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 of The Web網路世界的孩子們

2010.05.28 by
數位時代
Children of The Web網路世界的孩子們
嘿,老兄,把你全身上下都噴滿了Axe身體噴霧,年輕的美女就會對你無法抗拒。說穿了,銷售技倆就是這麼簡單。不過,當Axe副總裁羅素泰勒(Rus...

嘿,老兄,把你全身上下都噴滿了Axe身體噴霧,年輕的美女就會對你無法抗拒。說穿了,銷售技倆就是這麼簡單。不過,當Axe副總裁羅素泰勒(Russel Taylor)提出這麼直率的宣傳主意時,他的雄心壯志可不止於此,他想把這個宣傳概念變成真正的全球行銷訊息;一個在聯合利華(Unilever)販售Axe的七十五個國家內,通通都能奏效的點子。最初廣告公司BBH提出這個想法時,其實就是要創造能夠超越國界、令全世界男性聯想到情慾的詞彙——一個全世界都聽得到、女人對男人吹口哨的聲音。

關鍵的一刻發生在二○○六年二月二十七日,當時眾人在BBH倫敦辦公室的大型會議室內開會,於高度壓力下集思廣益。BBH的客戶經理巴尼羅賓森(Barney Robinson)靠著窗、俯視著倫敦最時尚的蘇活地區,身旁圍繞著覆蓋在普通棕色紙下的行銷文宣品。他對泰勒和其Axe行銷團隊提出了這個策略。

羅賓森長得有點像英國歌手Elvis Costello,穿一身黑。當他的團隊所創造出來的詞彙出現在螢幕上時,他停頓了一下,緊接著一個性感的女人聲音從喇叭傳出:「碰、奇卡、娃娃」(Bom Chicka Wah Wah),這個女人的聲音聽起像是七○年代放克(funk)樂團的電吉他。泰勒放聲大笑,接受了這個點子。

 

 

行銷思維遭受空前挑戰

 

之後幾個月,泰勒的品牌經理群和BBH共同合作,藉由電視廣告、專為YouTube設計的影片及線上遊戲,創造出一個「碰、奇卡、娃娃」的全球風潮。總部位於倫敦的聯合利華,也於數個月前決定展開全球性的宣傳。但是從這裡開始,就要看看這個詞,是否也能像辛普森家庭中荷馬(Homer)的那個「豬啊你!」(D'oh!)或是芭莉絲希爾頓(Paris Hillton)的口頭禪「好夯」(That's hot)一樣,持續風靡全球數百萬年青人,無論他們來自布魯克林(Brooklyn)或婆羅洲(Borneo)。

儘管這個計畫已經開始一年多,這個苗條金髮的英國人泰勒,也承認當初很擔心會不會成功。有一種「搞屁呀!」(Bloody hell)那種感覺,因為這不是你平常身為品牌經理會作的事,這是一種信仰的建立。

你最好快點習慣這個現狀吧。今日最重要的消費族群正是數以千萬計的數位新貴,而他們也是快速興起的全球青年文化前鋒部隊,要跟他們作生意,蠻幹是無法避免的。

 

 

網路是無國界的商域

 

由於智慧型手機、部落格、即時通訊、Flickr、MySpace、Skype、 YouTube、digg和de.lic.ious的出現,全球各地的年輕人,幾乎能同時知道其他國家同年紀的人在流行什麼。這群具有高度影響力的族群,有許多人相當有錢,並且不分國界地分享資訊及交流,帶動了消費性電子產品、娛樂、汽車及時裝的市場需求。

這真的就是一個大熔爐,隨著年輕人及網路使用者人數增加,這個爐子就快要燒開了。法國INSEAD商學院的教授杜塔(Soumitra Dutta)指出:「這一種全球化的現象正在發生,而且這個現象雖然才剛起步,不過發展相當快,絕對會讓許多企業訝異不已。」

我們現在處於一個當全球化遇上Web 2.0忙碌交叉路口。這個狀況對於傳統的商業模式是種挑戰,但是針對好的商品及服務,卻不啻為一個可以發揮極大影響力的良機。

要在這個年頭成功,企業在發想產品和服務時,就要仔細思考吸引全世界的年輕族群。企業需要這群人幫忙將概念轉變為成品,尤其是在行銷方面。另一個角度來看,公司也可以跟隨著部落格及社群網站的足跡,去尋找、招募全世界的年輕員工。

