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不一定是新鮮事

2008.07.01 by
數位時代
創新不一定是新鮮事
我們往往把創新和高科技連在一起,甚至於劃上等號,其實人類的歷史就是各式各樣的創新歷程,人類的文明就是前仆後繼的高科技累積。信手拈來就說金庸膾...

我們往往把創新和高科技連在一起,甚至於劃上等號,其實人類的歷史就是各式各樣的創新歷程,人類的文明就是前仆後繼的高科技累積。信手拈來就說金庸膾炙人口的《天龍八部》,故事中宋、遼、金夏、蒙古、大理、吐蕃各路英雄好漢,在大時代的舞台上發光發熱。在真實的歷史上,宋代也是一個文明彼此衝擊、科技快速發展的時代。

宋太祖趙匡胤留名後世的太祖專利是「兵樣」。兵樣說穿了就是舉辦男模選秀,再用男模特兒當標準選兵。宋代後來又改進用「等長杖」,就是用一根木尺來測量身高。等長仗是用來測量成千上萬成年男性的體格,再根據結果將士兵分配編組成上百萬的軍隊,的確是中國甚至世界歷史上極少見的大規模募兵制度。

宋代的創新不止於此。一般大家對宋軍的印象是常打敗仗,其實並不全是因為戰鬥力不佳,實在是對手太強,宋再怎樣選男模、選兵也很難與騎著快馬的游牧騎兵對抗。既然人力打不過獸力就用科技,宋仁宗時,曾公亮與丁度編撰的《武經總要》,就是一本軍事科技百科全書與工程規範,包括步人甲、神臂弓等兵器的設計與製造。《武經總要》列出全世界第一個實戰火藥配方,後來更研發出火箭、火銃等領先世界百年以上的火藥兵器,才能抵擋輕騎快弓的蒙古騎兵。不過,蒙古人也很快學會運用西征時從中亞學來的攻城武器回回砲,才打開襄陽城池最後滅宋。

蒙古滅宋後對日本出征了兩次,元軍的各式火器與戰法打得日本武士措手不及,最後雖然仍以慘敗收場,但也大大重傷了鐮倉幕府的統治。另一次日本受到的震撼教育是戰國時代的火繩槍或稱鐵炮。火繩槍是漂流到九州種子島的葡萄牙人所帶來,日本人很快學會製造的方法,慢慢地在各個諸侯大名之間流傳。火繩槍最大的弱點是雨天不能射擊,並且不能連發。因為裝藥填充的時間太久,所以打完一輪就只好等著敵人衝鋒或自己逃跑。但是窮則變,變則通,創新的精華階段就在人們摸索新科技的各種運用方式時,比如Wii的運動感應技術並不是這兩年的新發明,當初也不為遊戲而開發;最早研發PDA的蘋果,卻讓別人發明的MP3隨身聽發光發熱;連愛迪生都不是第一個發明電燈的人,他是改良電燈,並且第一個建立可靠電力照明系統與電力照明商業模式的人。

後人把發揮火繩槍威力的使用方法歸功於幾乎統一日本的織田信長。織田軍在對抗以騎兵著稱的武田軍長篠一役中使用三段戰法,將火繩槍隊分成三排,前排射擊、後兩排填充,將一個人做一件事變成三個人各做一部分的小生產線,並且配合拒馬柵陣地實施連射,獲得極大的勝利。不過,最早使用類似戰法的應該是明朝。但不管是明軍、織田軍,還是在百年後運用類似戰法的普魯士軍,都不知道他們的發明是日後工業革命、生產管理與現代製造業,如豐田、服務業7-Eleven所採用的一種基本管理技術,就是分解人的工作然後分工合作,也就是動作研究與時間研究,總稱工作研究(Work Study)。

顧名思義,動作研究與時間研究就是研究人的動作如何能夠最節省而有效率。二十世紀初美國的吉爾柏斯(Gilbreth)夫婦在養育十二個子女的生活之中,奠定動作研究與時間研究的基礎。試想同時帶十二個同年齡的小孩已經不容易,若要照顧從一歲到十幾歲的十二個小孩所有吃喝拉撒睡,光有愛心與勇氣是不夠的。吉爾柏斯夫婦總結出人類各種活動的基本動作元素,然後運用連接的原則,找出可行與最佳方案。他們的故事不但成為暢銷書、賣座電影,還成了美國郵票的主題。

日後製造業如福特,在吉爾柏斯夫婦的成果上進一步深入研究,建立工業產品大量生產的模式,提升工人的工作效率。時至今日,製造業如鴻海仍然不斷地運用這個方法,從老方法中推陳出新,以不斷提升效率,成為世界電子製造業的龍頭老大。這種老方法當然不是單一行業的專利,服務業也充分利用工作研究。如果在麥當勞打過工,必然要學習且遵守那些嚴格又標準的動作要求,連如何洗手都要講究,可見工作研究還是提升安全衛生的保證。

太陽底下有多少新鮮事呢?無論如何,創新不能始於無知,千百年來人類文明的心血結晶,不論是嘗試錯誤或是生命代價換來的,都值得我們了解借鏡。今日台灣的多元文化衝擊絕不遜於宋代,如果不從古往今來的豐富歷史中,找尋創新的經驗,豈不是太浪費我們的寶貴資產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