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陽光」首富施正榮

2006.03.15 by
數位時代
中國「陽光」首富施正榮
四十二歲的尚德創辦人兼執行長施正榮,隨著尚德去年底在紐約上市,以一七二億人民幣身價,將黃光裕和丁磊等中國富豪拋在身後,成為中國新首富。 和...

四十二歲的尚德創辦人兼執行長施正榮,隨著尚德去年底在紐約上市,以一七二億人民幣身價,將黃光裕和丁磊等中國富豪拋在身後,成為中國新首富。
和施振榮差一字的施正榮,是中國最新的「陽光」資本家,巧合的是,讓他致富的技術,正是太陽能發電。每年變動劇烈的中國富豪榜,向來是了解中國經濟變動的風向,從施正榮的崛起,透露出那些訊息?
施正榮專長是物理,一九八八年到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深造,因緣巧合進入太陽能電池這一行,在有「世界太陽能之父」稱號的馬丁‧格林博士門下學習。「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敲開博士的大門,告訴他想跟他一起研究,不拿薪水也不要緊。」幾年後,這個平凡的年輕人大放異彩,將中國太陽能産業與世界差距縮短十五年。

回國創業一季賺千萬美金

二○○○年,施正榮變賣在澳洲所有財産,帶著幾十萬美金現金和妻兒回到中國,希望找到投資人合資成立公司,將研究成果産業化。幾個月過去,沒有任何人被他說服,最後是無錫市政府出面幫施正榮找錢。
有地方政府背書後,無錫當地的小天鵝集團、山禾製藥和無錫高新技術風險投資公司等八家企業出手,融資六百萬美金,施正榮以四十萬美金外加技術作價一六○萬美金入股,成立尚德。
尚德剛成立時,條件很簡陋,施正榮以身做則只拿四分之一薪水,為節省成本還向同業購買二手設備。二○○二年七月,尚德第一條生產線開始啟用,並迅速擴張。隔年和下一年,尚德相繼投產第二條和第三條生產線,總產能在三年內增加十二倍,位於夏普、京都陶瓷和英國石油等巨人之後,竄升至全球第六。
伴隨産能擴張,尚德業績也突飛猛進。二○○二年尚德仍處於虧損,二○○三年首度獲利。去年一至九月份,尚德的淨利更超越三千萬美金,平均一季淨賺一千萬。
出自名師門下,施正榮明白,太陽能産業中太陽能轉換率決定市場競爭能力,誰是個中好手他很清楚。「太陽能產業不是光憑資金和熱情就可以進入的,全世界主要的太陽能企業的技術負責人都是我的校友,」施正榮強調。
施正榮找來他在澳洲同校學長、具有二十五年太陽能領域研究經驗的溫曼(Stuart Wenham)擔任技術長,即使在資金最緊張的時候,施正榮仍咬牙投錢做研發,每年花在技術的經費達兩千萬美金。

成功進軍那斯達克

公司規模壯大後,施正榮開始考慮上市募資。他最先考慮的是那斯達克,直到二○○五年九月,紐約證券交易所總經理麥當勞(James S. McDonald)親自向施振榮遊說。麥當勞列舉許多理由,其中最讓施正榮心動的,是「你是中國最大太陽能企業,當然要到世界最大資本市場融資。」一周後,施正榮說服董事會,改道紐約證券交易所。
上市首日收盤後,尚德的慶祝酒會破例被允許在紐約証交所大廳舉行。回想一路走來的辛苦,施正榮只簡單表示:「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感恩。」
成為首富後施正榮沒什麼改變,他仍然很少接受採訪和拍照,有空則聽歌劇和品紅酒,特別是「歌劇魅影」百聽不厭。那位劇中的「魅影」,總是戴著面具,從不出現在陽光下。真實世界的施正榮,則靠陽光致富,儘管他同樣婉拒鎂光燈對準他。
下一個施正榮,或者施正榮們,可能正束裝準備回中國,或者已在中國默默打拚,等待機會降臨。

兩岸太陽能公司人才比一比
施正榮和茂迪總經理左元淮以及益通總經理蔡進耀的背景相同,都是出國留學再回來創業,各自在澳洲、美國和德國承名師啟蒙,先會技術再踏入商圈。先前,台灣因比大陸更早開放出國留學,而在半導體產業累績一批歸國學人,領先大陸,但隨著對岸在八○年代也開放出國留學,在新領域如替代能源和光電產業方面,和台灣的差距愈來愈不明顯,甚有凌駕之勢。

海歸的中國太陽能教父
施正榮小檔案
  1983/畢業于中國吉林大學
  1986/畢業於中國科學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獲碩士學位。
  1988/赴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讀博士,師從太陽能電池權威格林教授。
  1991/以多晶矽薄膜太陽電池技術獲博士學位。後任該中心研究員和澳洲太平洋太陽能電力執行董事。
2000/回中國創辦無錫尚德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