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外籍菁英,滋養本土產業

2007.06.15 by
數位時代
留住外籍菁英,滋養本土產業
一開始,我忍不住想笑,接著則有點哀傷。今年我參加了美國科學與工程的頂尖學府之一——壬色列理工學院(Rensselaer Polytechni...

一開始,我忍不住想笑,接著則有點哀傷。今年我參加了美國科學與工程的頂尖學府之一——壬色列理工學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的畢業典禮。我就坐在前幾排的座位上,看著首批畢業生們魚貫上台領取證書,他們都是博士班學生。一個接著一個,校長安捷克森(Shirley Ann Jackson)念出名字,並授予博士學位,有生物科技、電腦,也有物理跟工程。

之所以想笑,是因為這些壬色列理工學院的新科博士似乎都是外國人。「呂宏、謝煦、袁道、唐福(皆為音譯)」,在一連串此起彼落的外國名字中,有那麼一刻,我以為整個物理博士班都是中國學生,直到馬洛(Paul Shane Morrow)結束了我的噩夢。對於這個安捷克森稱為美國高等科學教育「寧靜危機」的荒謬現象,你也只能面露苦笑。

千萬別誤會,對於美國持續設立大專學院,並擁有能夠吸引世界頂尖菁英的學習文化,我高度推崇。然而問題,同時也是我哀傷的原因是:校長安捷克森的旁邊,少了一位美國移民局的官員,當場核發綠卡給這些新出爐的外國博士。內心深處,我希望他們全都留下,歸化成美國公民,在這塊土地上做研究、搞創意。我們如果沒辦法教育出大量的本國菁英知識份子,那麼至少要進口多點外國人才,否則美國社會將無法維持目前的生活水準。

這個時代,人人都可輕易運用各種創意與工具,也因此差異化的關鍵反而是人天生的資質,而國會居然沒有盡可能敞開大門,來吸引世界第一流人才進入美國,這無疑是一種愚蠢。我很嚴肅的建議,在美國境內拿到博士學位的學生,不分科系,都該獲得美國公民權。我希望他們留下來。政府設法提高這些人才居留在美國的門檻,簡直是瘋了。

由科技公司所組成的聯盟「競爭美國」(Compete America)正在向美國國會請求,增加欲聘僱專業外籍員工公司所能申請的H-1B簽證數量(編按:核發給專業工作人士的非移民簽證),以及提高發行給想居留美國的高科技外籍工作者居留證數量。就讓他們如願以償吧!不僅僅是因為這些需求的產生,其實起因於美國本身根本培育不出足量的工程師,更因為假以時日,這些人才將開拓自己的事業,屆時他們所創造出來的優質工作數量,將遠大於現在被他們占據的。矽谷就是最好的例子,在這裡重要的是創新,也仍然是許多好工作出現的地方。

各位,我們不能再對這些事情持有愚昧的想法。大量外籍學生就讀美國的科學研究所,在實驗室做研究,發表大量論文,現在則讓他們更加輕易地回母國去創業,最終這一定會衝擊生活水準。特別是我們的高速網路普及率已經逐漸落後他國,美國從二○○一年的第四名,掉到今年的第十五。
我必須對「個人民主論壇」(Personal Democracy Forum)的兩位創始人拉斯(Andrew Rasiej)和塞菲(Micah Sifry)致敬。他們正在推行一項要求總統候選人重視美國數位化不足與落差的運動,要讓後者成為總統選戰的議題之一(詳情可參考http://www.techpresident.com)。

二○○五年時,拉斯曾嘗試在紐約以隨處享有廉價無線網路為號召,競選公益辯護人,但卻失敗。如今他指出,「只有半數的美國人擁有寬頻網路」,我們必須從「不放棄任何孩子」(No Child Left Behind)到「讓每個孩子上網」(Every Child Connected),他如是說。

《華盛頓人》雜誌的編輯葛拉芙(Garrett Graff)點出一個哀傷的事實:九一一事件及千瘡百孔的伊拉克戰爭,幾近耗盡美國社會的能量——那股拿來討論高等教育、健康保險、氣候變化和國家競爭力的能量。
葛拉芙即將出版的著作《第一場選戰》(The First Campaign,暫譯)正是探討這個主題。他觀察到,如今只有行政官員會提到這些主題,但缺乏華盛頓當局的關切與領導,前者所能著墨也有限。

這也是為什麼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以最不造成傷害的方式,結束伊拉克對我們生活的控制,否則淪陷的,不只是伊拉克,還有美國。現在,已經到了做出抉擇的時刻。 

若我們沒辦法教育出大量的本國菁英,
那麼至少要進口多點外國人才,
而國會居然沒有盡可能敞開大門,
吸引世界一流人才進入,這無疑是一種愚蠢
。 

大量外籍學生就讀美國的科學研究所,
在實驗室做研究,發表大量論文,
現在則讓他們更加輕易地就回母國去創業,
最終這一定會衝擊美國的生活水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