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神的必要

2007.11.01 by
數位時代
恍神的必要
如果說,當機有時是一種電腦的自我保護,是它對使用者不夠溫柔的小小抗議,就像我若工作壓力過大,唇舌就可能會破個洞以示警訊。我總覺得,生活裡某些...

如果說,當機有時是一種電腦的自我保護,是它對使用者不夠溫柔的小小抗議,就像我若工作壓力過大,唇舌就可能會破個洞以示警訊。我總覺得,生活裡某些片刻的恍神,其實是很必要的放空。

然而,一個公眾人物若被記者拍到神情恍惚,立刻就會被拿來當作嘲諷的八卦話題。尤其是因用藥或情緒不穩已有前科紀錄者,媒體最愛持續追蹤他們的出神醜態,彷彿他們再也不曾清醒或專心於一件正事。

相對的,那些看來總是律己甚嚴、形象美好的人,比如西裝筆挺的企業家,卻鮮少能見他們心不在焉的面目。頂多是在社交場合打個小盹被拍到,讀者也會善體人意地解讀出「他太辛苦、太累了」。反正無論如何,成功人士總是專注而認真。

大眾傳媒無疑是生產及複製刻板印象的主要工廠。其對公眾人物報導的嚴重傾斜(老是醜陋vs.一切美好),乃是建立在諸如「渙散vs.認真」、「失神vs.用心」等傳統二分評價的前提上,然後多數閱聽人亦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這套判準。

於是很少人會相信:恍神或空白,其實都是必要的心智狀態;與之對應的專注和牢記,則不見得是總要維持的生活姿勢。畢竟從小到大一路挺過大大小小考試、接受優等教育、進入高階職場的人們,早已練就一套硬挺面對超量資訊的好功夫。

所以關於恍神──注意力和記憶之間的介面出了問題,以致於忘東落西、心不在焉,當然就成了菁英階層避之唯恐不及的差錯。據此更因應而生各類提醒物件,從手工的記事本到高檔的PDA,全都回應(其實也召喚)著某種失憶恐慌。

偶爾心不在焉是好的
然而,總是牢記一切、全神貫注的人生,真的就比較完滿嗎?

俄國神經學家魯利亞(A. Luria)曾對著名的記憶高手Shereshevski進行長期研究,發現他對周遭事物皆能有細節性的記憶;但很諷刺,這卻使到他難以挪出心力,進行較高層次的抽象思考,甚或也影響到他感官的細膩敏感度。

哈佛大學心理系主任沙克特(D. Schacter)據此主張:記憶有時「少即是多」。恍神帶來的暫時忘卻,其實是回應我們體內資訊超載所必要的反動。偶爾心不在焉,反而帶來了另類靈感或想像;至於出槌的醜態,只是微不足道的代價罷了。

在這篇專欄動筆前,我剛結束三小時講課。密集的知識從記憶、加工到出口,整個超載至極。也因此,有點恍神到接近空無的狀態。如果這些文字讓你也跟著恍神起來,請多見諒。並容我狡猾地說:這是作者故意製造的效果,其實是為了你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