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伺服器之父顏維倫轉戰思科,圓一個雲端大夢

2012.06.14 by
趙郁竹
【專訪】伺服器之父顏維倫轉戰思科,圓一個雲端大夢
在美國聖地牙哥的思科Cisco Live!全球大會上,排排坐的思科高階主管中出現一位熟悉的華人面孔,他是出身台灣的顏維倫(David Yen...

在美國聖地牙哥的思科Cisco Live!全球大會上,排排坐的思科高階主管中出現一位熟悉的華人面孔,他是出身台灣的顏維倫(David Yen),掌管思科全球資料中心業務。在雲端資料中心世界裡,顏維倫無疑是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華人。

顏維倫曾在昇陽電腦任職20年,在90年代初期,他帶領昇陽成為企業伺服器的領導公司。昇陽電腦執行長麥克里尼(Scott McNeleany)曾經說:「昇陽每年有一半的營收,都是顏維倫的貢獻。」但在2008年顏維倫離開昇陽轉向瞻博網路(Juniper),開始一腳踏入雲端世界。

他在Juniper期間,帶領Juniper研發出全新的單層資料中心架構QFabric,將傳統的三層網路簡化為單層網路,可說是為了雲端而生的高效率架構。但就在去年QFabric發布後的2個月,卻傳出震撼業界的消息:顏維倫離開Juniper,前往思科掌管全球資料中心業務。

做為一位在全球雲端產業最具影響力的台灣人,顏維倫為何選擇轉戰思科?他究竟對雲端產業有甚麼樣的遠景和夢想?本刊在聖地牙哥Cisco Live!大會專訪思科資料中心事業群資深副總裁顏維倫,以下為專訪紀要:

問:我們去年4月在台北見過面,當時您還在Juniper,但兩周後就聽到您轉戰思科的消息,為什麼決定得這麼快?這個決定對您來說有甚麼意義?

答:就在去年四月我到台北的時後,思科打電話給我,因為他們的整合運算系統(Unified Computing System, UCS)這一條產品線幾個創始元老都已經要退休了,所以他們積極在找後既的領導人。

UCS不只是純粹的伺服器,而是加上網路的交換架構,裡面用到很多虛擬的技術,也提供必要的儲存介面。當思科找到我,勾起了我對伺服器濃厚的熱情,我到底在昇陽做了二十年的伺服器,對這一塊還是情有獨鍾。再加上我在Juniper做網路也做得很有興趣,這剛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把一生所學全部融會在一起,這很難拒絕的機會,所以他們去年四月打電話來,幾個禮拜就決定了。

我在Juniper做的QFabric是好幾年的長期計畫,去年四月才剛正式發表,算是達到個里程碑了,接下來還要兩三年以後才會有細節出來,我想如果要離開,當時是最好離開的時候。

問:現在您看到的雲端趨勢是甚麼?

答:企業應用裡的移動性會越來越強,因此在構思行動應用時,要和資料中心聯合起來思考。這些應用不但要能在資料中心運算,算出來的結果還要能在不同的裝置上呈現。視訊影像也是一個趨勢,一般人用手機、iPad看影片,但已經不只是看YouTube,也會希望彼此能用影像的方式溝通交談,可以看到對方、一起分享一段影片,越來越多溝通往來的形式是影像,這又造成網路額外的負擔。影像是人類的直接視覺,只要稍微慢一點就不能接受,因此要如何在這方面做到最好?思科的創新,就是要讓使用者在視覺影像上的感受更完美。

很多公司在做虛擬桌面架構,未來不再需要全功能的電腦,主要應用都在資料中心運算,現在大家喜歡用thin client,各種手持裝置,這些裝置運算能力都不強,它需要的是資料中心的運算能力,這就是我要做的事。

問:思科在你心中是一間甚麼樣的公司?

答:思科不知不覺間已經轉型了,在三、四年前定位還是一個網路公司,今天還是很多人認為它是網路公司,但實際上思科已經轉型成一個IT公司,轉型到的層次已經跟IBM和HP沒有差別,只是不同公司會因歷史背景不同而有個別專注的領域。思科在網路方面還是非常強,但如果你現在問錢伯斯,思科是怎樣的公司?他會說,我們是IT基礎建設公司。

另外一方面,思科在考慮創新方向時會和新創公司很不一樣,我們的創新偏向從現有基礎一步步往前走,這是為了保障既有的眾多客戶,他們以前所購買的一些產品還能繼續用,只是加上新的軟體和服務。我們認為應從現有的基礎上往前走,而不是把所有東西通通丟掉重來,如此才能降低風險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