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Web2.0旋風 捲進80億美元熱錢

2006.08.15 by
數位時代
中國Web2.0旋風 捲進80億美元熱錢
一九九九年十月,阿里巴巴執行長馬雲來到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總裁孫正義在東京的辦公室,在六分鐘之內,孫正義就決定投資他兩千五百萬美...

一九九九年十月,阿里巴巴執行長馬雲來到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總裁孫正義在東京的辦公室,在六分鐘之內,孫正義就決定投資他兩千五百萬美元。馬雲回憶:「我沒想到錢來得那麼輕鬆,這是我一生中最戲劇化的場景。」
靠著這筆錢,馬雲度過接下來的網路冬天,最終以阿里巴巴四成股權換來十億美元,以及整個雅虎中國。
今天,中國的網路業迎來第二次高峰,在無數新崛起的浪頭背後,佇立著一個重要角色,就是創投資金。

不只獲得資金更得到經驗

得到創投眷顧,獲得的不僅是資金,還有各種實質扶持和幫助。獲得台灣宏碁、中國聯想投資的多媒體雜誌網站「X-Plus」中國區總經理夏鴻就表示,好的創投對企業發展有多方面的幫助,「聯想的柳傳志每年會對他投資的執行長講課,講小企業怎麼長大,並且分享聯想的管理經驗;宏碁則是幫我們牽線,引進許多有用的資源。」

根據中國著名創業投資研究與顧問機構清科集團研究調查,二○○六年第二季的創投涵蓋IT、服務業、傳統行業、其他高科技、生物/醫藥行業等所有一級行業,累計投資案例為七十九例。IT行業無論從投資案例個數還是投資金額來說,都處於絕對主導地位,總計五十六起,占整個季度投資案例總數的七成,其中又以網路產業最為突出,顯示這一波中國Web 2.0的風潮,吸引國際資金關注。
「中國互聯網(網路)活躍的形勢,是吸引國外創投爭相湧入的重要原因,」前雅虎中國總裁、現在自行成立天使投資基金的周鴻禕分析,這兩年創投資金對於中國個人網站給予的關注超過了以往,這和中國網路獨特的發展模式有關。
從二○○三年開始,「生活化」成為新一輪網路風潮的「座右銘」。從部落格、SNS(社交服務網路)到八卦、交友社區,無數讓網民(網友)從「資訊接受者」轉變為「資訊產生者」的Web 2.0網站,獲得「草根」網民青睞。

還有五十八億美元等著進入

和過去門戶網站的大陣仗不同,只要人民幣幾十萬元成本就能造就高流量的模式,吸引許多人開辦個人網站,對於創投來說,如果能趁此機會低進高出,則是最完美的買賣。
正因如此,活躍在中國市場上的七十家創投機構,對於Web 2.0表現出捲土重來的熱情。不僅IDG、紅衫基金等創投在二○○六年展開規模更大的投資計畫,許多Web 1.0時代的領軍人物,如搜狐前CEO古永鏘、新浪創辦人林欣禾、前TOM集團CEO王兟也「下海」直接投入投資領域。
中國Web 2.0給了投資家們想像空間,大批創投業者一窩蜂來到這塊土地。清科集團總裁兼執行長倪正東在二○○六年中國創業投資中期論壇上表示,二○○六年上半年,創投募資表現出強勁勢頭,共有二十家創投機構完成資金募集,總額高達十八億美元。加上二○○五年已募集的四十億美元,目前共有約五十八億美元徘徊在中國市場上空等待落地。業界人士預估,今年下半年還將有至少二十億美元投入中國市場。
熱錢不斷湧入,對於發展中的中國網路產業或許是一劑強心針,但是好的項目稀少,卻又形成新的問題。
中國的創業者雖多,但大家看中的案子往往重疊,創投之間競爭的態勢更加激烈。

錢多項目少,創投陷入苦戰

IDG技術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李建光表示,每天有太多的案例要看,過去創投有充足的時間看專案、考察創業團隊,但是現在能有一個月時間做判斷就已經不錯了,「風險投資商們常常工作到半夜,有時候我不得不在淩晨三點回覆郵件。」
另一方面,在資金熱捧之下,中國的企業變得愈來愈貴。為了抬高身價,許多公司都會放出風聲,對外宣稱得到千萬美元投資,這使得一些小公司也跟著仿效,捏造會員數,然後開出離譜的價錢。「以前一百萬元的企業,現在很可能變成三百萬元,」網路家庭投資顧問公司執行董事李世宏表示,一些案子被炒作得價格愈來愈高,「最後根本沒辦法做。」
競爭激烈也使得風險投資的回報率大打折扣。「原來可以賺二十到三十倍的專案,現在只能賺三到五倍了,」倪正東說。

