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部落格】政府的阻夢與逐夢

2013.06.08 by
趙郁竹
【記者部落格】政府的阻夢與逐夢
6月4日金管會公告,非銀行業者將不能提供第三方支付的儲值服務,電子商務業界一片失望之聲,連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都罕見的發表聲明,抨擊此政策和...

6月4日金管會公告,非銀行業者將不能提供第三方支付的儲值服務,電子商務業界一片失望之聲,連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都罕見的發表聲明,抨擊此政策和全世界背道而馳。

這一天,我正在新加坡參與亞洲創業大會Echelon,和一位年僅26歲的新加坡創業家聊天,他說,他大學一畢業就自己創了公司,開發行動商務App。我問:「但你才剛畢業,錢從哪裡來呢?」他說,政府提供創業種子基金,只要提出計畫、獲得認可,就能拿到一筆錢。「多少錢呢?」我好奇,他說,大約是7萬新幣,也就是台幣170萬左右,夠開發出一個App、並維持一年左右的營運了,而且能拿到這筆錢的團隊並不在少數。

「然後呢?政府還會繼續給你們什麼幫助嗎?」「之後就不會給錢了,所以我們才要參加Echelon找資金呀。」這位26歲的創業家笑得陽光,看的出來他很快樂。因為那7萬新幣,他已經做出一個手機拍賣App,有了一些使用者,朝自己的夢想邁開第一步。

在台灣扼殺非銀行業者做第三方支付的,叫做政府;在新加坡幫助一名年輕人逐夢的,也叫政府。我無意比較兩國政府孰好孰壞,只是純粹就幫助科技產業發展來說,政府真的不用做太多,重點是要做得對(尤其不需要蓋美輪美奐的大樓、打造xx園區)。新加坡政府做得不多,但大致上做對了;台灣政府做得其實並不少,但總是難以令人覺得有幫助。,

隔兩天,我去參觀那位新加坡創業家的辦公室,那是一棟以前是工廠的老舊建築,一層約800坪、一共有七層樓,由新加坡政府出租給新創公司和創投業者,價錢是市價的一半左右。「價格不是最重要的,重點是政府把很多創投公司都拉進這裡,整個創業的生態系統都在這裡,」他說。

在新加坡的這棟老舊大樓「Blk71」中,我想起了台灣的「雲谷」,雲谷的大樓美輪美奐,比這裡新太多了,但裡頭卻只有台灣「雲端廠商」(大致上是一些老牌伺服器代工業者和系統整合業者)的「成果展示」,先前比較令人發噱的規定還有:新創公司必須朝九晚五「打卡」上下班。我在Blk71則看到他們提供了衛浴設備,政府知道創業家有可能會忙到在這過夜。

我和一位台灣創投一起參觀Blk71時,他說了一個小故事:先前要幫一家新加坡商來台設點,「你知道這件事在政府那邊拖了多久嗎?兩個月!」他氣沖沖的說,政府部門的心態是「多過多錯,不批准就沒風險」,因此百般刁難。但同時他幫另家公司在新加坡設點,一天就跑完所有流程。「有這樣的政府單位,台灣要跟人家比什麼!」這位創投既氣憤也憂心。

6月4號這一天,台灣、新加坡兩個政府都讓我印象深刻。做為台灣人,我們都不願意羨慕別的國家,只衷心期盼我們的政府能成為台灣發展的助力而非阻力,傾聽更多元的聲音、制訂更積極的政策以面對未來趨勢。

 

 

延伸閱讀:6月26日(週三),2013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畫年會以「跨界‧共榮‧創新交鋒」為題,邀請UC優視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俞永福、英國貿易投資署產業顧問Tony Hughes、奇想創造執行長謝榮雅,以及500 Startups、POP、Adonit、凱鈿、雷亞遊戲、AAMA搖籃計畫北京/上海/台北創業家等,一起學跨界、學創新、學創業、學視野、學共榮……現場座位有限,快把握時間預約你的學習機會!詳見活動網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