重點。

然而,我們常感嘆的是,既使是台灣最現代化的城市——台北,都落後世界先進城市的發展,有段不算小的距離。其實現今台北的現代化城市設施並不比國際大都會來得差。雖然這些現代化的建設大幅度改善物質生活條件,可是在國際的城市舞台上,台北至今仍不是一個讓世人讚嘆的先進城市。

台灣的城市發展需要新的思維,必須跳脫傳統的現代化推動模式。德國《明鏡週刊》(Der Spiegel)在八月的時候,曾以「歐洲的酷(cool)城市」做專題的介紹。文中強調,一個城市酷不酷,將是新世紀的城市競爭力關鍵。能夠被稱得上是酷的城市,意味著這個城市對於創意創新、生活體驗、人文價值等極度的重視以及積極的推動。一座酷的城市將會對創意工作者產生莫大的吸引力,因而能夠聚集巨大的發展能量。文中介紹阿姆斯特丹、巴塞隆納、都柏林、哥本哈根、漢堡等新興城市的崛起,憑藉的就是酷城市的發展。

台灣傳統的城市建設思維模式從來不會認為一個城市酷不酷是重要的事。對傳統思維來說,酷甚至是偏差的行為,是對於治安的危害。相反的,新的城市推動模式則是把酷視為城市競爭的優勢條件。新模式主張,酷代表的是個性。有性格的城市,才會吸引人。城市缺乏個性,會讓人感到無聊乏味。

面對今日全球化的激烈競爭環境,城市酷不酷變得很重要。台灣的城市長久以來忽視城市性格的發展。就像人一樣,性格的打造不是靠光鮮亮麗的外表,性格是源自於一個人的生活態度、價值主張與生活方式。虛有其表的人會讓人覺得很俗,而不是很酷。同樣的,想要成為一個酷城市,不是多興建幾條捷運、多蓋幾棟購物中心等現代化的作為就可以創造出來的。成為酷城市的首要條件是,這個城市必須要有豐富的生活內容。

沒有生活風格作為基底,一個城市不可能變得很酷!

我們需要的是城市的風格化推動模式。在二十一世紀,台灣的城市必須風格化,成為風格城市。一座因為生活風格而美麗、繞著生活風格而運轉的城市就是風格城市。倫敦並不是現今唯一以風格著稱的城市,Thames & Hudson出版社以風格城市為名,出版一系列的旅遊書籍,除了倫敦之外,還有紐約、雅典、阿姆斯特丹、柏林、巴黎等城市。這些城市擁有許多讓世人羨慕與嚮往的生活風格,成為這些城市的發展優勢,是其他城市所無法超越的發展距離。

住在風格城市的人,喜歡過生活、懂得過生活,而且他們想要過的是多元的、優質的、品味的、生動的生活。生活(而不是工作)成為城市最重要的資產。創意工作者可以從這些生活資產中找到創作的靈感,發展成為深具魅力的創意產品。不論是流行音樂、電影、設計、出版或是時尚等,倫敦的文化商品在全球市場皆占有一席之地。倫敦的生活風格往往是這些文化商品的利基。

更重要的是,生活資產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城市體驗。每個城市都可以蓋摩天輪,但並不是每個城市都會有倫敦柯芬園(Covent Garden)的街頭藝術;每個城市都會有大型購物中心,但並不是每個城市都會有倫敦諾丁漢區(Notting Hill)的市集。為了體驗這裡的街頭藝術與市集,每年有無數來自各地的遊客,為倫敦帶來豐厚經濟效益。街頭藝術與市集已是倫敦重要的城市競爭力,而台灣則還將它們視為單純的文化活動。

在台北,滿街都是連鎖店。在倫敦,我們常看到的則是特色酒館,這些酒館很少是連鎖經營的。每到下班或是休閒時間,你就會看到人們群聚在這些特色酒館享受生活。這樣的街景差異明顯表現出來兩個城市的發展落差。當我們還停留在現代化的城市發展階段時,倫敦已邁入風格城市的層級。在新世紀,哪一個城市擁有豐富的生活體驗?哪一個城市有性格?將會決定哪一個城市具有更高的競爭力。

新的城市推動模式是把酷視為城市競爭優勢條件。
新模式主張,酷代表的是個性。
有性格的城市,才會吸引人。
城市缺乏個性,會讓人感到無聊乏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