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基亞前高層痛批埃洛普~沒有藍圖規畫的CEO,像是只顧成本的CFO

2012.04.26 by
許凱玲
如果問到哪一家歐洲科技公司曾經風光引領該產業,卻又以極快的速度失去營收、客戶、和員工?答案呼之欲出,就是諾基亞。在行動產業命運大逆轉的前...

如果問到哪一家歐洲科技公司曾經風光引領該產業,卻又以極快的速度失去營收、客戶、和員工?答案呼之欲出,就是諾基亞。在行動產業命運大逆轉的前手機業龍頭,已經成為芬蘭父母告誡孩子的經典案例。

當蘋果和Google大舉破壞行動產業規則,諾基亞不得不改變自己,儘管擁有全球市占最高的塞班(Symbian)作業系統,但是請來的該公司首位非芬蘭裔執行長埃洛普(Stephen Elop),卻選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向微軟Windows Phone作業系統,也註定了諾基亞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手上的現金和客戶。

諾基亞最新一季的財報顯示損失高達13億歐元,營收比去年同期下跌30億歐元,更別再提遠遠落後iOS和Android,疲弱不振的智慧型手機市占。

財報公布之後,信用評等機構Moody發表降級報告,認為從賽班系統轉換到微軟系統的過渡期間,塞班手機銷售掉太快,新推出的Lumia手機又未如預期大賣;不只如此,另一家國際信用評等機構惠譽也將諾基亞降評,認為表現太差的諾基亞接下來很難再向銀行借到錢,恐怕會引爆投資者的恐慌疑慮。

2006~2009年曾負責塞班系統,並且曾任塞班基金會執行總裁的威廉姆斯(Lee Williams)表示,埃洛普看得不夠遠,沒有完整規劃,即便已經上任二至三年,還是沒有明確的發展路線,這是一家已經不存在願景的公司。他回想在埃洛普上任前,諾基亞絕對不會放棄領先的市場地位,總是時時談論著未來發展。

威廉姆斯認為執行長存在目的是為了讓投資者和客戶瞭解公司接下來的發展方向,並且提供讓人滿意的財報。但是埃洛普卻像是一位超級務實的財務長,時時刻刻控制成本、關心內部狀況,根本沒有為團隊畫出未來藍圖。

諾基亞真正的問題不是缺乏改變的意願,真正有意義的改變是問題之一,更基本的是要捨棄自滿和鬆散的態度,承擔風險和失敗,要知道哪些事情不管用、又該花多少時間才能把事情做到對,「管理」就在此發揮作用。不過,埃洛普選擇的是和微軟合作,後續導致人才流失,高層主管紛紛離去,取而代之的卻是微軟。

威廉姆斯相信諾基亞原本是處在有利的市場位置,策略上當然可納入微軟系統,但前提是不能捨棄塞班和MeeGo,頂多是引入一至兩款的微軟手機,對於埃洛普完全押寶微軟手機,視為比賽中唯一賽馬的作法相當不以為然。

威廉姆斯嚴厲批評,當他還在諾基亞時,前十大賺錢產品當中,塞班手機就占了七款,目前塞班手機每季出貨達2千萬台,Lumia卻只有2百萬台。威廉姆斯認為埃洛普親手殺死了諾基亞的大金牛(cash-cow),錯在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因為即使是操作繁複的塞班手機,還是保有諾基亞的最後底線。

威廉姆斯提及,董事會一直希望能將美國企業文化的魔力一點一滴注入至公司體系,事實證明埃洛普的「文化魔力」並沒有讓諾基亞變得更好。試圖「美國化」的諾基亞,應該要謹記自己身上流的是擁有「極端」軟體和硬體專業的「芬蘭」血液。

出自CNET UK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