芳齡三十、在孟買當DJ的亞嘉瓦(Malini Agarwal),正是許多大品牌鎖定的族群。長年隨著印度外交官父親旅居海外的她,最後選擇在孟買落腳,並於二年前創辦了星期五俱樂部、舉辦社交活動。目前這個俱樂部在印度的四個城市均有分部;海外分部則包括了香港、倫敦及紐約。俱樂部成員來自各國,他們會聚會、保持聯絡、並透過社群網站分享照片。亞嘉瓦說:「這是一個全球的大家庭。」

另一個例子就是來自巴西的祖亞迪(Fabricio Zuardi)。二十七歲的他,在距離聖保羅(São Paulo)一百八十英里外的地方長大,透過網路找到一個矽谷新創科技公司Ning Inc.的工作。現在祖亞迪住在加州的帕羅奧多市(Palo Alto),他住的公寓還是透過Craigslist.org找的。他不用傳統電話,偏好使用Skype的網路服務,也沒買電視機;空閒時間,他就上自己的部落格貼東西,或是寫寫開放原始碼的軟體專案。

不過,他對音樂的品味倒是很折衷,他喜歡鮑伯‧迪倫(Bob Dylan)、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及棒客樂團(The Pogues,譯註:The Pogues為一個愛爾蘭的民謠樂團)。他的朋友來自世界各地,包括澳洲、英國、德國及斯洛維尼亞(Slovenia),其中有些甚至未曾謀面。Ning Inc.的共同創辦人,也是網路瀏覽器的先驅者安德生(Marc Andreessen)如此評論:「這就是世代變化。這個全新的世代從小就習慣新科技,他們就是不一樣。」

 

 

消費市場走向雙向道

 

祖亞迪和亞嘉瓦代表了以往美國文化的單向輸出,那樣的全球化形式,曾在一九七○及一九八○年代達到高峰,但現在已不復在。當時美國行銷人員不過把美國的李維牛仔褲(Levi's)、可口可樂、瑪丹娜(Madonna)及所有美國的商品餵食給全球消費者;但現在卻是個雙向道的世界了。

美國人在本地的健身俱樂部學習跳寶萊塢(Bollywood)舞步;具有斯里蘭卡血統並在倫敦長大的新進流行歌手M.I.A,樂風混和了嘻哈、雷鬼及南亞風情。而日本的動畫(anime)也風行全球,其中最熱門的一部動畫就是以十八世紀法國為背景的《雙面騎士》(Le Chevalier D'Eon),每每在日本電視播出後幾小時內,就已經有網友將字幕翻譯成數十種語言,影片也被非法地上傳到網路上。

要在這群廣大的全球年青消費者中掌握商機,企業被迫成轉變成另一種新型態的跨國公司——連接到數位世界、並且能隨著地球另一端小漣漪所帶動的市場需求轉變,而迅速回應。

已經有少數的公司成功地在這條數位新絲路上航行,而且每一家對於難以捉摸的顧客族群都有一套自己的策略。利用全球的電玩風潮,DirectTV和國際合作夥伴,共同舉辦專業聯盟、電玩冠軍賽,從這個月開始就會透過衛星電視轉播錦標賽的賽事。

同時,「紅牛」(Red Bull)在其販賣能量飲料的一百多個國家內,也不再以傳統的電視廣告作為主要行銷方式,而改而採取諸如「紅牛飲料罐藝術比賽」的網路競賽,邀請年輕人把紅牛飲料的罐子雕刻成型,把照片寄去參賽,而獎品是瑞士雙人行。

這條通往全球青年消費者的道路,也充滿著意想不到的困難。在日本大紅特紅的數位時尚可能在德國就會吃鱉;而且,就算是你會製作影片放到YouTube上,也並不代表你就應該如此行動。

舉例來說,日本的日立資料系統,以過氣的電視動作英雄T先生(Mr. T)作為線上影片的賣點,來行銷企業資料儲存新技術,就引起了觀眾的反感。有些觀察家很好奇日立的高層到底在急什麼,居然把如此明顯的商務型商品推銷給YouTube的觀眾。大衛帕梅(David Parmet)是網路行銷顧問公司「行銷從家中開始」(Marketing Begins at Home)的主要負責人,他諷刺地說:「他們應該不要再作Web2.0春秋大夢了。」

 

 

文化融合成為最大問題

 

