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是能源的過去式或未來式?

2007.02.01 by
數位時代
煤炭是能源的過去式或未來式?
湯瑪斯.佛理曼 Thomas L. Friedman  現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最新著作為《世界是平的》(2005年出版)。1953年出...

湯瑪斯.佛理曼 Thomas L. Friedman 
現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最新著作為《世界是平的》(2005年出版)。1953年出生,1981年加入《紐約時報》,1983年和1988年分別獲得普利茲國際報導獎。著作包括《凌志汽車與橄欖樹》(2000年出版)、《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1989年出版)。其中,《凌志汽車與橄欖樹》在2000年時獲得了海外出版商俱樂部的最佳外交政策非小說獎項,並被翻譯成27種語言。 

每個環境保護者都有自己最鍾愛的「綠色」能源,相信它能切斷我們對石油的依賴,並紓緩氣候的遽變。我也在蒙大拿州找到了那個「它」,就是煤。

是是是,我知道你以為我又要講那些玉米、雜草、黃豆做成的生質燃料。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這些東西能夠發展到取代石油的規模。但眼下便宜易取得,又在中國、印度、美國都蘊藏豐富(足以供應下個世代的豐富)的燃料,就是煤炭了。所以除非我們能用更乾淨的方式燃煤,否則就把「氣候」這檔子事忘了吧——大家都將在一月的曼哈頓穿著比基尼跟熱褲。

提到如何使用「綠色」煤炭,沒有比蒙大拿州州長、民主黨的史威哲(Brian Schweitzer)更厲害或前衛的介紹人了。這位看起來一臉惡霸模樣的州長,在畢林斯市(Billings)他的小螺旋槳飛機裡跟我碰面。

飛行途中我們遇到了一股冬季強風,機身像沙拉料一樣地被拋來甩去,接著我們停在帶狀煤礦邊上的煤帶區(Colstrip)中,一個勉強湊合著用的跑道上。回程時,飛機穿越了另一個暴風,讓我情不自禁地死捏著扶手,甚至在皮面留下了指印。下機後我沒命似地跟駕駛道謝,州長只大吼了句:「我很高興今天的駕駛是我們最優秀的實習生。」

但講到讓煤炭更乾淨地利用,史威哲可是比誰都認真嚴肅。

「蒙大拿州的人們是在戶外討生活的,」州長說,他本身就是一個靠在沙烏地阿拉伯造田起家的農業經濟學家,「也因為這樣,你知道氣候在變。鄉間高處的降雪量少於以往,春天的溶雪也開始得較早;那條我釣了五十年魚的河,七月的水溫比五十年前高了五度,危害到鱒魚的生態。所以當美孚石油(Exxon Mobil)雇用了一個自稱是『科學家』的傢伙,並宣稱這些氣候變化不是真的時候,你並不需要靠《紐約時報》就可知道這傢伙根本在鬼扯。」

但是州長更知道一件事:蒙大拿州蘊含占了全美總量三分之一的煤礦——相當於全球煤藏量的八%。蒙大拿州的煤大約等於二十四億桶的石油,「這相當於美國六十年的進口石油量。」他強調。

這是個好消息。壞消息是,由於全球暖化現象部份起因是燃煤發電廠所出來的氧化碳排放物,所以想要利用這豐富的煤炭礦藏,前提就是能夠有不製造二氧化碳的燃煤方式,否則我們將真的被「煮熟」。

於是,史威哲的規劃,是讓燃煤相關產業與政府合作,一起來主導方向。州長提及最近在鳳凰城(Phoenix)召開的一個研討會,會議當中他拿起一個煤塊警告大家:「你們所各自代表的公司,都將決定我手上拿著的,是屬於未來式的能源,還是過去式。

看看坐在你四周的人吧,你知道他們是誰嗎?他們是世上僅存的,那一小撮不相信二氧化碳會是個問題的人。而要讓煤炭成為屬於未來的能源,惟有你們能認清二氧化碳的確是個問題,進而提出解決方案。」同時他還補了一句:「這東西將會是你們的金雞母,你可以把它賣給全世界。」

史威哲幫華盛頓寫了個計畫:一、將每桶原油的底價永遠固定在四十美元。這將讓華爾街知道如果他們投資在新的、乾淨的燃煤科技上,可以獲得相當於每桶四十美元油的利潤,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也不會去破壞這個規定;二、豎立起歐洲模式的排污交易(cap and trade)體系,獎勵購買乾淨燃煤能源的好公司,並處罰那些沒有跟進的公司;三、讓華盛頓一同參與投資那些已經存在,能夠淨化燃煤、隔離碳氧化物的氣化與熔化技術。然後我們就能更快找出最棒的技術,推動整個創意曲線;四、現在開始樹立規範,界定將如何處理從煤中提出來的碳氧化物,並儲存在地底下。

在我們談話的同時,位於煤帶區,供應著波特蘭(Portland)與西雅圖(Seattle)電力的燃煤發電廠,有四支排煙筒正噴著二氧化碳。

「過去百年間,我們蓋了很多像這樣的發電廠,」州長說:「燃燒碎碳來加熱水,利用沸水產生的蒸氣來推動渦輪機發電。人們總是把煙囪蓋得非常非常高,好讓這些髒東西跑到別人的後院去。不幸的是,那樣的後院已經不存在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