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之必要

2007.04.15 by
數位時代
孤獨之必要
開放、交流、跨界、多接觸異質資訊有助於創新」這樣的說法,在很多人心目中似乎已成為一項不證自明的真理。但是這樣的真理用來檢視或許是人類文明...

開放、交流、跨界、多接觸異質資訊有助於創新」這樣的說法,在很多人心目中似乎已成為一項不證自明的真理。

但是這樣的真理用來檢視或許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重要的創新發明──「語言」,卻又不是那麼經得起考驗了。

根據語言學專業組織Ethnologue的統計,世界上已知的語言有6809種,其中亞洲有2197種、歐洲230種,最具備語言多樣性的地區則是Papua-New Guinea(巴布亞紐幾內亞),390萬的人口使用832種語言,平均每4500人就操持一種語言。橫跨最多語言的創作物不出意外則是聖經,按照基督教組織在1997年的統計,聖經的全部或是部份內容曾被翻譯成2197種語言。

這樣的語言多樣性在快速消失當中。在北美洲,165種的「土語」(indigenous language)只剩8種還有1萬人以上在使用,有75種僅剩個位數的老人能通曉該語言。多數的語言學家都同意,在世界現存的6千多種語言當中,至少有3千種將在本世紀結束前消失。

新是需要孤獨的
舊去新來,原本是萬事萬物運作的基本道理,倒也不需過度懷舊感傷。但是我們當下面對的語言景況,卻是舊的去,新的不來,少數的強勢語言主宰了我們溝通彼此的方式。

為何這世界不再有新語言出現了呢?不夠孤獨的緣故。

一種原生語言之得以出現,受到外來文化的影響不是問題,但是最起碼,它得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得有某種程度的封閉性,讓新的語言可以在一塊土地上紮根,讓它因為日積月累的使用而有了在地性,讓它因為使用者的體會感悟,而有值得代代相傳的智慧光輝。

但是我們現在所面對的世界,是一個長驅直入的世界,是一個你找不到隱密角落可以獨自摸索的世界,是一個沒有耐心等待你紮根發芽的世界。在這樣的一個世界,有眾聲喧嘩,但是很弔詭的,不會有新語言。

當代的創新與創造力理論這麼強調開放、交流、跨界或是混搭的重要性,根本的原因在於,在所謂的「後現代」世界裡,我們已不再相信「原創」是可能的,所有的東西都只是既成元素的重新排列組合與拼貼。

世界語言的枯萎滅絕,讓我們看見了如此這般創新的局限性──看似繁花盛開,實則物種凋零。

創新是需要孤獨的,即使這樣的孤獨在我們的時代顯得那樣不合時宜、那樣沒有效率。創新需要孤獨,詩人墨客梭羅(Henry David)、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早已這樣說,只是我們不再相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