即使是最時髦的公司,也得開始在網際網路世界中嘗試。二○○六年世界盃足球賽時,耐吉公司(Nike Inc.)透過「玩得漂亮(Joga.com)」足球社群網站,吸引全球一百萬名使用者前來參觀;儘管網站上有些文化確實能融合,但有些並不能。Google則是在二○○四年發表的Orkut社群網站中,學得文化融合的教訓;當這個網站在巴西風行起來,葡萄牙語成為網站上的主流語言時,許多美國人就開始下線了。

這些現象讓行銷專家倍感壓力,美國已經不再是數位世界的中心;最嬉皮的美國城市,現在與倫敦、墨西哥市、莫斯科、首爾、東京共享Web 2.0光環。雖然現象讓行銷專家倍感壓力,美國事實上者前來參觀;儘管有些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假●,雖然Google、MySpace這些著名網站源於美國,其他國家的網路服務新世代卻正在崛起。例如Habbo這個以兒童使用者為主的社群網站,其實來自芬蘭;提供免費網路電視節目(包括美國「喜劇中心」有線電視頻道在內)的Joost,是個盧森堡網站;而開放客戶線上設計、接單後製作並寄出實體卡片的Moo,則位於倫敦中部。

美國的Web2.0網站在創立時,多半只想著美國市場,歐洲網站則是一開始就放眼世界。Moo去年九月發表時,就已經是多種語言、多國貨幣流通的網站,「我們從第一天起,就是國際化的;第一個禮拜起,我們就是跨越全球一百個國家的網站。」Moo的執行長毛睿思(Richard Moross)說,他們甚至收到了一筆來自神祕北韓的訂單。

這些日子來,英國充滿了興奮氣息,Web 2.0公司如雨後春筍冒出,創投資金四溢,倫敦在一九六○年代晚期之後,再度在創投圈熱門起來。一群年輕的網路創業家分租一層閣樓,自稱「Bloomsbury 2.0」(譯註:Bloomsbury是倫敦上流社會住宅區,許多文學家居住於此,一次大戰後集結成Bloomsbury社群,以維吉尼亞‧吳爾芙為代表人物。),但是他們比吳爾芙在二十世紀初的文學沙龍好玩多了;屋頂派對上,身穿黑色小禮服的年輕女子,趁著三十六瓶粉紅香檳砸個粉碎、香檳汁液灌滿露天浴缸時,一腳踩進香氣四溢的甜酒浴盆。

 

 

國際化也不能忽略在地化

 

聯合利華為Axe香氛規劃的行銷活動,透露出一個公司在複雜網路世界裡的生意經。當最酷的行銷創意在倫敦街頭出現時,這些點子其實來自一群紐約BBH行銷團隊,對心目中「碰、奇卡、娃娃」女郎的綺想。

他們的創意源頭是來自「小野貓」合唱團(Pussycat Dolls),直到現在,小野貓合唱團的大特寫照片還掛在Axe香氛的公司網站上、音樂錄影帶仍在YouTube上不停被點選放送,四座歐洲城市也正上演著她們的現場音樂會。

暢銷書《龐克行銷》(Punk Marketing)作者馬克西蒙(Mark Simmons)指出,「聯合利華找到一個鮮明的大概念,將這個概念連結到適合它的媒體,於是形成了一種跨國性的犀利幽默感。」

一九八三年Axe香氛在法國上市時,就開始了國際化企圖;在法國經營三年後進入英國市場(在英國品牌名稱為Lynx),而且逐漸全球化。該品牌遲至二○○二年才進入美國,因為美國已有相當飽和的體香劑市場。Axe到今年三月才進入日本,泰勒說:「我們直至今日,才夠格被稱作一個全球品牌。」

Axe也開始真正的數位化行動。在美國上市時,Axe在網路發表了三支影像廣告,廣告中,女人們總是追著擦了Axe香氛的男人跑。數以百萬計的網路使用者將這幾支有趣的廣告轉寄給朋友,形成病毒宣傳。行銷專家也設計了一款網路遊戲,讓男性消費者在網上點選自己心儀的年輕美女圖片,藉以發掘自己適合何種香氛,以吸引到喜愛的類型美女。這些網路宣傳看似瑣碎微小,但它們幫助Axe從二○○一年在美國的默默無聞,到去年營業額超過五億美元。

