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獨裁

2008.02.01 by
數位時代
精英獨裁
假設你出生在中國,是家裡的獨子。從小有父母兩人外加四位祖父母寵愛著你,有時候他們甚至稱你為小皇帝。他們灌輸你所謂正統的儒家思想,特別是官...

假設你出生在中國,是家裡的獨子。從小有父母兩人外加四位祖父母寵愛著你,有時候他們甚至稱你為小皇帝。

他們灌輸你所謂正統的儒家思想,特別是官僚體系與勤奮工作的價值。他們供你讀書上學,而你也了解到要學會中國文字得有點不凡的記憶能力。這時候起,整個中國的強大人力資源政策開始形塑你的人生。

你發現了所有觀光客在幾場交談後所發現的事情︰今日的中國瘋狂追求聰明才智,而中國的統治者尋找人才的方法則與美國職業籃球無異——徹底深層、殘酷的菁英主義。

隨著一年年在學校中成長,你知道要進入重點大學的前提,是在學業最後一年高分通過一次大考。類似的考試制度在中國已行之千年。

真正能靠這些考試審核的能力其實有限,主要是證明學生所下的苦工與記憶力兩件事。你的青春期則完全繞著這些考試打轉,在一堂堂的家教班與漫長的自習中度過。

中國每年大約有九百萬莘莘學子參加大考,只有前百分之一的學生能進入重點大學。其他人幸運點的,則到二輪大學就讀。那些不幸的傢伙很快發現,或許他們仍有發展事業的可能,但功成名就的機率已大幅下降。二輪大學的學生自殺率頗高,因為不少人深覺愧對父母。

然而你成功了,高分通過考試並進入了北京大學。在北大,你對教授們奉若神明,因為你知道一旦學業成績出色就能成為共產黨員。搞不清狀況的西方人,老以為中國共產黨仍舊與某種政治理念有關,你則心知肚明中國早已沒什麼政治意識可言,大家在意的只是錢。中國共產黨本質上根本像個規模龐大的共濟會頭顱黨(Skull and Bones),是成員們用來博得財物的社會網絡之一。

現在你是個貨真價實的天之驕子,因為一路順利走完大學之路。你手頭上有許多選擇,比如可以到跨國性美商公司上班,學習資本主義的手法,然後回來中國成為企業家。然而你選擇進入政府服務,不單風險較低,也給了你同時為國服務與致富(靠檯面下交易)的機會。

就某方面來看,你選擇哪條路其實不太重要,不論在商界或政界,你都是同一批企業官僚(corpocracy)的一員。西方社會裡,企業與政府間總瀰漫著一股衝突感;在中國,兩方人馬都來自同一個社經網絡,並為了共榮彼此合作。

你的人生受到企業官僚的遊戲規則所左右,團隊精神受到高度重視。雖然社會上沒有真正的意識型態之爭,但不同的社會網絡則競爭著權力和財富。這個體制的確會獎勵人才,被稱為組織部(Organization Department)的機構,會挑出那些被證明有行政管理能力的人才。而你努力工作,幫助治理地方,還在鋼鐵和通信等國營企業擔當主管。你,平步青雲。

當你與美國人交談時,發現後者總是對中國共產主義抱有迷思。你試著對他們解釋中國早已不是共產主義國家,而換成另一套新系統︰績效導向的家父長主義。你對他們開了個玩笑:這就好像長春藤盟校披上共產黨的外表,只不過沒有改掉學校名稱;也好像擁有自己軍隊的哈佛校友會。

你告訴你的美國朋友,這是個菁英導向政府,統治的方法就像聰明的父親管理一個家。它當然會聆聽一下人民的意見,但多數的管理階層會自行決定什麼才是對社會大眾有益。

這套家父長制度同時也吸收了敵對的勢力。曾經一度,中國的經濟成長似乎造就了一批獨立的中產階級,但是現在這些較為富饒的社會勢力明顯地被整套政商結構吸收了;曾經一度,學生們為了爭取民主發動學運,但現在大家的訴求則是經濟自由與發展。

這個管理體系並不墨守成規,它的成員們能很迅速地面對中國的弱勢,並且主動迎接現代化改革(只要這個改革並不挑戰到政治權力)。

最重要的,你自己也相信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菁英們的確能替國家謀福利。中國迅速富裕起來,數以百萬計的人民脫離了貧窮,上海甚至有比美國更富麗堂皇的購物中心。辦公大樓在中國林立,馬路上也充斥了高級的奧迪轎車。

你為了這套精英官僚的施政成果感到驕傲,並且期待著它領中國前往下個目標︰從製造型經濟轉型為服務型經濟。但在心底深處,你不禁懷疑著︰或許這樣一個由上而下、以記憶力為基礎的團體,完全無法引導出一個彈性並充滿創意的社會——不論這些統治菁英們有多優秀。
當然,這只是一個你僅在夜半時分一閃而過的念頭……。(翻譯∥陳松筠) 

在為精英官僚施政成果感到驕傲時,不禁又懷疑著:
或許這樣一個由上而下、以記憶力為基礎的團體,
完全無法引導出一個彈性並充滿創意的社會──
不論這些統治菁英們有多優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