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小種籽,點擊成10」網路公益勸募行動

2008.06.11 by
數位時代
「一粒小種籽,點擊成10」網路公益勸募行動
如果你也想幫助這些弱勢家庭兒童,現在就可以加入網路公益的勸募行動,只要點擊並且看完影片,就可以幫助他們!進入活動網站大手拉小手 (文章來...

如果你也想幫助這些弱勢家庭兒童,現在就可以加入網路公益的勸募行動,只要點擊並且看完影片,就可以幫助他們!進入活動網站

大手拉小手 (文章來源:救助月刊2008年5月號/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

「啊!」「會痛嗎?」「癢癢的。」「然後呢?」這是竹山衛理堂弱勢家庭兒童課後陪讀班生態體驗營的一個場景。「這就叫粉撲花!」指導員陳曉瑩正帶著孩子認識迦南美地營區內的各種花花草草。

大手呵護快樂童年
二○○八年寒假,全台灣有1200多個弱勢家庭的孩子,享受著快樂的營隊生活,他們現在所擁有的快樂童年,是因為有很多人張開了他們大手。

這幾年台灣逐漸邁入M型社會,新貧家庭不斷增加,越來越多兒童過著貧窮且高風險的生活。許多孩子因為下課後無處可去,經常在外面遊蕩。

為了幫助這些家庭與孩子,基督教救助協會從二○○四年開始推出弱勢家庭兒童課後陪讀計畫,透過與全台1919中心服務中心合作,讓貧困、單親、隔代教養、身心障礙者和外籍配偶等經濟弱勢家庭的孩子,可以到陪讀班免費接受課業輔導與品格教育。

這不但使無力負擔安親費用的家長能安心工作,努力改善家庭經濟與生活品質,最重要的是:孩子因為得到了充足的關愛與教育,會有足夠的競爭力,不會因為先天環境的限制,而輸在學習的起跑點上,甚至最後落入貧窮的循環中。陪讀班期許自己能成為引領孩子的一雙大手,帶孩子們跨越生命中的困難與挑戰。

愛心激發學習樂趣
由於環境的限制,許多孩子一開始的學習基礎不好。加上在學習上的挫折感,往往造成學習動機低落。惡性循環的結果,課業自然嚴重落後,最後甚至放棄學習。

「我們班有一個小朋友,根本交不出數學作業,我也很傷腦筋,因為沒有很多時間一題一題慢慢教她,最後只好讓她不用交數學作業。」高雄鹽埕國小導師許琪祚說,「只要上數學課,她就是趴在那裡,聽也不想聽,好像是局外人一樣。」

學校、老師雖然非常關心孩子,但教學受限於進度要求,很多時候還是無法顧及個別差異。而救助協會的陪讀班,遇到功課落後的孩子,可以透過志工協助,以一對一的方式從盯著他們寫完功課,直到幫助他們找到學習的興趣與動力。

而許琪祚老師也發現,那個小朋友去了鹽埕陪讀班大概一、兩個禮拜後,就開始交作業,人也比較有自信了。「上數學課雖然聽不懂,但是可以看到她的眼神是很認真的,真的很努力地要把它聽懂。」

高雄鹽埕陪讀班班志工許淑家說:「來陪讀班的孩子是有進步的。有一個小朋友最初來的時候,你教她數學,她完全不懂,但最近我發現她有所領悟了,也進步多了,真的很讓人高興!」

翁子明過去也是這樣的孩子。曾經他為了彌補在功課上得不到的成就感,而有令人頭痛的偏差行為。但是在學校與陪讀班的密切合作下,他的功課變好了,人也不一樣了。「功課變好,讓我很快樂。很感謝陪讀班老師這樣幫助我。我以前功課不好,又不乖,到了陪讀班後,人緣變好,功課也提升了!」子明說。他覺得跟以前差很多,現在還時常出去參加數學考試,甚至拿獎狀回來呢。

談到從不想讀書到認真讀書的過程,他說:「那是被逼的,以前我不想寫國語,有一次一個老師一直逼我寫國語評量,我只好一直寫一直寫,結果整本評量寫完之後。就覺得國語怎麼變得那麼簡單,於是就開始喜歡寫了!」子明說。

接納差異 肯定自我

許多陪讀班老師的經驗是,孩子只要能寫完功課,成績自然會進步。但成績其實不是救助協會對陪讀班要求的最重要標準,要求孩子將自己的課業完成,背後的意義是要他盡到一個做學生的責任,培養對自己負責的品格。

「你們自己找自己的朋友,一起觀察洋蔥跟胡蘿蔔這兩個哪一個比較粗?」這是新莊中平陪讀班的志工媽媽,藉由生動活潑的舉例與遊戲,進行品格教育活動。老師從認識彼此差異、肯定自我的價值,一直談到團隊合作與自我實現。

「我們就是藉由這樣的課程,來讓孩子們明白,其實每一個生命都是很獨特的,每一個生命都有其重要性。上帝創造他們,每個生命都是很重要的。」中平陪讀班的品格教育老師彭安寧說。