作為一個品牌經理,泰勒的企圖心不止於此。Axe必須持續引進新客群,從原本的年輕男人目標客群,他們開始拓展青春期少男市場。因此他們以「中子(Neutron)」為品牌名稱,發表了全新的產品線;經過數年規劃,今年「中子」系列首度發表,並且逐漸向其他世界各地行銷。新的Axe香氛罐外觀是黑色的,擁有全新設計的扭蓋;新的行銷概念當然是「碰、奇卡、娃娃」;而新的香水系列,則由調製凱文克萊魅惑香水系列(Obsession)的著名調香師嘉托麗(Ann Gottlieb)擘畫上市大計。

嘉托麗的任務在於,調製一種屬於全世界的香味。以前Axe只有符合區域性市場品味的產品,然而泰勒認為,分散的產品線成本昂貴,也沒有必要。泰勒認為,國際化的時尚趨勢,將經由網路傳播而逐漸趨向統一,全球各地年輕人對香水的接受度將升高。

據此,嘉托麗配製了八種香調配方,重點在調製出清新的「前味」,也就是能在第一時間打動消費者鼻子的味道。嘉托麗調配出一種即使在亞熱帶地區使用,聞起來也相當舒服的氣味。而為了使氣味「全球化」,嘉托麗挑選了各種不同香精進入新香水,試圖說服Axe在全世界各地的行銷經理。一度美國團隊發出異議,認為其中一種味道對美國人來說太俗氣了,嘉托麗只好把那味香精拿掉了,她說:「設計通行全球的香味真是個大挑戰,不過也算是好玩的挑戰。」

當Axe品牌經理忙著把消費者帶進焦點團體討論室試用香水時,其他公司也在發展自己的全球客群網絡。Google利用各地員工的親友,連結成一個包含各地人口的世界網絡,協助公司研發全球化服務策略;例如Google的設計師會把早期實驗用的網頁丟上這個網路、尋求討論意見,Google產品經理梅耶(Marissa Mayer)說:「他們在合作創造產品,不是傳統的寫程式,而是以大量的意見,提供我們對產品的深刻洞見。」

 

 

關鍵是:孩子主導一切

 

位於芝加哥的新創公司skinnyCorp,甚至走得更前面,其旗下的Threadless是家銷售成衣與配件的公司,靠著舉辦網路競賽從世界各地徵求T恤設計,先選出參加決賽的人選,然後邀請大家上網投票、選出最佳設計,得到最多票的設計,就得以製造生產。

為了讓消費者更投入參與過程,skinnyCorp在自己的網站上架設了部落格。在部落格上,人們可以試驗各種理念,並從別人那兒得到意見。設計從四面八方湧來,其中還有三五%的銷售來自國際市場。「我們已經開拓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skinnyCorp的首席創意總監高米可夫(Jeffery Kalmikoff)表示:「這是一個以社群為基礎的生意,你可以完全除去研發設計(R&D)和很多風險,因為我們只生產客戶想要的東西。」

事實上,至少從目前看來,造就全球數位年輕市場的一個關鍵是:孩子主導一切。他們已經習慣了強力推銷的產品(pitched products),當中有很多人也歡迎這樣的方式。只不過,也有一些想要贏取他們認同、時刻打量他們荷包的拙劣提案,

讓他們改變心意。

有許多例子顯示,與其被其他人娛樂,他們寧願自娛娛人:在YouTube上那些古怪的影片就是見證。這些對產品和行銷計畫該如何構思、計畫,以及執行,已經有了重要隱含意義。Satellite Events Enterprises是家籌劃網路活動的公司,該公司總裁維琪‧林(Vicki Lynn)指出:「這將改變商業和文化,舊的階層系統正逐漸消失,人群的力量正在崛起。」

靈感來自於四方。美國人約翰‧波生(John Poisson)是Tiny Pictures Inc.的執行長,該公司主要提供網路上的即時相簿和影片分享服務。波生是在二○○四年於東京為新力主持一個設計團隊時,得到了創業的靈感;那時他是第一次沉浸在一個手機風靡的文化裡,不管做任何事情,從即時通訊(IM)到上網瀏覽,孩子們使用手機,而不是電腦。

凌晨四點鐘,東京市中心一個煙霧瀰漫的酒館裡,波生和幾個經營部落格好友歡聚,忽然得到這樣的啟示:他預見了行動通訊將是下一個主要娛樂平台,而這樣的趨勢,已經在東京發酵,並將席捲全世界;許多的樂趣,將由孩子們自己創造。一個月以內,他在舊金山計畫成立一家公司,讓年輕人在用手機講話時,可以分享照片和影片。