傳統產業翻身,受創投注意

因此,創投業界已經開始出現反思的聲音,「一定要TMT(技術、媒體和電信)、嗎?一定要Internet嗎?這麼多資金來搶有限的項目,當然會把價格炒高,這是太簡單的經濟學原理,」李世宏表示,網路產業必須更精準地發現好的標的,才有機會獲得可觀的報酬,因此很多人開始思考投資多元化,「有很多傳統產業也很適合投資,例如最近運動一百、小肥羊都得到投資,成績也很不錯。」
DCM創投基金合夥人、新浪網前營運長林欣禾也持相同觀點,他表示,太多人在看新的網路,這樣無法取得競爭優勢。「不管你是做創投,還是其他任何行業,你總是要做一些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傳統行業的成長速度和效益也許不高,但是可以透過技術的方式讓它提高效率,這樣就能賺到錢。」

缺少資金,新創企業存活難

相對於一些已經聚集人氣、待價而沽的網站,中國有更多處於萌芽階段、乏人問津的種子期企業卻還在為生存掙扎。
種子期項目的投資額度通常很小,幾十萬、甚至一、兩百萬美元投資,就足夠他們撐上好一段時間。然而大型創投公司已經把時間和精力放在初具規模、甚至即將上市的成熟項目上,雖然明知種子期企業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未來發展的趨勢,具有較強投資價值,但也實在無暇顧及。
再加上經歷上一輪網路泡沫的慘痛經驗,一些較具規模的創投商現在也不敢投機,基本上都要等到企業發展到相當規模才投資。有些甚至要先看到盈利,才願意出手。
根據中國風險投資研究院(香港)的調查,近年來投資大陸種子期項目的比重正在逐年下降,在二○○五年,這個數字只剩下二○%。有專家表示,若缺乏早期資金支援,種子期項目的成功概率會大大降低,進而限制中國網路業的長期發展。

天使資金成形,擔當教練

近一年來,天使投資的框架也在中國迅速發展壯大,包括周鴻禕、攜程網的創始人沈南鵬、e龍的創始人唐越、金融界出身的寧君等人,在經歷創業、融資、套現、退出的循環後,也紛紛轉向創投業,當起新創企業的「天使」。
周鴻禕指出,企業起步的時候最需要錢,「Google和雅虎都是在很小的時候就拿到錢,那時他們沒有商業模式,沒有盈利模式,如果沒有錢,能有今天的他們嗎?我當初也沒有錢,只有一個網站,要是沒有IDG,我也做不到現在。」
成為天使投資的人,多半是一些創業成功的企業家轉型而成的,他們給企業的不僅僅是錢,更多的是管理經驗、人脈資源以及對產品和市場的敏銳理解、商業意識等。
「天使投資更像一個教練,幫助企業從一個牙牙學語的嬰兒,扶植成一個青少年。很多年輕人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但他們缺乏成熟的商業意識,就算拿到錢,如果沒有人指點,也會衝得頭破血流,」周鴻禕認為,天使投資主要是在企業成立之初,擔當起扶植的角色,等到企業在市場上打開一定局面,再引入風險投資,繼續來幫助企業邁向上市之路,「這才是對中國互聯網下一個十年最有意義的事情。」
天使也好,創投也好,儘管有不同的介入時期,關心的還是如何在「退出」時獲得豐厚的報酬,兩者在本質上其實並無太大的區別。
二○○四年經營無線增值業務的掌上靈通赴美上市,成立四年燒掉了五、六百萬美元,上市時卻達到三億美元市值,這類公司可說是創投的終極夢想。只要繼續這樣的「中國特色」,投資熱錢還會不斷湧入,創投業在中國戰場的角力,談勝負,為時尚早。

*天使投資──個人對初創企業前期投資

天使投資(Angel Investment)一詞最早起源於紐約的百老匯,是指富有的個人出資幫助一些具有社會意義的文藝訓練、彩排及演出,因此具有一定的公益捐款性質。但後來,天使投資被運用到經濟領域,主要是指具有一定資本的個人或家庭,對原創項目構思或小型初創企業,進行一次性前期投資的一種民間投資方式。天使投資最早起源於上個世紀初的美國,目前在歐美頗為盛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