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資料」知名度哪裡來?

2012.08.15 by
陳荻雅
「海量資料」知名度哪裡來?
  今年可以說是海量資料(Big Data)的關鍵年,不論是從一個抽象的概念成為既定事實(然後成為專有名詞與行銷噱頭),或是從科技業傳播...

 

今年可以說是海量資料(Big Data)的關鍵年,不論是從一個抽象的概念成為既定事實(然後成為專有名詞與行銷噱頭),或是從科技業傳播到全世界,
今年在全球經濟論壇中,海量資料首度成為主要討論議題,三月時美國聯邦政府又宣佈贊助海量資料運算計畫2億美元。
名攝影師與出版人Rick Smolan最近亦將展出「人臉與海量資料」,紐約時報二度在標題中使用海量資料這個詞彙,在在展現海量資料「名正言順」的地位。
由於海量資料這名字不具高度技術含量,又琅琅上口,人們樂於將這個象徵強大市場需求的關鍵字掛在嘴邊;不過,海量資料背後象徵的是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社群網路、感測網路與遠距監控等。
Google與Facebook正是乘著海量資料浪頭冒出頭的公司,未來,海量資料更有機會藉著龐大到無法想像的資料為醫療決策或其他專業需求帶來好處。Cornell University的資訊科學家Jon Kleinberg認為海量資料有改變所有事情的潛力。
過去,要獲得大量的資料並儲存、分析始終是個挑戰,直到19世紀末,要計算快速成長的美國人口都還不是件簡單的事。
當美國人口到達6300萬人時,美國人口普查局的統計學家Herman Hollerith以打洞卡片的原理始穿過孔的細棒構成一個電路,成為人口普查電腦化的雛形,後來這個技術團隊發展成為舉世皆知的IBM
時間推進到2008年,海量資料開始成為科技業間的新潮詞彙,科技雜誌Wired寫了專題報導它,稱之為「新型態的運算」。
從那時開始,嘲笑過海量資料不過是行銷口吻的科學家與工程師們後悔了,越來越多政府組織加入相關開發團體,甚至有三位著名的資訊科學家Randal E. Bryant、Randy H. Katz、Edward D. Lazowska合寫了一本名為《海量資料運算:創造商業、科技與社會的革命性突破》白皮書。
隨後IBM成功以海量資料當作與客戶溝通的觸發點,於2011年時發出一篇解是海量資料為何的新聞稿,且出版《認識海量資料》電子書。
目前為止,海量資料的知名度帶來的商機顯然是多過危機。

今年可以說是海量資料(Big Data)的關鍵年,不論是從一個抽象的概念成為既定事實(然後成為專有名詞與行銷噱頭),或是從科技業傳播到全世界,

今年在全球經濟論壇中,海量資料首度成為主要討論議題,三月時美國聯邦政府又宣佈贊助海量資料運算計畫2億美元。

名攝影師與出版人Rick Smolan最近亦將展出「人臉與海量資料」,紐約時報二度在標題中使用海量資料這個詞彙,在在展現海量資料「名正言順」的地位。

由於海量資料這名字不具高度技術含量,又琅琅上口,人們樂於將這個象徵強大市場需求的關鍵字掛在嘴邊;不過,海量資料背後象徵的是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社群網路、感測網路與遠距監控等。

Google與Facebook正是乘著海量資料浪頭冒出頭的公司,未來,海量資料更有機會藉著龐大到無法想像的資料為醫療決策或其他專業需求帶來好處。Cornell University的資訊科學家Jon Kleinberg認為海量資料有改變所有事情的潛力。

過去,要獲得大量的資料並儲存、分析始終是個挑戰,直到19世紀末,要計算快速成長的美國人口都還不是件簡單的事。

當美國人口到達6300萬人時,美國人口普查局的統計學家Herman Hollerith以打洞卡片的原理始穿過孔的細棒構成一個電路,成為人口普查電腦化的雛形,後來這個技術團隊發展成為舉世皆知的IBM

時間推進到2008年,海量資料開始成為科技業間的新潮詞彙,科技雜誌Wired寫了專題報導它,稱之為「新型態的運算」。

從那時開始,嘲笑過海量資料不過是行銷口吻的科學家與工程師們後悔了,越來越多政府組織加入相關開發團體,甚至有三位著名的資訊科學家Randal E. Bryant、Randy H. Katz、Edward D. Lazowska合寫了一本名為《海量資料運算:創造商業、科技與社會的革命性突破》白皮書。

隨後IBM成功以海量資料當作與客戶溝通的觸發點,於2011年時發出一篇解是海量資料為何的新聞稿,且出版《認識海量資料》電子書。

目前為止,海量資料的知名度帶來的商機顯然是多過危機。

 

出自NYTimes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