即使數位年輕文化已經散布全世界,在各地卻呈現不同風貌。比起美國女性,日本女性很少願意在平日公開的兩性關係中,主動出擊;但是一談到網路行為,所有的壓抑皆被拋到一旁。

因此,聯合利華團隊把Axe效應的行銷重心放在網路世界上,他們其中一支病毒式影片(viral video)拍攝了一個日本男孩從山上滑雪下來,後方有數十個女生緊緊追著他。它模仿了一個非常成功的美國諷刺影片:一個高中足球隊的四分衛,在得分區遭一大群啦啦隊員擒倒。Axe的東北亞品牌建立經理丹‧波戴特(Dan Burdett)說:「這個策略就是找出全球最佳典範,然後依照在地文化改寫。」

這策略奏效了,影片推出後六週內,Axe就獲得了一二%的市占率。在Axe出現之前,在日本,男人的身體噴霧劑都是無香精的。

 

 

全球年輕行銷逐漸成形

 

全球年輕行銷其中一個困境是,你無法像數位化以前的日子那樣掌握訊息。病毒式影片或者網路遊戲一旦出現在網路空間,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看見它。Axe北美品牌發展經理大衛‧羅賓(David Rubin)回憶起,曾經有一度總部給了他很大的壓力,要他主持一個由英國行銷團隊創造的動畫線上遊戲。

這遊戲牽涉了一個年輕女性、一張床和羽毛,你可以想像其他部分……。他確認後發現,即使沒有他的幫忙,湧入這英國網站的流量裡頭竟也有四○%來自於美國地區,「這點子並沒特別在哪裡完成,它就是完成了,而且是瞬間突然發生的,沒有邊界,你不能控制誰會看到它,誰會接近它。」

另一個驚奇則是企業如何開始選定這些全球年輕人口,以延攬員工。無論在哪裡需要適合的技術人員,企業都能透過社會網絡去尋找,以支援其他員工們。例如位於矽谷的新創公司Ning,在二十七個員工中就擁有十種國籍;他們透過部落格張貼文章和其他網路蹤跡(cybertrails)去找尋最適合的人選。這公司提供了軟體工具,讓消費者去建立他們自己的社群網站,正是透過這套軟體,Ning鎖定了居住在遙遠的巴西、聖卡洛斯(São Carlos)的祖亞迪。

祖亞迪利用Ning的工具,為那些對音樂有興趣的人們,建立了網路社群網站。Ning的工程師們對他的作品十分有興趣,並在二○○六年五月和他展開網路對話。有一天,祖亞迪便在信箱裡發現了一個非常令人開心的驚喜:一封由Ning共同創辦人安德生寄來的工作錄取通知。祖亞迪說:「對於世界上任何一個人來說,美國夢更接近了。」

只不過,全球化的促銷還是沒讓祖亞迪變成一個簡單的目標,首先巴西人不是一個瘋狂消費者,祖亞迪不僅所有的T恤都是黑色的,而且還沒有車子。此外,他更沒用Axe身體噴霧劑。祖亞迪說:「我想有些行銷宣傳缺乏好的品味,」像「碰、奇卡、娃娃」就是。

 

 

 

RANCE(hight light,以下有英文國名同)

圖為法國的葛哈斯鎮。聯合利華的泰勒(右起第三人),帶領著他的Axe全球行銷團隊拜訪商品香水的原料產地

 

 

LONDON & BOMBAY

史密斯(圖中著白襯衫者)在倫敦的新創遊戲公司「心靈糖果」服務;亞嘉瓦(上圖最右側)於孟買開了星期五俱樂部

 

 

THE BLOG BELT部落格帶

隨著網路傳播普及,Web 2.0服務也在拓展中。近來部落格發佈文章與評論回應最多的30個城市,依照活躍程度分為3個等級:

 

一級:

紐約

洛杉磯

倫敦

芝加哥

羅馬

馬德里

多倫多

休士頓

華盛頓特區

亞特蘭大

 

二級:

巴黎

西雅圖

聖地牙哥

奧斯汀(美國德州)

明尼波里斯

丹佛

舊金山

波特蘭(美國奧勒岡州)

達拉斯

新加坡

 

三級:

