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的中年危機

2007.06.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經濟的中年危機
常常有人不停地追問:台灣的經濟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比不上對岸經濟的紅紅火火?這樣的比較並不公平,因為答案跟年齡有關。台灣從六○年代開始戮...

常常有人不停地追問:台灣的經濟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比不上對岸經濟的紅紅火火?這樣的比較並不公平,因為答案跟年齡有關。

台灣從六○年代開始戮力發展經濟,到現在也有40年光景,就像人一樣,有中年危機是很正常的。另一方面,八○年代才開始聚焦經濟發展的中國大陸,如今正當盛年,蓬勃的發展自不在話下。這樣的榮景台灣也有過,20年前,經濟發展也才20來歲,那時的台灣經濟也是一條貨真價實的活龍。

心理諮商師說:中年危機不是死刑,重要的是如何改變心態。中年危機的特徵是什麼?有人打趣是:「躺著睡不著,坐著醒不了,過去忘不了,現在記不牢。」

「躺著睡不著,坐著醒不了」說的是輾轉難眠,老是想著一些別的事,但是坐著開會討論時,卻心不在焉,無法處理要事,卻不知不覺睡著了。台灣的經濟也是類似的情況,主管機關號稱「拚經濟」,結果關於政治有的沒有的想一堆,但是對於經濟如何邁出下一步,政府看來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過去忘不了,現在記不牢」的人,對於過去的榮耀,可是記得很清楚,老是把「想當年」掛在嘴邊,但是對於最近才發生的事,卻是一點記性也沒有。這也是台灣政府和人民對台灣經濟的態度,也就是沉緬於過去的榮耀,老是自稱是四小龍之一,但是卻沒辦法把握好當下。當外國人說只剩三條龍,台灣已經不夠格的時候,政府不知檢討也就算了,人民也投書媒體,再三爭辯。

明明步入中年,卻還裝作是小夥子,因此出現中年危機症候群,試圖證明自己有多重要,或是以購買名品等行為,來尋找另外出口。

台灣的主管機關,就在經濟的中年危機時,試圖證明自己的重要,因此近來干預匯率的程度遠甚以往,過去央行對於匯率的干涉,多少還是以市場機制為主,說服政策和市場操作為輔。但是目前央行的作法,是預先設定目標匯率,對市場參與者軟硬兼施,藉此達成目標價位。過去央行的交易員還頗受尊敬,但是如果現在讓我擔任交易員,只要在外面搞個人頭戶,根據主管交代的匯率殺進殺出,還可以輕鬆簡單地海撈一票。
另外一個中年經濟的特徵,就是買些不需要的奢侈品,像是媒體近來披露的公共建設浪費,蓋了一堆養蚊子的展覽館、會議中心,這和個人面臨中年危機時,購買名車等奢侈品的舉動如出一轍。

對於台灣的主管機關來說,不見得不知道台灣的經濟體質已經步入中年,但是愈想表現,就愈陷入死胡同中。

其實邁入中年的經濟並不是沒有生機,如果有新的元素就能注入新血,例如電腦的出現、生產技術的進步都是,這些發展在台灣也不匱乏。真正缺乏的,是中年經濟的最大特徵──「消費」的角色愈來愈重要。台灣所有政策的重心,都是在談論投資,卻沒有發現,年輕人對於某種新產品的狂熱,或是街角某間知名的美食餐廳,才是經濟未來一點一滴累積的新動能,因此步入中年的經濟主管機關,其實該放手讓經濟去走自己的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