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創新大浪潮 台灣惡性缺席

2006.08.15 by
數位時代
網路創新大浪潮 台灣惡性缺席
Digg.com這個新聞推薦網站推出一年多,每日造訪人數與《紐約時報》網路版不相上下,二十九歲的創辦人羅斯(Kevin Rose),他穿戴著...

Digg.com這個新聞推薦網站推出一年多,每日造訪人數與《紐約時報》網路版不相上下,二十九歲的創辦人羅斯(Kevin Rose),他穿戴著毛線帽跟耳機的隨性模樣,成為八月十四日出版的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封面人物,標題寫著「這小子如何在十八個月賺到六千萬美元?」(編按:六千萬美元是外界對此網站的鑑價)
二十二歲的哈佛大學輟學生朱克柏格(Mark Zuckerberg),是交友網站Facebook.com的創辦人,現在是矽谷創投捧著數千萬美元爭相投資的對象,但他拒絕六億美元的股份收購。

先採小成本經營,重視使用者需求

MySpace三十一歲的創辦人湯姆.安德生(Tom Anderson),二○○三年創立的社交網站,被新聞集團(News Group)的媒體大亨梅鐸以五億八千萬美元收購後,又在日前與搜尋關鍵字網路廣告公司Google簽下九億美元的巨額廣告合約。頓時之間,這些平均年齡不到三十,鬍子總刮不乾淨的網路創業家,登上猶如搖滾巨星的地位。
Web 2.0也好,泡沫2.0也好,不管人們怎麼描述過去一年來網路上許多吸引目光的新現象(社交網站、部落格、社交書籤、影片分享),新興網路公司蓬勃的購併潮沈寂已久後,成為各路創投經理人的目光焦點(目前全美有八百九十六檔創投資金,號稱鎖定網路公司為投資對象)。此外,久未聚焦網路產業卻重新對它燃起興趣的主流媒體,以及數百個還沒闖出名號的網站和他們創辦人所組成的大軍,的確讓人產生了一種重回一九九九年的感覺。
仔細看,似乎又有些不一樣,這些人也許年輕,創業的心態卻像個歷盡滄桑的中年,少了點綺麗的改變世界夢想,多了些務實的味道。他們在網路剛崛起的時候,就於短短兩三年內領受過一次壓縮式的教育。「二○○○年的時候,我就在舊金山參加過許多網路公司的IPO(首次公開發行)派對,享受過在雲端上的感覺,也看過很多朋友的公司從雲端上摔下來的過程,」Digg創辦人羅斯表示。
他們不再相信公司一創立就拿大筆資金、衝資本額拚上市的經營方式,多半採取小成本方式經營,利用網友捐獻或是成功網路創業家的天使資金做為營運資金。網景(Netscape)的創辦人馬克.安德生(Mark Andersen)、eBay創辦人歐米迪亞(Pierre Omidyar)、paypal創辦人樂福欽(Max Levchin)在這一波網路創業潮中,都以個人或名下創投基金名義參與投資。

台灣在這波網路新浪潮惡性缺席

他們透過部落格、Wiki等方式,充分理解使用者的需求,聆聽與他們年齡、經驗相仿的社群意見(Digg上頭七五%的使用者為二十到三十歲、平均收入七萬五千美元的科技愛好者),再整合技術打造使用者所要求的功能,創造出極高的忠誠度與使用人口。然後,再考慮以關鍵字廣告為營收獲利。
身為一個關心網路發展的台灣年輕人,我心中總有個疑問:如果這些人生在台灣,他們有機會嗎?或者是說,台灣的年輕人,可以在像他們一樣的年紀,創造出這樣的影響力,讓主流勢力必須認真看待嗎?
雖然說矽谷仍舊是「地球上唯一一個有好主意的電腦怪胎,可以在一夜之間搖身一變成為搖滾巨星般人物的地方」,但自稱是IT王國的台灣,為何總是跟這些「創造網路新可能的美妙事物」有著巨大的斷裂呢?
矽谷這些所謂的網路服務,運用的也不是任何原創性的技術,大部分是使用者行為的建立。看過Digg、MySpace、Facebook等網站的台清交學生,宣稱他們可以在幾個月內做出同樣的東西。但為什麼沒有一樣創新的網路服務,是由台灣首先發起的呢?除了台灣長期以來重硬體、輕軟體的政策和社會風氣,導致電子資訊人才一窩蜂集中在半導體、電腦相關周邊和手機等代工業,這些行業裡行之有年的員工分紅和社會地位高人一等的誘惑,也替所謂的科技新貴轉業,築起高高的機會成本。而本土甚至華文世界的網路業,為何缺乏足夠的誘因,吸引一流的人才投身其中?
身在一個一千七百多萬人上網、資訊教育堪稱普及、在華語世界持續引導流行文化角色的地區,為什麼我們的網路使用習慣和網路地貌,尤其是創業方面(不含網路開店),自從二○○○年以來,除了無名小站之外,看不見任何來自年輕人這個網路最重度使用族群所引導的改變?
當二十年前大部分做硬體的矽谷及灣區,在現在轉型成新興網路服務的新溫床時,我們是否可以寄望二十年後的台灣,可以轉變成華文世界中,網路服務創意的源頭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