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搶先益通一步的中國股王

2006.03.15 by
數位時代
尚德——搶先益通一步的中國股王
如果二十世紀是石油世紀,二十一世紀將是太陽能世紀,尤其在中國。生産太陽能電池的無錫尚德成立才五年,就成為第一家進入美國紐約証交所的中國民營企...

如果二十世紀是石油世紀,二十一世紀將是太陽能世紀,尤其在中國。生産太陽能電池的無錫尚德成立才五年,就成為第一家進入美國紐約証交所的中國民營企業。去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市當天,開盤價二十一美元,較承銷價十五美元上漲四○%,市值達五十六億美金,是中國民營企業在美國上市中市值之冠。「繼互聯網之後,財富故事將再一次在太陽能行業上演,」中國聯合證券分析師楊軍預言。
太陽能産業自一九七○年代在中國起步,一九九○年代中期加速發展,到二○○二年底,全國太陽電池及模組實際生産量爲一千一百萬瓦。儘管太陽能發電成本比起煤發電高六至八倍,但近十年來仍以二五%至四○%的年增長率發展。

德日美太陽能需求大

無錫尚德是中國最大的太陽能企業,專門生產太陽能電池。公司成立之初,中國市場還未有這方面需求,施正榮將公司産品定位於海外市場。之後,全球太陽能市場開始升溫,來自德國、日本與美國等國家的需求打開,尚德開始高速成長。
德國政府鼓勵民眾貸款購買安裝太陽能發電設備,並以高於市價收購住家剩餘的太陽能電力,彙入總電網,激發居民在自家屋頂和庭院安裝太陽能發電設備的意願。日本民眾安裝太陽能發電設備的花費,由政府補貼一半,太陽能所發的電併入電網,政府同樣用高於市價收購,居民用電費率則低於市價。僅二○○五這一年,日本就有八萬戶住家屋頂新裝太陽能發電設備。美國也在二○○五年夏天通過能源法案,對於安裝太陽能設施的家庭給予減稅優惠,聯邦政府和各州也對商業性太陽能專案提供多種誘因。

期待中國內需市場

在新能源需求驅動下,自二○○三到二○○四年,尚德三次擴大産能。二○○五年九月,尚德生産能力達到一二○(百萬瓦),跟全球的太陽能公司相比,位居世界第六名。在尚德的無錫總部,一條新的生產線正在加緊安裝,公司方面表示,新生產線投産後産能將再擴大二五%。
中國政府也加大扶植太陽能產業力度。今年一月一日,中國《可再生能源法》正式實施,根據該法,太陽能發電併網將合法化,並規定電網必須收購太陽能電力,意味中國太陽能電池的內需市場有望迅速打開。一大批和太陽能概念有關的企業迅速湧現,夢想著「拷貝」尚德模式,再創「一夜暴富」的現代神話(見box1)。
然而,今年二月十四日尚德上市後公佈的首份季報卻令人失望。季報中表明,儘管尚德二○○五年第四季銷售收入和淨利潤依然強勁增長,但是毛利率卻不升反降,因為原材料價格上漲更快。季報公布後,當天尚德股價大跌一成,市值少掉六億美金。

原料取得不穩定是大麻煩

太陽能電池的製造鏈爲:石英砂→多晶矽→矽片或單晶矽→電池及電池模組,其中最重要的多晶矽生産集中於美國、日本和德國,高純度多晶矽在中國極度短缺,依賴進口。在全球太陽能產品需求飆漲之際,生產多晶矽的公司早已把供給未來二至三年的材料提前售出,導致太陽能產業陷入看漲不漲的窘境。
里昂證券在今年初發佈的太陽能行業分析報告指出,未來兩年,矽材料供應緊張是太陽能行業最主要的風險,如果參與廠商無法獲取足夠原料供應,盈利增長波動風險將劇增。這也是中國太陽能產業的共同危機,在產能不斷成長之下,誰能確保原材料取得無虞,才有玩下去的籌碼。
出於戰略考慮,施正榮決定將上市所募得資金的大部份,投入取得矽材料。尚德已經與德國一家原材料供應商達成十年長期供貨合約,並與多家供應商敲定供貨意向。
二○○五年底,剛結束美國上市典禮趕回國的施正榮,馬不停蹄飛往洛陽,主持洛陽尚德太陽能生産基地奠基儀式,這個生產基地與正在與建的洛陽中矽太陽能材料廠毗鄰,洛陽中矽規劃矽原料年生產將達到千噸以上,可爲洛陽尚德的原料供應提供保證。這是尚德募集資金後投下的第一個專案。按規劃,尚德將在洛陽建設一條三十百萬瓦的太陽能電池生產線和一條三十百萬瓦模組生產線,於二○○六年五月正式投產。
除了上游材料,下游市場需求是中國太陽能産業另一個弱點。目前中國太陽能電力企業幾乎都在為歐洲和日本業者代工,絕大部分產品外銷。尚德占中國太陽能電池七成産量,但其産品九成銷往海外。《可再生能源法》的實施,雖然提供法理基礎,但在配套的政策、資金、市場、原料和品牌上,待解的難題仍多。
施正榮描述,「目前中國的太陽能產業是兩頭『卡』在外:一頭是原材料受制於人,另一頭是內需市場狹小,主要銷往國外,也是受制於人。」 中國的太陽能產業想要撥雲見日,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不過路的盡頭可能是陽光普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