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一回事?

2008.02.01 by
數位時代
這是怎麼一回事?
對我熟悉的讀者們都知道,本人判斷一次次的以阿安全協定是真是假,有個最簡單的原則︰如果你需要某個以阿專家來解釋狀況,這協定九成九是假的。現在所...

對我熟悉的讀者們都知道,本人判斷一次次的以阿安全協定是真是假,有個最簡單的原則︰如果你需要某個以阿專家來解釋狀況,這協定九成九是假的。現在所謂的全球氣候協議也是同樣道理︰如果你需要某個環保學者來告訴你事情始末,那想必不是真的。

這次的峇里氣候協定(Bali climate agreement),雖然我親自與會,但還是請教了十來位專家的意見。而且更糟的是,我還是不確定最後的結論到底是什麼。本人並不反對打造一個多達一百九十多國的體制來達成碳排放氣體減量,只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整個計畫應該在南北極融化完之前都無法具體落實。

其實有個更好的辦法,那就是讓美國變成模範,證明世界上最乾淨環保的國家可以多麼繁榮、安全、創新且健康,然後讓其餘各國起而傚尤。不幸地,有兩個理由讓布希團隊無法達成上述目標。首先,團隊的信用已殘破不堪,即便把過去兩年內這個行政體系所提出所有關於環保、生質能源的計畫,並外加那個由民主黨推動,布希應該在○七年十二月十九日簽署的聊勝於無能源法案都算在一起,也無法彌補美國遭到破壞的信用。

星期四時︵編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美國談判代表及環保學者之間在峇里發生了一場值得付費收看、啟發人心的衝突。美國隊正在進行大簡報,底下擠滿來自世界各地的環保行動份子,個個摩拳擦掌打算狠狠修理美國一頓,因為大家都認定代表布希政權的後者必定愚蠢不堪。

結果卻出人意表。整整九十分鐘,主持美國能源部再生能源計畫的凱斯納(Andy Karsner)、主導白宮氣候政策的康諾頓(James Connaughton)等人進行一次大型報告,徹底展現團隊對於氣候議題,還有解決問題所需技術的了解。他們對於會議主題的精通程度讓人印象深刻,以致於環保行動份子不由自主地產生了疑惑︰一方面這些美國人的確了解他們自己在講些什麼,但另一方面,我保證現場沒人相信他們代表布希團隊真正的政策立場。

彷彿有讀心術一般,印度行動團體the Centre for Social Markets的執行長梅拉(Malini Mehra),直接拿起麥克風迂迴地請教這些布希的左右手們︰你們到底是從哪個星球來的何方神聖?想必不可能與布希有任何關係。

「因為每一個對環保新聞有所關心注意的人都知道,布希團隊從頭到尾只傳達過一個訊息:任何想要改善氣候變異的重大措施,都將威脅美國的經濟及生活型態,」梅拉事後如此對我說。所以現在聽到這些美國官僚

「如此詳細且專業分析這個議題,實在與我們過去對布希團隊的認識相違背,」她補充。
這樣的後果絕大部分是因為布希在二○○一年對《京都議定書》棄之如敝屣,並且六年來沒有提出任何替代方案。這等於在大聲告訴世界:滾開,我們只在乎自己!所以現在即便布希與國會跨出了一小步,也沒幾個人相信這些行動是真的。印尼亞齊省(Aceh)的首長友蘇(Irwandi Yusuf)就直接了當跟我說:「我們不信任所有來自布希團隊的美國人。」

另一個無法成為模範的原因則是,所有美國截至目前為止針對氣候暖化所做的,都無法達到本質上的轉變。對於這樣一個需要大量創新的全球性議題,美國所做的,充其量不過是不斷增加各種零星的行動方案。而且若沒有任何的價格機制(如課徵碳稅或排放交易制度)讓人們感到有利可圖,進而願意長期對綠色科技進行巨額投資,大規模改變也不可能發生。

布希團隊熱愛新技術,卻不喜歡能夠激勵新技術的種種價格手段。順帶一提,美國的財政或能源相關部會首長們根本沒參加這次的峇里會談。

「這是經濟體質轉變的議題,而非單純環保法規的問題,」國際保育組織(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編按︰作者的妻子亦為董事會一員)的副總裁普克特(Glenn Prickett)說:「本質轉變所需要的,遠超過通過一個法條或簽署一份協議,必須投入和布希團隊為了反恐戰爭所付出的同等心力。目前還沒有哪位美國政治家用真正嚴肅的態度處理相關議題。」

所以我仍舊搞不清楚這次的峇里會談在幹嘛,但可以確定的是,它只不過是對整個議題的增補卻非轉型——而遞增主義在綠色科技的領域裡,充其量是個嗜好。(翻譯∥陳松筠) 

對於這樣一個需要大量創新的全球性議題,
美國所做的,充其量是不斷增加各種零星行動方案。
而且若沒有任何的價格機制讓人們感到有利可圖,
大規模改變也不可能發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