聖路易

雅加達

布魯克林(美國紐約州)

費城

墨西哥市

蒙特婁

北京

莫斯科

孟買

哥倫布(美國俄亥俄州)

 

 

 

虛實整合彷彿另類實境秀

讓全球年輕族群沉迷的尋寶遊戲

 

今年二月初,倫敦北部一百英哩,一處寒風刺骨的森林裡,巡邏警隊驚訝地發現數10名年輕人在森林中穿梭,拿著鏟子在潮濕的地上到處挖洞。這是一個叫做《尋謎之城》(Perplex City)的線上遊戲,歷經長達15個月的跨國尋寶行動,總共92國、超過5萬名玩家參與。部分玩家組成團隊以擴大自己的闖關資源,每個玩家都必須依照線索指示,最終到達一個埋有「羅塞塔方塊」(Receda Cube)護身符的地方。「羅塞塔方塊」最後被一名獨自闖關、來自倫敦的玩家達利(Andy Darly)挖出,他拿到20萬美元獎金。

《尋謎之城》是一家英國新創公司「心靈糖果(Mind Candy)」設計的另類實境秀,這些遊戲同時發生在網路與現實之中,現實世界中的尋謎之城,總有一架黑色直昇機從遠處飛來,機上的演員將裝滿闖關線索的背包丟下。

這個遊戲必須透過一整串媒體的合作才能進行。過程中,玩家將用到各個社群網站、家庭錄影帶、維基百科、部落格、手機簡訊,甚至報紙分類廣告欄等。一票玩家甚至把他們收集到的線索編輯成一本書叫《大地傳說》(Tales from Earth),方便其他玩家闖關。光是這本書的電子版與紙本,就賣了10萬本之多。

另類實境秀吸引了大批沉迷數位世界、喜愛解謎遊戲的全球年輕族群,核心閱聽人是16歲到20歲的青少年。行銷專家認為,這類娛樂提供豐富的資料,定位出一群極為相似的消費族群。「這是新奇的領域,」倫敦合作行銷顧問公司董事雪可夫說:「在大的圖象上,這群人才剛浮出來,面貌不很清楚,但是他們會持續形成一個社群網絡以及網路文化。」

《尋謎之城》的魅力,在於消費者以主動參與者,而非被動答題者的姿態參加整個遊戲,他們企畫自己的尋寶行動;沈迷之深,一次又一次被遊戲拉著跑。「我們相信最關鍵之處,是因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真正的互動經驗,娛樂感與廣告效益隨之而來,」心靈糖果執行長史密斯(Michael Smith)如此表示;他是有兩次創業經驗的創業家,看起來永遠像是剛剛才從床上爬起來。

「心靈糖果」公司靠販賣第一代《尋謎之城》的線索卡和玩家密笈獲利。到了第二代尋謎之城,遊戲已經設計得更複雜,可以從一個星期玩到六個星期,主要開發經費透過合作贊助廠商與玩家註冊費支付。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贊助的解謎關卡最近才剛剛結束,史密斯表示,他正跟許多世界大型品牌洽談合作計畫,之中包括微軟(Microsoft)、Google、史普林特(Sprint Nextel)行動電話與新力(Sony)。

《尋謎之城》的重度使用者稱自己為尋謎者(Perplexian);來自倫敦的基爾斯(Oliver Keers)是其中典型。他今年16歲,整天掛在網路上,跟一般人印象中的電腦宅男差不多。除了電腦之外,他也是一個攀岩者,以及英國學生聯合軍訓隊成員。他本來的志願是成為一個物理學或化學教授,不過現在他考慮找尋網路遊戲公司的工作。當然,他大部分的課外時間,都貢獻給了《尋謎之城》。

 

 

基爾斯是《尋謎之城》的重度使用者,但可不要叫他怪夯。

 

 

 

金錢與香味

製造吸引世界各地更多鼻子的香味

 

Axe身體噴霧在各國市占率一覽表

德國8.9%

法國9.5%

泰國10.9%

哥倫比亞11.2%

委內瑞拉11.3%

美國13.5%

日本14.0%

芬蘭14.4%

西班牙14.4%

墨西哥15.8%

澳洲17.6%

菲律賓19.0%

英國19.5%

阿根廷20.2%

智利21.5%

印度28.6%

 

資料至2007年4月

 

 

TOKYO

Axe’s向來採取「在全球化之中落實在地化」的銷售策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