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鴨子上哪去?

2007.05.15 by
數位時代
野鴨子上哪去?
公園裡的池塘結冰了,野鴨子上哪去?」看過《麥田捕手》這本老書的人,應該不會對這個問題陌生,作者沙令傑借書中主角荷頓之口,問出這個眾人譏訕的蠢...

公園裡的池塘結冰了,野鴨子上哪去?」看過《麥田捕手》這本老書的人,應該不會對這個問題陌生,作者沙令傑借書中主角荷頓之口,問出這個眾人譏訕的蠢問題。

這個問題還真不是事不關己:過去十年來台灣傳統產業和電子業的幹部考慮過這個問題,近幾年來台灣的金融業工作者考慮的也是這個問題,相信未來幾年台灣的老師也好,出版業工作者也好,非得認真這個問題。只是這個問題有個比較實際的版本:「經濟結冰了,工作機會愈來愈少了,該去哪裡?」

「公園裡的池塘結冰了,野鴨子上哪去?」這個問題的浪漫回答,是大自然自有安排,但科學家們缺乏浪漫情懷的回答卻是,這群野鴨子其實是候鳥,冬天一來,就南下過冬了。

這不也是台灣工作者的命運嗎?浪漫者可以說老天自有安排,但缺乏浪漫情懷的殘酷事實是:經濟寒冬襲擊了某些產業,因此工作人員必須像侯鳥一樣遷徙,從寒冷之處移居到溫暖的地方,過去是傳統產業,現在是金融業,未來還會有其他產業。

最近最明顯的工作者候鳥現象正是金融業,這其實是產業外移加上政府政策兩者交互作用的結果。過去十數載不斷累積的產業外移,使得許多企業金融客戶遠離台灣,使得銀行從事企業金融人員,必須飛來飛去,以便與客戶接近。久而久之,跟著產業遷徙他鄉的狀況漸次出現,但以總人數來看僅僅在百人之譜。

接下來出現的零售金融(在台灣也稱為「消費金融」)工作外移,人數卻大幅增加。其實這是國際上很不尋常的現象,通常零售金融的從業人員,不必離鄉背井討生活。但台灣因為產業外移嚴重,原本就有部份私人銀行家,因為客戶遷居而轉移到香港等地。但工作者侯鳥現象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台灣政府的政策,由於台灣的遺產稅等稅率遠較星港等地為高,因此許多即使是居住在台灣的金融業客戶,選擇把財產轉移到新加坡、香港等地,這些狀況原本是以高身價個人為主,但因為政府強迫有含「紅色素」的海外基金下架,造成許多一般個人,即使身價普普,本身也居住在台灣,竟也選擇親赴香港、新加坡開戶,或把財產遷移出境。為了服務這些客戶,金融業的就業機會,也跟著像青春小鳥一樣一去不回頭。

因此有金融業的資深從業人員喟嘆,過去在香港或新加坡等區域金融中心找工作很難,如今不論什麼阿貓阿狗都在星港工作,而且有更多的人趕赴大陸工作。

真正值得尋思的問題,是台灣新一代的工作人員除了香港、大陸等地之外,其實在世界其他地區的工作戰鬥力已經大幅減弱。相較於當年的外流熱,幾乎都是前往美國等地方工作,可以說是挑戰世界巔峰,如今幾乎都是瞄準中國大陸,說好的是放眼未來,說不好的就是沒有在第一流戰場奮鬥的能力,未來可能有更多不同世界觀的人才,但是出現像李安、王建民等拔尖人才的機率可能較低。

當然接下來要面臨嚴重考驗的不只傳統產業、電子業及金融業,最明顯的是教育事業,如果轉型不成功,可能就要面臨許多人遠赴其他地方。不過最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地處亞熱帶的台灣,為什麼池塘會結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