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政治排擠能源政策

2007.07.01 by
數位時代
能源政治排擠能源政策
當今美國政壇上最引人注目的落差,毫無疑問的,在於社會上大肆鼓吹「綠化」、「對抗氣候變異」、「能源安全性」等各種文章、談話、雜誌專題的數量,以...

當今美國政壇上最引人注目的落差,毫無疑問的,在於社會上大肆鼓吹「綠化」、「對抗氣候變異」、「能源安全性」等各種文章、談話、雜誌專題的數量,以及我們的領袖們切實地針對上述議題所提出的對策數目。言論及行動中間的這道鴻溝,簡直足以讓一台悍馬(Hammer)車輕鬆開過。

每個人根本都在裝模作樣——而且你會發現,這麼做只不過讓整件事每況愈下。事實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們,例如伊朗,正因為大量的油元(Petrodollar)而士氣大振。而絕大多數的科學家則警告,人們焚燒燃料所造成的地球暖化現象,已經是個迫切的危機。未來隨著三十億來自印度、俄羅斯、中國的消費者加入全球經濟體,生產那些乾淨環保能源的系統、家電、住所及車輛,勢必會是下一個明星產業。因為不這麼辦,「人類」這個種族將很快地滅亡。

即便如此,我們的總統及國會仍然無法提出一套法案;一套能夠藉由制訂法治經濟骨架,來適度回應當今環保議題的能源法案。

如果你是布希總統,難道你不想針對能源議題,在歷史上留下些偉大勇敢的足跡,以防萬一——呃,請注意,我是說萬一,伊拉克重建的成果不如預期?

我會。但美國總統至今仍未要求國會或整個國家在能源方面採取任何劇烈的行動。我們擁有的仍然是「能源政治」,不是「能源政策」。正如解放美國陣線(Set America Free Coalition)的董事長之一,能源專家拉夫特(Gal Luft)所描述,現在這些經由白宮與參議院所提出的方案,就像以往的能源法案一般,不過是「所有關說的總和」,並非集結最佳方案的結果。

有些來自愛荷華州的國會議員大力推動生質能源,原因可能是他們在該州深受愛戴,於是打算將錢浪費在這種不可能滿足全美能源需求的產業上,換取農人們更多的福利;又或許是他們打算在該州的黨員會議贏得一席。其他一些議員則鼓吹政府補貼將煤炭轉化為汽油的技術,因為這些人的家鄉正好以產煤著稱。而正當密西根地區以外的代表,要求提高底特律汽車業的油耗標準,密西根代表則不遺餘力地阻擾油耗標準提高,好幫忙美國汽車工業進行慢性自殺。

「這些人在國會裡頭唯一在乎的綠色,就是那些綠油油、印有富蘭克林像的美元鈔票,」拉夫特說。

當然,布希在上周表達出希望和他國共同合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意願,確有幫助。他強硬的訴求是很重要,但是沒有人願意,也沒有人應該把他說的話當一回事,除非美國政府先以身作則。怎麼做?首先,必須設定一個明確長期的價格訊息,例如碳稅、燃料稅,或者是一套結合全國溫室氣體排放限制的總量管制與交易體系,用上述這些方法,來替排放廢氣跟駕駛烏賊車的行為訂個價碼。

讓華盛頓表明汽油每加侖不可能低於三.五美元,並且對於風力和太陽能的補助將會久久長長,不再像過去一樣老是走走停停;讓華盛頓承諾十年間美國所有國有建築跟軍事基地,將購買定額的風力及太陽能,而且只有美國廠商可以競標;讓華盛頓在十年內對汽車產業訂下每加侖三十五哩的新標準,而且不能有漏洞;讓華盛頓對任何想建造核能發電廠的公司提供政府貸款;最後,讓華盛頓打造全國運輸系統,一條屬於綠色能源的超級公路,讓亞利桑那州的太陽能和懷俄明州的風力能夠供應到位於芝加哥的住宅區。只要做到這些,那麼我們的私人企業將能帶領美國,從綠色輸家變綠色贏家。

可惜的是,美國國會選擇用裹足不前來取代漸進主義。這尤其令人失望,特別當美國如通用汽車(GM)、奇異(GE)、美國國際集團(AIG)、杜邦(DuPont)及百事食品(PepsiCo)等領導品牌,早已如美國環保協會(Environmental Defense)會長卡洛普(Fred Krupp)所說的「早已做好響應國內碳排放總量限制的準備」。「但參議院裡的民主黨及共和黨員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我們所面對的這個跨世代問題,要的是有系統並且跨世代的答案,而首要之務就是設定正確的能源價格,只有後者能夠保證環保技術的創新與商業化。漏了這個步驟,其餘種種行動不過是在浪費時間金錢。任何迴避此事的候選人,則正透過大放厥詞時呼出的二氧化碳,一步步加深了地球暖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