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就像加減法,在創造與破壞間求平衡

2007.11.01 by
數位時代
設計就像加減法,在創造與破壞間求平衡
﹁  為市場創作是愚蠢的,尤其在這個已沒有客觀價值的世界,沒有自己主見的公司和設計師,都將會被踢出市場,」灰白色的頭髮,臉上總是掛著爽朗的微...

﹁  為市場創作是愚蠢的,尤其在這個已沒有客觀價值的世界,沒有自己主見的公司和設計師,都將會被踢出市場,」灰白色的頭髮,臉上總是掛著爽朗的微笑,日本知名設計師黑川雅之直率地提出自己對於設計的核心見解。

黑川雅之的父親與兄長都是建築設計師,所以他自然而然地也成為建築師。年僅三十歲就成立自己的建築設計事務所。對他來說,設計就像是在做加減法,把多餘的東西去除,從自己的需求來思考。

回答自身的生活問題
「對我來說,設計就像是對正確的事情設定標準,」黑川雅之表示,但他也認為這在目前是一個非常艱困的工作,因為現在的社會充斥多元歧異價值,設計師必須思考「自己對生活的渴望是什麼」、「以什麼姿態活著」,最後再反映在設計作品上。

好的設計,必須以自己生活的核心目的為宗旨,設計是設計師切身的生活課題,市場則是每個人各自表述多元價值的論壇。

黑川雅之相信,從過去的商品設計和生產脈絡中,可以找到豐富的訊息,藉以預測和計畫下一個世紀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他和其他日本企業(如豐田、佳能)的商品規劃、品牌行銷負責人一起成立了「商品學研究會」,企圖為設計和商業搭起橋樑。

所謂「商品學研究會」,是觀察「商品」背後所特有的經濟、產業、人的慾望和本質,找尋創造新商品的思想和方法。

對黑川雅之來說,「啟動革命,想像未來」是身為設計工作者的宿命與夢想。所以商品學研究會效法考古學的發掘精神,爬梳二十世紀的商品發展:從流線形飛機到可口可樂的曲線瓶身,從即可拍相機到保時捷跑車,從手機到G Shock手錶等,藉由這些商品,具體描繪出過去迄今的社會景觀,也可以由這些,勾勒出未來的設計雛形。

創造和破壞之間的平衡
黑山雅之認為,設計就是一種創造和破壞之間的平衡。人類的思想透過記憶的積累不斷被探索,並進行價值的抉擇。

這些價值的抉擇包括:自由的不安全感與安全卻不自由、美的生活或是正確的生活、計畫或偶然、肉體或精神的滿足、創造或破壞。設計師在其中擺盪思考,然後必須不斷地設問,從這些矛盾中,發自內心給出一個坦率的答案,才能夠造就風格多樣的好設計。

設計從對美的期待開始,表現方式則有一些共通法則,這就是所謂「設計的修辭」。這些設計的修辭法包括:對家屋的記憶、運用矛盾原則、回歸事物的原型(prototype)、對傳統的再利用、讓人會心一笑的欺瞞、性的意象等。

面對全球化浪潮鋪天蓋地而來,身為亞洲著名的設計師,黑川雅之從不認為亞洲的文化相對較弱勢,或者是必須去抗衡西方文化。當然西方文化和東方文化的出發點截然不同,但對他來說,不論是美國、日本或台灣,都有自己很好的文化特色。

黑川雅之強調,設計的最高境界是文化,而文化本質在人的思想。從觀察、探索中,去了解每個人潛意識但沒有表現出來的需求,了解文化的本質,才可以創造獨一無二的設計。 

黑川雅之 
●現職:K株式會社負責人、商品學研究會會長、建築家、日本大學大學院藝術學研究所教授 ●經歷:建築作品包括千葉Port Park野外劇場、風與光之塔 ●學歷:名古屋工業大學建築學系、早稻田大學博士 ●成就:曾榮獲室內裝潢協會大獎(1976年)、每日設計獎(1986年)、Good Design獎(1994年)等獎項,多件作品被紐約現代美術館收藏 

**黑川雅之大師一堂課 
保持好奇心 享受生活 
**儘管黑川雅之已經年過70,但他體內似乎還隱藏著一個充滿好奇心的頑童,不僅與時俱進,寫起部落格。他在今年9月更成立了自有品牌「K」的網路商店,企圖透過網路來販售自己設計、精選的產品。
「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設計師可以製作想要製作的好商品,不受市場力量的過度支配,」黑川雅之表示。
親自面對親和力十足的設計大師,記者按捺不住好奇心,問了一個非常基本的問題:「怎麼增加自己的創造力?」只見黑川雅之咧著嘴笑說:「也許我的創造力都來自於吃喝玩樂。我非常喜歡享受生活,也建議大家多去接觸好吃的食物,去好玩的地方旅遊,保持一顆好奇的心,enjoy it!」

黑川雅之部落格「曼荼羅紀行」:www.designtope.net/kurokawa/
「K-shop」網站:www.k-shop.net/
 

胡佑宗(ndd design group創意總監) 
**創作與設計的源頭
須發自母土文化  **

好的設計創作,其實應該是從自身的環境,思考如何與母土環境的生活做創作性的連結。身處於台灣,最豐富的資源就是福爾摩沙盛名和中華文化特質,從老祖宗的學問裡找靈感。

從母土文化找養分,並不是表面形似的東西,而是一種對於文化本質的認識,再和現代生活揉合。這些中國文化包括形體、器皿、食物、情感與道,必須先從深刻認識固有的文化資產,才能有詮釋轉化的能力。透過在現實生活觀察、找問題,才能讓文化與設計交會,做出有原創力的設計。

在設計界,許多人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並藉由策展來追尋答案。在世界舞台上,台灣設計師與其一味西化,不如從自己文化中找出老祖宗的智慧。台灣設計師通常會先去擔心外國人懂不懂,而非理直氣壯地相信自己文化的美好。

發掘過往經驗的美好

我今年策辦的「五十凳:點.心設計邀請展」,以在中國民間已有一千多年歷史的長凳為主題,邀請五十位台灣設計師來設計板凳。設計出來的成品包括結合象棋版的凳子(你可以馬上聯想到公園裡老伯伯聚在一起下棋),或是「妙手回春」,把不要的匾額做成家具,甚至還有可以坐在上頭洗刷衣服的凳子。

從這些琳瑯滿目的創作,不難發現這些作品的共通性,是「以傳統文化作為母體」,尋找創意。每個生長在台灣的人,都可以在裡面找到某些似曾相似的生命經驗。
對創作有興趣的人,可以從觀察生活的每個細微片段,理出創作的脈絡,進而擴大可以思考的創作範圍與能量。從一杯茶、一件藍染的衣裳或是一朵花開始,加入尋找台灣設計的現在進行式。(採訪.撰文=謝光萍 攝影=陳永全 照片提供=胡佑宗) 

胡佑宗 
現職:ndd design group創意總監
經歷:曾擔任燦坤企業開發部工業設計師、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籌備處展示組研究助理。之後創立ndd design group
學歷: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取得德國柏林藝術大學工業設計系學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