在重視課業成就的台灣社會,一般安親班往往無力顧及考試以外的價值。很少有安親班會專門花時間做品格教育,但救助協會要求每個陪讀班每週至少要實施兩小時的品格教育。從情緒管理、自我表達開始,到建立孩子良好的品格與正確的價值觀。

另外,還教導兒童自我保護、問題解決、生活適應技巧等,這些都是陪讀班的重點工作。但最有影響力的品格教育,還是教導者必須以身作則,成為孩子的榜樣。事實上,陪讀班提供一個環境,讓孩子能在這裡不斷接受正面的影響,培養潛移默化的良善品格。

每個孩子都是鑽石
弱勢家庭的孩子除了可能要面對先天環境限制所導致的課業落後外,家庭本身因為承受高壓力,父母或照顧者帶給孩子的情緒傷害、不安全感,有時更令人擔心。這樣的孩子心裡常常不快樂,對自己、對生命,都有一種很深的失落感!

「我一直認為被傷害的小孩子,他們需要的不是金錢,他們需要的是重新再一次的肯定,再一次的接納!」那魯灣兒童課後陪讀班顏金龍牧師說。「而我們往往從他們中間找到了鑽石。」顏金龍牧師表示,陪讀班中有不少是天才,但因為家庭的弱勢,讓他們的才能都被埋沒了。

每個孩子都是鑽石,如果有人願意給他們一點亮光,他就會映射出屬於他自己的璀璨與不凡。而陪讀班只是盡一切所能,成為他身邊的小小亮光,從課業、品格到幫助孩子多元發展。陪讀班的每一項服務都是對應孩子的需求。

用生命影響生命
但孩子的需要又豈止於此呢?為了生命中許多美好,無法只是在課堂傳達,而是需要親身體會,協會的陪讀班中,即使大部分資源有限,經濟拮据,也一定想辦法帶孩子進行戶外教學、體驗教育。

竹山衛理堂陪讀班何家淑老師說:「因為我覺得要給孩子一個不同的,不要讓他光是寫功課。因為學智育的東西可以慢慢學,但這些體驗的是很難的,在孩子越小的時候體驗越好。」

為了分擔家長的重擔,陪讀班甚至願意延長課後照顧的時間。而為了提升家長的教養觀念,改善親子關係,陪讀班也開辦親職教育課程。

為了能夠真正了解孩子的處境,並關心家長的需求,陪讀班還會定期地做家庭訪視。而當孩子家庭遭遇變故時,也能透過救助協會急難救助金的發放,協助家長渡過難關。甚至因為許多孩子來至高風險的家庭,在孩子家庭遭遇重大變故時,老師和教會也往往成為孩子的緊急庇護所。

為了提升陪讀班老師的專業素養,救助協會每一季都會針對不同的主題,在全台各地舉辦師資訓練。

從事生命教育的黃麗花老師在師資培訓課程中,以誇張的比喻,傳達了救助協會的信念。她強調陪讀班的重心是生命的陪伴,是用生命影響生命,是願意安靜傾聽每個孩子的聲音。

「教會就像是一盞燈,指引了小朋友一個方向。我們也很樂意看到,有一盞很溫暖的燈在那裡,而我們也同樣感受到那盞燈的溫暖。」高雄鹽埕國小輔導主任戴美惠說。

陪讀班匯集社區愛心
四年來,救助協會陸續在全台灣資助了八十幾個陪讀班,每年投入一千多個專職與兼職的師資、志工,資助孩子累計超過2700人次。這些努力除了讓家長孩子得到幫助外,我們也具體看見許多改變。

那魯灣教會鋼琴手游佳琪說,「以前我很沒有耐性,個性很衝呀,常跟家人頂嘴。可是來陪讀班後,我學到怎麼好好跟家人相處和溝通。」主唱全艾珈說,「組成這個樂團以後,就是比較喜樂!」    

許多學校看到了陪讀班的付出後,也都成為陪讀班的盟友。鹽埕國小校長謝國昌說:「那些教會的老師,他們工作時間很長,把我們的孩子control得那麼好,讓我很感動。」

陪讀班慢慢成為社區裡頭一個特別的地方,許多人在陪讀班找到可以發揮愛心的管道,而許多愛心也慢慢在這裡匯集,一起為孩子而努力。

在中平陪讀班,有社區店家常送東西給陪讀班孩子吃,有眼科診所定期為那些繳不起健保費的孩子義診。「其實送麵包給陪讀班,大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因為我們的幫忙也僅是盡我們的能力而已。」庫博士麵包店老闆蔡有智說。

雖然對映整個社會弱勢族群廣大的需要,陪讀班只像是奮力伸出的一雙小手,努力地在與苦難拔河。但因為你,因為一雙雙用愛與堅強匯集而成的堅強大手,牢牢地支撐了陪讀班。使陪讀班可以堅持在每一個需要的地方,為孩子發光發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