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軍維代表台灣挑戰G4越野賽

2006.03.15 by
數位時代
黃軍維代表台灣挑戰G4越野賽
黃軍維(Victor Huang)簡歷 27歲,在北科大電機系唸書時迷上登山運動,退伍後到BenQ擔任手機研發工程師,但是無法忘懷大自然魅...

黃軍維(Victor Huang)簡歷
27歲,在北科大電機系唸書時迷上登山運動,退伍後到BenQ擔任手機研發工程師,但是無法忘懷大自然魅力的他,渴望更開闊的人生,於是他不但報名參加G4 Challenge,也決定回到學校進修。
目前就讀於政大2006年新增的AMBA(Advance MBA)經營管理碩士學程,研究興趣在於運動與經濟之間的關係。

「凌晨四點,一月的英國溫度約攝氏零下五度,空氣裡有種說不出的濕冷感覺,我們全都被從床上叫起來,十八人一組,目標是將那片可載著車子渡河的鐵板船抬到河邊。你可以想像那片放在冷凍庫的冰凍大鐵板,在清晨沒睡醒的情況下,搬起來有多重!每個人都使盡吃奶力氣,才「剛好」搬得動它……」

過去兩個月來,黃軍維只要回想到,今年農曆年那幾天,在倫敦西北方約二小時車程的伊斯特諾堡(Eastnor Castle),參加全球G4 Challenge國際決選那幾天,就會想到這既痛苦又難忘的一幕。

英國的冬天,氣候真是糟到極點,或許也是因為這樣,百多年前的英國人,才需要不斷對外征戰,尋找資源與環境的海外擴張。不過隨帝國主義年代的結束,現在的英國人,倒是把那股挑戰陌生環境與大自然的熱情,轉化成各種細緻的戶外極限運動。

在台灣,慢跑、越野單車、獨木舟等運動,看起來都沒什麼相干,但在G4 Challenge中,這些不同活動不僅都整合起來,而且很多項目,更是完全設計來挑戰你的意志力與人性極限。大學時代就與登山結緣的黃軍維,參加過無數戶外運動,但他談到G4 Challenge的設計,「細緻的規劃、充滿挑戰的內容,完全讓我大開眼界!」

丟下工作,追隨本性的呼喚

原本在BenQ內湖總部擔任手機研發工程師的黃軍維,黝黑素樸的外表下,有種「很大自然」的明快氣質。會參加G4 Challenge台灣區初選,「一開始純粹只是好玩,想試試看這個新活動」。結果去年十月,台灣區初選卻吸引高達兩百多位國內好手集結到坪林,以一天的時間,挑戰包括越野腳踏車、路跑、垂降、獨木舟、溯溪、立木等項目。綜合評分後獲勝的十人,再參加在墾丁的兩天一夜複選,以各種無預警的半夜路跑、GPS定位、車輛機械常識以及英文口試等進階考驗,最後挑出三名,參加英國伊斯特諾堡的國際決選。

在冰天雪地的英國,經歷五天各種難以想像的冒險後,二十七歲的黃軍維通過重重考驗,成為台灣唯一代表,不過真正的G4 Challenge卻還沒開始。四月底,他將和另外十七位不同國家代表,進行長達一個月,橫跨亞洲與南美四國的真正G4 Challenge超級挑戰。

克服各種戲劇性的挑戰

看起來內容五花八門,但G4 Challenge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活動,讓黃軍維這個以往只專長在手機電路版上debug(偵測錯誤),靠著學生時代爬山所累積出的本領,一夕之間變得炙手可熱?

黃軍維回憶他從台灣的初選、複選,一路到英國決選的過程,盡是這類充滿變化的戲劇性挑戰。特別是在英國那場國際決選,包括潛水、獨木舟、夜間定向、越野腳踏車等,幾十種考驗,別說你事先完全不知情,即使知情,也沒有人能完全熟悉這所有技能,「所以經常就是在考驗臨場的本能反應。」就像有個夜間定向測驗,規定參賽者要在一定時間內,到達遍佈在山丘上的小燈,時間截止前再回到出發點,黃軍維除了努力克服障礙往前找燈,還得注意不能迷路,更得考驗自己的貪念,「不遠的前方明明有盞燈,但時間已經差不多該折返,要不要再往前?」黃軍維細數這些掙扎,還包括挑戰過程裡,有些時候必須靠伙伴間合作來克服困難,但是又得趁伙伴犯錯之際,乘機超越他,才能獲得更好的個人積分。這種既合作又互相競爭的關係,「很矛盾,但也很真實。」

參賽就是贏過內心的恐懼

一個月後,包括黃軍維在內的十八國代表,將再度彼此合作又互相競爭,一路從泰國,穿越蛇虺魍魎的熱帶雨林進入寮國,隨即再飛越半個地球,從巴西進入海拔三千米以上南美屋脊,挑戰玻利維亞高原上的意志極限。

「冒險就是即將來臨的難以預料之事。」G4 Challenge賽事總監賽門(Simon Day)解釋了關於這句話剛好可以用來解釋G4 Challenge的最大特色,「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刻,你會面臨什麼挑戰!」

未來的挑戰,對黃軍維來說,全都是未知,但他談到這裡,興奮的眼神裡盡是充滿期待,「大家都認為去比賽就是要贏,其實對G4 Challenge來說,去了之後,你才會真正體會到,能完賽其實就已經贏了,因為你已經超越自己一大步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